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中,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將風無邪震飛出去!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九劫劍脫手而出,化作一道流光,飛插在遠處的雪原之上。

風無邪手掌攤開,九劫劍微微顫鳴,立刻朝他破空而來。

這時,白衣男子的身影在場中一閃而逝。

“鐺!”

一道寒光閃過,九劫劍被擊飛!

白衣男子霍然轉頭看向風無邪,神色猙獰無比,咬牙道:“若冇有這柄劍,我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此刻,他全身都是血!

顯然,也是被徹底激怒!

他的右手猛地緊握,霎時間,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的爆發!

“星河之矛!”

白衣男子一矛刺出!

這一矛,聚集了全身之力,狂暴的矛光縈繞,瞬間掀起了一片霞光,虛空都難以承受,頃刻間撕碎!

中品絕技!

所有人都憋住了呼吸!

這等殺招都已經施展出來,恐怕是要分生死了!

一道道目光看向了風無邪!

他還躲得過去麼?

然而,風無邪並冇有躲!

他的雙手攤開,雄渾的玄氣凝聚而來,金光暴動間,迅速在他身後化為一道道約莫七八丈的金色利劍!

接著,縱身一躍,玄氣在腳下炸裂,宛如閃電般衝了過去。

硬剛!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

劍叔神色更是凝重!

雖然他看到風無邪施展的大衍劍氣已經到了大成的地步,但是想要擋住這一矛,恐怕還不夠!

無數目光的注視中,兩道人影狠狠的朝著對方射出!

轟轟!

漫天金色利劍呼嘯而出,與那泄洪般的矛光輪番碰撞,每一次碰撞,都在空中爆發出了驚人的玄氣波動!

數十息後,攻勢終於漸漸消散。

所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追隨著那兩道交錯而過的身影!

風無邪單膝跪地,七竅流血,身軀上瞬間遍佈裂痕,已經冇有多餘的力氣站起來了!

呼吸,也是極為微弱!

整個人彷彿風中殘燭一般,隨時都有殞命的可能。

“哈哈哈,雜碎,你以為我會是你的踏腳石麼?你太高看自己了!”

在其後背相對處,白衣男子則是渾身是血的轉過身,周身的玄氣轟然爆發,篡緊手裡的丈八雪雲矛,殺意凜然的道:“該結束了…”

嗤!

話音剛落,在他的喉嚨處,突然有一道鮮血沖天而起!

白衣男子笑容驟然凝固,雙手死死的捂著被咬破的喉管,難以置信的盯著風無邪,駭聲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我一代大脈境,苦修兩百餘載,怎會敗在你的手中…”

說完,便倒了下去!

喉管之處,鮮血狂噴!

那般畫麵,分外的震撼人心!

咬死了?!

整個百裡雪山內外,鴉雀無聲,緊接著有著無數道吸冷氣的聲音響起,每個人都震撼的張大了嘴巴!

諸多強者也是霍然起身,眼皮狂跳,露出見鬼般的表情!

誰也冇想到,風無邪竟然憑嘴咬死了一名大脈境的強者!

天地,安靜了片刻。

接著,便是震天般的嘩然聲!

無數人為之歡呼!

贏了!

風無邪超越兩個大階挑戰大脈境,並且成功的取得了勝利!

未到超脫境,便斬殺大脈境!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風無邪乃忘川當之無愧的第一天才!

這份殊榮,無可爭議!

這個地位,無可撼動!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雲墨逸後退幾步,身軀無力顫抖,彷彿一瞬間蒼老了許多!

他無法相信這一幕!

但無論他如何不信,那遠處的情景卻是活生生的擺在眼前。

敗了!

敗得一塌糊塗!

他處心積慮謀劃百裡雪山數十年,到頭來還是輸得如此徹底!

如今,雲國再無翻身之際矣!

周圍的眾強者暗暗撇了他一眼,臉色皆是有些難看,畢竟輸了那麼多靈石,換誰心情自然都不會好!

無數傭兵則是看向雲國這邊,一個個情緒激動,口沫飛濺,含娘量極高,足以見其素質!

王天風也是怔了下,轉瞬睜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表情漸漸的由震撼變成了興奮!

他剛要放聲大笑。

“哈哈哈,這小子贏了,老夫果然冇有看錯他啊!”

在他旁邊的不遠處,一道蒼老的大笑之聲率先響起!

這是一名青衣老人,身後還跟著一名獸袍男子!

此刻,青衣老人樂得下嘴唇往上嘴唇包,臉蛋聳成個疙瘩,一下子彷彿容光煥發般年輕了數十歲!

這次,他賺翻了!

王天風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冷著臉道:“青牙老鬼,你這是吃春藥了?不好好在你的赤妖城待著,來這裡發什麼騷?!”

“王胖子,你!”

青衣老人正欲作怒。

“肅靜!”

李玄一聲震喝,隨後在無數目光之中踏步朝前,麵目冷肅的道:“本會長宣佈,從今往後,百裡雪山歸靈雪宗所有,無論是任何人,任何勢力,任何國家,從此皆不可踏入百裡雪山一步,否則,我四海商必會誅之!”

說完,他伸手一揮,一柄長達千丈左右的大旗插在了雪原儘頭的山峰之上,隱約可以看到旗幟中的字!

“四海商會!”

四海商會提供保護,靈雪宗恐怕要崛起了!

無數人皆是感歎!

今日的百裡雪山之戰,實在帶給了他們太大的震撼,先是靈雪宗弟子以少勝多,而後又是風無邪斬殺大脈境……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就在所有人嘖嘖稱奇時,風無邪突然仰天嘶吼,一股森然魔氣猛的自他體內爆發而出,整個人魔氣滾滾,直衝雲霄,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滔天之威瞬間席捲整個百裡雪山,直接將給他療的劍叔震飛出去!

時空在扭曲!

大地在龜裂!

整個天地,皆因他體內的那股恐怖魔氣而顫抖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無數人麵露驚色!

李玄也是皺了皺眉,他的身影直接消失,轉瞬便來到了風無邪的上方。

轟!

磅礴雄渾的玄氣,化為一隻遮天蔽日的大手從天而降,猶如八卦圖一般,一把將風無邪周身散發魔氣重新困在他的體內。

李玄似乎察覺到什麼,駭然道:“這是,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