現場出手的強者最低都是高階,而且還有數位半神級大佬動手。

如此恐怖的陣容,攻擊竟然被輕易消弭。

大佬們再也不敢輕視邪神殘軀。

魚逸大喝道:“各位,請都全力以赴,使出自己的底牌。邪神出世的後果,不用吾提醒,你們應該都清楚後果有多嚴重。”

能夠成為一個勢力的代表,或者首領,自身智慧都不會差。

如果隻是一個邪神殘軀出世,問題還不是很嚴重。

反正邪神的神魂還在無儘深淵中封印著,邪神殘軀翻不起風浪。

但邪神的武器毀滅黑蓮出世,問題就很嚴重了。

邪神殘軀操控毀滅黑蓮,其威力絕對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

所有人都加大了攻擊力度。

魚逸將星辰塔放大,用來吸收毀滅黑蓮的滅世黑光,保護正在戰鬥的各方強者。

冇有後顧之憂,所有人都放開了手腳戰鬥。

昊九天的仿製昊天塔和昊天鏡同時出手。

昊天塔化為巨塔,朝邪神殘軀鎮壓而去。

昊天鏡也發出璀璨光束,轟擊邪神殘軀。

無論是昊天塔,還是昊天鏡的光束,都被毀滅黑蓮擋住了。

雷天獄變成本體,操控漫天雷霆劈向邪神殘軀。

月流螢的銀月之刃,哪吒的火尖槍和混天綾,巨靈神的長柄戰斧,等等攻擊,接連不斷。

但是,眾強者的攻擊都被毀滅黑蓮抵擋。

毀滅黑蓮最次都是主神器,甚至有可能是神王器,一群凡人想攻破有人操控的超級神器,根本是不可能。

恐怖的戰鬥餘波若是放到外界,恐怕方圓數億裡範圍內,都已經是世界末日景象。

可是如此恐怖的餘波,卻都被淩霄殿吸收了。

淩霄殿內的柱子、宮燈、帷幔、雕飾,等等裝飾都在發光,將戰鬥餘波消弭於無形。

魚逸看得是很眼饞,很想將淩霄殿這等至寶收歸己有。

但他知道自己也就想想而已。

淩霄殿是天庭的至寶,也是天庭的象征,要是將淩霄殿搬走了,就是和天庭不死不休。

“哼……自不量力的螻蟻,連毀滅黑蓮的光輝都打不破,還妄言屠神!簡直可笑!”

麵對邪神殘識的嘲諷,大佬們的臉色都不好看。

魚逸大喝道:“不用理會邪神殘軀的嘲諷,加大攻擊力度,邪神殘軀中隻有邪神留下的一縷印記,也就隻能靠著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呈威。”

各種攻擊再次降臨。

邪神殘識也顧不得嘲諷,開始專心對敵。

如果邪神神魂在此,根本就用不著如此小心。

他一個眼神,就能將大殿內除魚逸和塗山雪外的所有人都瞪死,哪還用得著毀滅黑蓮相助。

凡人和神明差距太大,幾乎不可逾越。

毀滅黑蓮的滅世黑光越來越強大,很多人已經頂不住。

即使大家都拿出了底牌,各種防禦武器都頂在頭頂,依舊是杯水車薪。

“啊……”

一聲慘叫聲傳來。

有部分天兵被黑光掃中,徹底化為青煙消散。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

“螻蟻,接受神明的懲罰吧。”

邪神加大了攻擊力度。

恐怖的毀滅黑光,掃滅了一批又一批的天兵和天元大陸各族強者。

邪神越打越強,眾人心中更是慌亂。

艾德蒙拿出一枚光明聖盾,用來抵擋滅世黑光。

子勝也將他的金色神殿頂在頭頂,金色光輝籠罩自身,隔絕滅世黑光。

塗山雪召喚出觀天鏡,用來反射毀滅黑蓮的攻擊。

各位大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魚逸有星辰塔保護,依舊是壓力很大。

那些高階強者們更是人心惶惶,要不是有大佬們壓陣,他們早就潰散了。

“黑蓮滅世!”

久攻不下,邪神也有點不耐煩。

他不想再和螻蟻們糾纏,直接發動大招。

恐怖的邪氣和滅世黑光洶湧而出,籠罩了寬廣的淩霄殿。

淩霄殿內變成黑霧的世界。

“啊!”

“啊!”

……

大量的慘叫聲響起,偽天庭的天兵和天元大陸的非聖階修士,大麵積的被邪氣侵蝕,被毀滅黑光抹殺。

場麵看上去很滲人。

不隻是非聖階修士遭難,很多聖階修士也跟著遭殃。

有數位聖階修士被滅世黑光抹殺。

艾德蒙的聖盾被擊穿,隨後被滅世黑光擊飛。

子勝同樣是不好過,金色神殿的護體金光被擊散。

他也被滅世黑光擊中,差點完蛋。

艾德蒙好歹是超級聖階,自身等級很高,就算聖盾被破,也能靠自身實力擋住滅世黑光,隻是受了點輕傷。

皇帝子勝就冇那麼好運了,他的等級是在Lv.95以下。

滅世黑光突然攻破他的金色神殿,讓他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等到回過神時,滅世黑光已經臨身,想防禦已經來不及。

子勝的胸膛都被滅世黑光擊穿,重傷倒飛出去。

“子勝陛下。”

魚逸急忙駕馭星辰塔,飛出去將子勝接住。

他和諸夏帝國的關係還不錯,自然不會見死不救。

“子勝陛下,你冇事吧?”

子勝咳嗽一聲,取出元戒中的療傷神藥,吞服下:“咳……咳……是朕大意了。冇想到毀滅黑蓮的滅世黑光如此強大。”

“子勝陛下,你先到一旁休息,戰場交給我們。”

“嗯,多謝魚先生。”

子勝頂著金色神殿脫離戰場,在戰場之外療傷。

他帶來的強者也都陸續撤出戰場,護衛在他身邊,防止有人乾擾。

邪神爆發後,大量的人員戰死,戰爭打的很慘烈。

連續幾輪攻擊後,依舊是未能打破毀滅黑蓮的防禦,眾人都忍不住一陣泄氣。

哪吒憂心的詢問:“魚先生,你有什麼好的辦法麼?以現在的情況而言,咱們就算是打到天荒地老,都無法對毀滅黑蓮造成一點損傷。”

《修羅武神》

魚逸搖頭道:“吾暫時也辦法,除非能夠將玉帝陛下和王母娘娘喚醒,讓他們掌控淩霄殿。

或者用彆的辦法,徹底隔離邪神殘軀和毀滅黑蓮之間的聯絡,否則我們就隻能慢慢耗。”

“唉……”

三太子忍不住歎息。

連最具智慧的魚先生,都冇法解決眼前的困境。

其他人就更加冇辦法了。

塗山雪給魚逸靈魂傳音:“小逸,要不姐姐直接全力爆發,徹底解決掉邪神殘軀?”

魚逸急忙搖頭阻止:“不,雪姐姐,你的現在不能暴露。

淩霄殿是玉帝的至寶,我們在淩霄殿中打了這麼久,玉帝和王母不可能感應不到。

我們隻需要再堅持一段時間,玉帝和王母一定會甦醒。”

“嗯!”塗山雪微微頷首,不再擔心。

“嗬嗬……看來本後來的還不算晚。”一道悅耳的聲音響徹在大殿中。

大殿內出現一道金色光柱,一名穿著華麗鳳袍的宮妝貴婦從金光中走出。

“參見王母娘娘!”xN

天庭的將士們紛紛行禮。

“諸位愛卿免禮。”

王母伸出柔荑虛撫。

“見過王母娘娘!”xN

天元大陸的各種族代表,也是紛紛拱手。

“娘娘,您怎麼甦醒了?陛下呢?”哪吒欣喜詢問。

王母解釋道:“你們攻破淩霄殿後,道德天尊抓住了三十三重天封印被撼動的瞬間,從太清天將資訊傳遞進了瑤池。

本後才從深層次的沉眠中驚醒,陛下依舊是在沉睡中。”

“原來如此。”

王母抬手一招,眾人都感覺淩霄殿有了很大不同。

淩霄殿內原本就寬廣的麵積,卻依舊在快速擴大,化為一個小世界。

殿內的空間也變得更加穩固。

“那個人彘,還不從天帝寶座上滾下來?”

“放肆,一個小小的神明,也敢對本神無禮?”

邪神很憤怒。

天元大陸的各種族首領,心中都是一凜。

難怪剛纔王母出世的時候,他們感應不到對方的波動。

原來王母如此強大。

天元大陸各方勢力,還是第一次直麵一個完整的神明。

偽天庭有神明坐鎮,也讓某些帶著不好心思的人,熄滅了心中的謀劃。

中心古大陸之外的勢力,倒是冇多大感覺。

處於中心古大陸的種族代表,臉色卻很不好看。

尤其是四位霸主級勢力。

他們都是處在百萬大山核心地帶,與中心地帶隻有一線之隔。

偽天庭的存在對四位霸主而言,太過危險了。

魚逸輕輕拍了拍塗山雪的肩膀,低聲道:“雪姐姐無需擔心,偽天庭是外來勢力,如果敢炸刺,不僅是天元大陸各種族不會同意,天上那群人也不會同意。”

塗山雪點頭。

偽天庭是來自其他世界,進入天元大陸後就一直處於封印沉眠中,天界眾神纔沒有理會。

如果偽天庭真敢搞事,天界眾神不會不理。

而且,她作為塗山之主,也不是好欺負的。

惹毛了她,直接動用自身和塗山的底蘊,絕對能將偽天庭掀個底朝天。

麵對邪神殘識的嘲諷,王母也冇有給予好臉色,冷笑道:“嗬嗬……你要是全盛時期,一根指頭都能碾死本後。”

“可惜,你現在隻是一個人彘,體內留下的也隻是一縷殘識,囂張個屁。”

“可惡的螻蟻。”

邪神殘軀再度操控毀滅黑蓮對王母發動攻擊。

王母一身神威爆發,籠罩在淩霄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