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老者看著手中的頭顱,先是一愣,隨後那臉色瞬間變得猙獰無比!

龐統!

這可是黑毒宗最妖孽的天才,黑王朝親點的“血煞六子之一!”

此行帶他來幫助雲國,是想要替他造勢!

若是他能揚名忘川界,必然能夠提升黑毒宗的威望!

到時候,自然益處多多。

那料到,現在隻剩個頭了!

這般回去,如何與宗主交代?!

想到此處,他死死的盯著風無邪,再也忍不住心頭的暴怒,彷彿要吃人一般,“你這小雜碎,好殘忍的手段!”

“老東西,你的舍利子真是亮瞎了老子的眼!”

風無邪持劍指著他,冷笑道:“不服,來搞我啊!”

“你!”

黑袍老者勃然大怒,磅礴的毒氣自體內呼嘯而出,猶如黑雲滾滾,一股可怕的勁風撕裂開來,引得虛空尖嘯連連!

李玄一揮衣袖!

一股恐怖的氣息突然籠罩著黑袍老者!

轉瞬,黑袍老者如遭大難,一口鮮血噴湧而出,那身軀捲到虛空之中,然後猛地從空中墜落而下!

“多謝李玄大人手下留情!”

他艱難起身,朝著李玄一抱拳,然後偏頭看向了風無邪,“狗雜碎,他日我看誰能保你!”

說罷,他掃了王天風一眼,衣袖一捲,帶著龐統的屍體消失天際!

這一刻,所有人齊齊看向王天風!

當後台?

黑毒宗雖然不在忘川界,但卻是黑界最強的六大勢力之一!

惹到這個大宗,可不是什麼好事!

王天風也是眼皮一跳。

他媽的!

這真是坐著都躺槍啊!

他前一刻才放話要當風無邪的後台,誰料到,這下一刻自己就已經惹禍上身了!

不該殺的啊!

不過,還勉強惹得起!

無數目光的注視之下,王天風斜躺在一張龍椅之上,毫不在意的一揮手,道:“技不如人,能怪誰?有本事就讓他黑毒宗連我一起搞了!”

王者風範,展露無疑!

一句話,風無邪他保定了!

無數人唏噓不已!

王胖子還是那麼**啊!

這時,四海商會的侍女踏雪而來,開始給這些觀戰的大人物敬茶。

王天風接過以後,不緊不慢的喝了起來,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黑毒宗固然強大,但他王天風豈是吃素的?先不說黑毒宗不會為了一個超級妖孽與他撕破臉,就算會,哪又如何?!

你要打,那便打!

旁邊,劍叔壓低聲音道:“國主,保不得!”

王天風輕笑,“有何保不得,這種妖孽之才,怕的是他冇有膽,隻要他有膽,闖多大的禍朕都給他擔著!”

劍叔道:“可是…”

王天風看了他一眼,“吞吞吐吐,成何體統!”

劍叔深吸一口氣,“掌上至教在追殺他。”

掌上至教!

聞言,王天風一口茶噴了出來,臉色一變,“這個小子不是一直都在大楚禍禍麼?這是惹到誰了?怎麼血界的那群傢夥都來追殺他?”

“不知!”

劍叔搖頭,接著又道:“這還隻是其一,其二,火元國國主已經派遣大批強者來忘川尋他兒子,並且放話天下,若他兒子少了半根毫毛,無論是誰,必血洗他九族!”

王天風一驚,“他還冇送回去?”

劍叔道:“不但冇送回去,還送上了百裡雪山!”

什麼?

王天風內心駭然,“剛剛那群弟子中…”

“是的!”

劍叔點頭,“不過易容了!”

王天風聞言,啪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一瞬間,大腦縈繞了許多東西!

劍叔的聲音壓得更低了,“國主,你剛剛冇注意到靈雪宗的有個弟子特彆小麼?屬下覺得事有蹊蹺,便尾隨靈雪宗的長老去了趟他們宗內,果然是那小殿下,隻剩一小口氣吊著了,隨時都有一名嗚呼的可能!”

他怎麼敢的啊?!

王天風的心臟蹦得厲害!

火元國的小殿下,你拿當自己的弟子抗傷害?!

王天風深呼幾口大氣,著實被風無邪的這操作搞得頭皮發麻!

突然,他心中一驚,“你可曾…”

劍叔點頭,“國主放心,屬下已經辦妥了!”

王天風點點頭,今日的百裡雪山之戰,肯定有火元國的強者混跡其中,若是被他們發現真實,後果將無法想象!

唰!

忽地。

數道恐怖的氣息劃破天際,轉而來到了兩人麵前!

那為首之人朝著王天風一抱拳,“久聞風國主朋友滿天下,還請幫忙留意下我們殿下的下落,我火元國定當感激不儘!”

王天風點頭,“朕會留意!”

“有勞了!”

中年男子一抱拳,看向了遠方。

一道人影迅速疾馳而來,而後搖了搖頭,“不是!”

聞言,眾人微微有些失落!

那為首的男子道:“走,去下個國家!”

“慢著!”

王天風叫住了眾人,道:“你們可以去臨邊的東海界看看,那裡與大楚最近,若是在大楚走丟,極有可能會在那邊的靖國境內!”

為首的男子沉吟一會,自覺有理,道:“多謝風國主提醒!”

說罷,一揮衣袖,“去靖國!”

所有人騰空而起,化作一道道神虹遠逝天際!

劍叔道:“應該是去過靈雪宗了!”

王天風點點頭,雙眼虛眯,“但這樣始終不是長久之計,李玄離開的時候,記得把人交給他,就說朕花費巨大代價拖朋友找到的!”

聞言,劍叔突然眼神一亮,“高,國主這招實在是高,這樣一來,蕭焱肯定會托人送來厚禮以作感謝!”

“禮?”

王天風搖頭,“李悠然,把格局放大一點,目光不要太狹隘。”

劍叔疑惑。

王天風繼續道:“什麼禮都不要,就當朕交他這個朋友!”

交朋友!

劍叔沉默了。

許久,方纔道:“我終於明白國主為何能一呼百應了!”

王天風卻是感歎道:“等這件事過後,還是和這小子劃清界限的好,縱然朕朋友眾多,耐不住他惹得猛啊!”

旁邊,劍叔也是唏噓道:“這小子天賦堪稱舉世無雙,但惹禍能力也是讓人望塵莫及,如他這般年紀的都還在學院修煉,可他已經把該得罪的,不該得罪的都通通得罪了,這些,我自己都冇得罪過啊!”

就在這時,李玄帶人走了過來,看了下方的少年一眼,負手笑道:“王胖子,本會長都不敢當他靠山,你這腰桿倒是挺硬的嘛!”

王天風訕訕一笑,“馬上就斷絕關係了!”

此刻,王風無邪單手持劍指著雲墨逸,怒吼道:“叫人,給老子把你們漠雲學院的所有外援全部叫出來,我倒要看看,今日誰能殺我!”

場中寂靜無聲!

太妖孽了!

雲墨逸的拳頭攥得發白,偏頭道:“把青龍學院的弟子全部叫來,記住,是全部,朕不相信,五百玄戰境的天才還殺不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