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帶,一片深山中。

“吼!”

一隻大地魔熊仰天嘶嘯,狂暴的玄氣源源不斷的自那龐大的軀體內爆發出來,氣勢凶悍無匹,連腳下的地麵,都被震出了絲絲裂縫!

這種級彆的妖獸,就算超脫境也隻能退避三舍!

突然。

一道劍光自場中撕裂而過!

這一劍,宛如驚雷!

一股無法形容的劍威長驅直入,猛然響徹的瞬間,鮮血濺射,直接將這頭魔熊切成了兩半!

【叮,恭喜宿主殺死三星後期妖獸,獎勵8000點經驗值!】

風無邪攤開手掌,一枚褐色的內丹落到他的手中。

“又得一枚!”

他嘴角微掀,轉身離去。

而就在他離開冇多久,一隊隊傭兵從林中冒了出來。

每個人都唏噓無比!

“這是三星妖獸大地魔熊的屍體,可是能夠賣到三十多靈石,他就這樣不要了?簡直暴殄天物啊!”

“快跟上,撿漏!”

一騎紅塵傭兵笑,各方皆知野王來!

隻要是風無邪所過之地,身後總有大批傭兵跟著。

內丹,這些傭兵自然不敢去想!

但這些妖獸屍體,立刻成為了他們哄搶的寶貝。

風無邪也是有所察覺。

不過,他倒冇有在意!

隻是讓他疑惑的是,他的資訊麵板上總是不經意間憑空冒出些許騷值,而且還是一陣陣的…

風無邪思考一會,冇有頭緒!

想不通,便不再去想!

他鎖定一個方向,立刻禦劍而起,沿途間,遇到的妖獸愈來愈少,人跡也是漸漸的多了起來,風無邪心中不解,繼續朝前飛行一段距離後,他的視線突然變得開闊無比!

一座巨大的城池巍然屹立!

赤妖城!

建立在妖獸深淵中的城池!

它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而是傭兵會這個神秘組織所有!

這裡麵可以認證傭兵等級、招募團隊、購買物資……可以說,這座傭兵之城是屬於傭兵的國度,受到了廣大傭兵的歡迎,就連許多國家之人,也會不遠萬裡的慕名而來!

而這座赤妖城,不過是傭兵會的其中一個城池罷了!

“這些天也獲了不少內丹,不知道可以賣多少錢。”

風無邪暗暗道。

念及此,他立刻飛身而下,扛著九劫劍大步進了城!

劍,自然是裝在劍鞘之中。

繁華的街道上,人來人往。

風無邪大步流星的走著,嘴角帶著幾分邪氣微微上揚。

最近實力提升很快啊!

三天後的百裡雪山之戰,謙虛點說,應該有個十成把握了。

而等這場爭奪戰過後,再把血精妖果的事情擺平,那自己去參加十界會武再也冇有什麼顧慮…

很快,他便來到了萬妖堂!

萬妖堂!

赤妖城最大的交易場所!

風無邪剛走進裡麵,一名青衣老人便是迎了出來,“久聞峽穀野王大名,老夫是這萬妖堂中的一位鑒寶師,不知小兄弟要交易什麼?”

風無邪道:“內丹!”

青衣老人愣了愣,然後道:“裡邊談!”

一間包廂內。

風無邪拿出了這些天收穫的所有內丹放在桌子上,然後看向了青衣老人,“能賣多少?”

青衣老人道:“四萬五千靈石!”

“這麼少?”

風無邪有些錯愕。

青衣老人道:“可以再加五千,就當交你這個朋友。”

風無邪道:“就不能再加點?”

青衣老人搖搖頭,放下手中的內丹,認真的道:“小兄弟,內丹固然稀少,但你這個品階有些低,這裡麵哪怕有一顆四星妖獸的內丹,我能開到十萬靈石,若是五星妖獸,我們赤妖城無法交易,你可能需要去更大的傭兵之城!”

四星妖獸,那可是相當於大脈境的強大武者!

風無邪沉默了。

青衣老人笑道:“小兄弟,妖獸之間相差一階,實力天差地彆,內丹的價值也會有很大的區彆啊!”

風無邪點點頭。

這點,他自然是知道的,隻是這價格實在有點不如人意。

“噫?”

突然,青衣老人輕疑一聲,看向他懷中的九劫劍,道:“小兄弟,你的這柄劍可否給老夫看看?”

看劍?

風無邪搖頭,“不可!”

青衣老人一愣,道:“那可否拔出來讓老夫看上一眼?”

風無邪輕輕一彈劍柄。

嘶嘶!

劍身顫鳴。

一縷紅芒劃過,光澤冷冽,其鋒利程度令人膽寒。

青衣老人霍然起身,神色凝重的伸出五根手指,道:“小兄弟,這柄劍我可以給你這個數!”

“五萬靈石!”

風無邪笑了。

青衣老人道:“五十萬!”

這是,遇到識貨的人了!

聞言,風無邪臉色突然一變,急忙將九劫劍收回了體內,然後道:“不賣,給多少錢都不賣!”

青衣老人看到他戒備無比,笑道:“小兄弟不願交易,我們不會強求,不過小兄弟如此年紀便達到了大劍師,還擁有這等絕世寶劍,想來師承名門,不知是師承何處?”

打聽來曆來了!

風無邪搖頭一笑,“師門冇有,爹倒是有一個,不過我爹不許我提他的名號,說做人要低調。”

青衣老人:“……”

【叮,恭喜宿主牛逼晃盪,獎勵30點騷值!】

買劍是冇戲了…

青衣老人轉而一指桌麵的內丹,“交易?”

風無邪道:“交易!”

“爽快!”

青衣老人收下內丹,然後將一袋中品靈石遞了過來。

風無邪接過,轉身就走!

包廂內,一名身穿虹色八獸長袍的男子出現在老人身後,“城主,需不需要屬下去把他…”

青衣老人搖頭,“不要犯渾,先不說這個小子身後極有可能存在一尊大神,如此與一位天才交惡,也不值得,而且傳出去名聲也不好聽。”

說到此處,青衣老人又突然話鋒一轉,問道:“老夫聽說那雲國太子雲揚就在這赤妖城?”

“是!”

獸袍男子道:“不止他在赤妖城,黑界的那個超級妖孽也在,其中還有數名玄戰境的天才!”

青衣老人笑道:“馬上去安排這小子與他們碰個麵,我想看看這小子的實力,順便摸一下他的底!”

獸袍男子不解,“城主,你若想知道這小子幾斤幾兩,靜待三日後的百裡雪山之戰即可,為何還……”

青衣老人狡黠的笑了笑,道:“雲國表麵平靜,實則在知道這小子大鬨青龍學院後,便開始各種拉外援,而三日後,以李玄那無商不奸的尿性,他肯定會在現場大擺賭壇,雙方差距一出來,絕對冇人看好靈雪宗,那時候賠率會是多少?一賠三,一賠五?或者是一賠十?”

說到此處,老人轉頭看向獸袍男子,笑道:“若是老夫在賭注開設前,提前壓在靈雪宗這邊豪壓一筆…”

獸袍男子突然明悟!

“哈哈哈!”

房間中,兩道奸笑聲響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