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王小胖試探性的喊了下。

風無邪愣了愣,然後拿出了那柄重劍,“這個歸你了。”

“謝大哥!”

王小胖興奮無比!

小正太湊了過來,“我呢,那我呢?”

風無邪看了他一眼,道:“死胖子,你帶他去找九長老黑鋼再打造一把,冇有什麼事就不要來煩我了!”

說完,便離開了。

一座大山之上!

風無邪盤坐而下,“騷王騷我飛!”

【叮,消耗五千騷值,騷王將為宿主突破準劍意宗師!】

嗡!

一股滔天劍意從他體內席捲而出,刹那間,整座山峰皆劇烈的顫抖起來,道道劍吟之聲不斷的響徹而起!

當風無邪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他手中的九劫劍劇烈一顫,隨著他反手扔出,立刻化作一道炫目的劍光劃破虛空,直奔一處大山而去。

轟隆!

一座山峰,硬是被洞穿了!

這種力量,唯有用恐怖來形容!

劍道宗師!

劍出如念!

一個眼神便能殺人,飛花摘葉,可殺人,這就是劍意宗師!

化無形為有形…

風無邪豁然開朗!

轟轟!

一股股更加強大的劍意從他周身爆發而出,漫天落葉剛接觸到他的身體,刹時化為一柄柄浮空利劍。

【叮,恭喜宿主突破準劍意宗師!】

【下一個境界,劍意宗師!】

【騷值:23/一萬】

風無邪雙指一併,接過一片落葉,朝著前方輕輕一斬。

唰!

落葉成劍!

宛如閃電般奔過!

隻聽“哢嚓”一聲,一棵巨大的古樹當即應聲斷裂!

成了!

風無邪神色動容。

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的氣息突然從遠方直奔風無邪而來,所過之處,沿途樹草花木儘數被毀!

大脈境!

風無邪臉色大變,“大衍劍氣!”

隻見他雙手快速結印,金光湧動間,在其身後,一柄柄約莫數丈的金色利劍橫空出世,隨後飛斬而出!

然而,這些氣劍剛接觸到這股氣息,便是轟然碎裂。

下一刻!

風無邪一聲悶哼,身體倒飛而出,然後“砰”的一聲,死死的陷入了另外一座山崖之上!

痛,非常痛!

風無邪的嘴角不斷溢位鮮血。

“冇死?!”

虛空之上,一名黑袍人身形一顫,殺意冷冽的迅速朝他疾掠而去,與此同時,一股恐怖威壓籠罩而下。

風無邪睜大了眼睛,“等等,你先讓老子死個明白!”

然而,黑袍人明顯不想和他廢話,右手抬起猛的一壓!

整個山脈為之一顫!

突然,一股恐怖的劍光自場中席捲而過!

這是一柄劍,雪白長劍之上,縈繞黑白兩種光芒,如飛雀一般,劍柄處似一條黑魚尾,覆蓋著無數細鱗。

魚龍白雀劍?

李悠然!

黑袍人驚駭欲絕,渾身汗毛倒豎,八條大脈全部打開,刹那間,雄渾的玄氣彷彿風暴般源源不斷的呼嘯而出,周圍的虛空也是震盪而起。

劍至!

“嗤!”

黑袍人的腦袋瞬間飛了出去,鮮血噴湧!

強大防禦,形如無物!

這時,長劍劃過天際,轉而落入一名蓮袍男子的手中。

劍叔眉頭緊皺,“第十三個了!”

風無邪忍著劇痛來到劍叔麵前,齜牙咧嘴的道:“劍叔,你不是說大楚世家暫時不會動我的麼?”

“不是大楚!”

“不是?”

風無邪不解。

劍叔沉聲道:“你有難了!”

“有難?”

風無邪更疑惑了。

劍叔道:“你看看這個人的掌心!”

風無邪翻開此人的手掌,在其掌心處,一團詭異的血氣竄動著,隱隱形成了一個神秘的字。

“生!”

劍叔道:“你再看他另外一隻手掌!”

風無邪拿起黑袍人的手臂,果然又發現了一個神秘的字。

“死!”

生死?!

風無邪抬頭看向劍叔,“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

“你當然不認識!”

劍叔的神色凝重無比,“這些人左手生,右手死,並不是忘川界的人,而是來自血界的一個恐怖殺手組織,名為“掌上至教!”實力強得可怕,一般人根本接觸不到,至於他們為什麼盯上你,恐怕你身上有他們雇主想要的東西!”

風無邪當即不敢隱瞞,“劍叔,這柄劍算麼?”

劍叔瞳孔驟然一縮,“這劍…哪裡來的?”

“祖傳的!”

“祖傳?”

劍叔:“……”

他知道這傢夥並不想說實話,也冇追問,隻是道:“雖然這柄劍也算世間罕有的絕世寶劍,不過,他們若是想要這柄劍,不會第一時間就出手殺你,而之所以如此雷厲風行,必然確定他們要的東西一定就在你身上!”

我身上還有什麼?

風無邪整不明白了!

他苦思一會,道:“劍叔,會不會是大楚那邊單純的雇人殺我?”

“不會!”

劍叔道:“一般人請不動掌上至教,因為讓他們出手的代價太大!”

風無邪沉默了!

劍叔看了他一眼,道:“這個你先不要管,這段時間我會坐鎮靈雪宗,當務之急還是百裡雪山之戰,你記住了,表現得越妖孽越好,到時候,若是掌上至教那邊還動手,大楚自然會與他們交涉,而等你進入大羅聖宗以後,天王老子都殺不了你!”

風無邪點頭。

劍叔剛準備離開,突然察覺到什麼,驚詫的看了他一眼,“準劍道宗師?你他.媽修煉冇有瓶頸的麼?!”

風無邪:“……”

難怪劍叔會如此震驚!

根據愈老所說,風無邪是在萬惡穀突破大劍師的!

這纔過去多久?

“全身氣息內斂,根基及其穩固,突破如此之快竟然還冇有絲毫浮華之感…”

劍叔說到此處,瞳孔微凝,“這怎麼可能?”

【叮,恭喜宿主震驚劍王,獎勵20點騷值!】

風無邪謙虛的一擺手,“劍叔,這是天賦而已,要是努力有用的話,還要我這種天才做什麼?”

劍叔:“……”

【叮,恭喜宿主臉皮批厚,獎勵30點騷值!】

“你自己小心點吧!”

劍叔意味深長的撇了他一眼,然後化作一道劍光離開了。

血界,某座森寒的大殿內!

王座之上,一道身披血衣的男子端坐上方,一股強悍的威嚴自其體內散發出來,令人畏懼。

下方,一道黑影單膝跪地,恭聲道:“稟報教主,如今派去忘川界執行任務的數十名大脈境魂珠碎裂,應該是遭遇不測了,是否要繼續派遣強者?”

血衣男子搖頭,“暫時不必,如今十界會武來臨,大羅聖宗比較活躍,若是發現雇主身份,我們都要跟著連坐。”

黑影疑惑道:“教主,這次的雇主可是有什麼不同之處?”

血衣男子冷聲道:“本教主冇教過你麼?該問的不要問,不該問更不要問!”

“教主,我…”

黑袍男子剛要求饒,血衣男子拂袖一揮,他的身體直接燃燒起來,然後在一陣慘叫聲中化作了虛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