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風無邪體內的氣血瘋狂激盪,如萬裡江河襲地而卷!

那凹陷的胸骨在強大的氣血沖刷下突然嘭嘭斷裂,然後迅速重組,猛的生長出來。

他身上的裂紋也在快速修複,體內的生機好像一下子被喚醒,生命力旺盛到了極致!

氣血一經流動,便如江河輝騰,奔流不止!

氣血如浪!

準武道宗師!

四周,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呆了。

震撼,大震撼!

先前纔在境界之上有所突破,現在又在意境上突破了!

這是什麼武道妖孽?!

此刻,白衣男子臉上的譏諷,也是慢慢的凝固下來,因為他從風無邪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他不由得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劍武雙修又如何?

不過玄戰境而已!

莫非……他還真能殺我不成?!

“我堂堂大脈境的武者,不相信連你這個小兒都對付不了!”

“死!”

白衣男子冷喝!

這一聲死字落下,宛如平地驚雷!

下一瞬,他的腳步一跺,身形忽然射出,丈八雪雲矛猶如一道長龍,直指風無邪的眉心,與此同時,那大脈境的氣勢,也是在此刻瘋狂爆發!

風無邪一步跨出,手中的劍顫鳴而起,宛如一道天外閃電!

這一劍,並未防守!

而是進攻!

以命換命!

這種玩命的打法,著實讓所有人都暗暗捏了一把汗!

白衣男子也是皺了皺眉!

擋他一劍?!

若說之前,他當然敢!

但現在,他慫了!

因為九劫劍的第一道劍紋被點亮以後,劍身之上的幽冽光澤彷彿會噬人一般,那種鋒芒逼人的感覺,令他心中無比忌憚!

這一矛,他或許能夠殺死風無邪!

但風無邪同樣能殺死他!

顧及至此,他立刻化刺為掃,瞬間掀起了一股毀滅駭浪!

擋!

劇烈轟鳴頃刻間傳出!

下一刻,風無邪被逼退,而白衣男子趁勢追擊,一個瞬移來到風無邪的身前,接著便是一槍刺出!

嗤!

鮮血激射!

風無邪的肋骨被撕出一道裂口,連同部分筋脈被斬斷,鋒利的矛尖甚至已經深深的卡在了他的肋骨之中!

但是,他卻做出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動作!

他左手一把握住長矛,猛力一扯!

嘩啦!

肋骨斷裂!

鮮血,肆意流淌。

接著,他握劍的右手,突然朝著白衣男子猛力一斬,一股霸道的金色劍芒籠罩而去!

一劍躺七個!

白衣男子內心大駭,立刻在這層層劍芒之下邁步,身法施展到極致,頃刻間便留下漫天的殘影!

這等速度,令人稱奇!

可是他剛剛停下腳,風無邪突然連人帶劍的衝到了他的麵前,然後在一聲龍吟虎嘯之中,又是一劍使出,霸道到了極點!

“撥雲瞻日!”

白衣男子立刻閃電般的結印,天地玄氣頓時凝聚在其掌心之中,迅速膨脹,化為一道漩渦擋在了身前!

轟!

巨響聲響徹!

狂暴的衝擊波,瘋狂肆掠!

再然後,所有人便是看到,白衣男子後退了數步,身軀在地麵劃出長長的痕跡,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

但風無邪卻是更慘,一口猩紅的鮮血噴出,身軀猶如炮彈一般劃過天際,重重的砸落在地。

那斷裂的肋處,不斷的溢著鮮血!

這一幕落在諸多視線中,頓時令所有人震撼無比!

擊退大脈境!

哪怕白衣男子使出了防禦型武技,依然被他擊退了!

此刻的風無邪,宛如一台殺戮機器一般,毫無痛楚。

他腳掌猛然一跺,身形攜帶著狂暴氣勢暴射而出,速度奇快無比!

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白衣男子身前,九劫劍隨之顫鳴而出。

一劍斬下!

氣浪憑空炸裂!

濃濃的殺戮氣息,釋放出來。

白衣男子擦去嘴角的鮮血,同樣朝他射出,手中戰矛化為一道玄白色的殘影,重重的揮舞而下!

嘭!

一道殘影被震飛,但是很快,那道殘影又朝著白衣男子衝來。

白衣男子一個側身,躲過這致命一擊,與此同時,手中的戰矛順勢刺了過去,霍然一拉,風無邪的膝蓋被撕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血流如渠!

半條腿差點斷裂!

但風無邪卻是不管不顧,雙手持劍揮向他的眉心!

白衣男子隻能順勢往旁邊一閃,這一閃,堪堪躲過這一劍,然而下一刻,一道更加強大的劍光毫不猶豫的斬了過來!

嗤!

這一次,白衣男子避之不及,胸前被拉出了一道血口!

但是,他手中的戰矛也是洞穿了風無邪的手臂!

白衣男子鬆了一口氣!

誰知風無邪竟然不顧流血不止的手臂,繼續朝前一路疾衝,然後手腕一番,再次旋出一片燦爛的劍光!

男子側身一避,九劫劍從他的麵頰處擦了過去!

但劍身之上的淩厲氣息,還是擦破了他的臉皮!

滾燙的鮮血落下,白衣男子深深的被他的舉動駭了一下!

瘋子!

這個瘋子!

白衣男子心頭狂罵,身影立刻消失在虛空之中!

風無邪歪歪斜斜的站在雪原之上,整個人猶如一隻暴戾的野獸,暗暗掃蕩著周圍的一切!

隻要虛空出現了波動,他便會以最快的速度衝殺而去!

劍道,提升殺伐之力!

武道,便是速度、力量,防禦,乃至於三覺之上的提升!

縱然風無邪冇有意識,但戰鬥力的本能還在!

這纔是最可怕的!

而虛空穿梭,卻是短暫的!

以白衣的男子的實力,在虛空中停留兩三秒便是極限!

所以,隻要白衣男子一經現身,風無邪便會瞬間衝過去與之交戰在一起,殺招儘出,各種不要命的凶慘打法,看得所有人暗暗心驚!

白衣男子也是吃儘了苦頭,遂不在隱藏身形。

他開始選擇死碰!

“鐺鐺鐺!”

兩道身影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幾乎是看不清楚身形,隻能隱隱看見兩道殘影不斷交錯。

漸漸的,白衣男子像是血染的鮮花,渾身劍痕累累!

而風無邪的胸前,有著一道深深的矛痕,從其肩膀一直到小腹,幾乎將他整個人一分為二!

至於全身上下,除了不致命以外,全是聳拉的血肉!

淒慘無比!

但他一頭染血的髮絲亂舞,透著難以言喻的魔性,如殺神一般,縱然傷痕累累,殺意仍然可怕!

劍如血龍,不退反進!

狂暴的攻勢,凶悍無比,竟逼得白衣男子不斷後退!

“真像一條瘋狗啊!”

李玄感歎一聲,看向了王天風,“我就與你賭一百萬靈石吧!”

“我不賭!”

王天風搖頭,“我相信奇蹟!”

李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