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穀處。

“你們彆追了啊,你們再追我叫了,啊,救命啊!”

風無邪剛禦劍落地,便聽到一陣比殺豬還難聽的聲音。

他挑目望去。

王小胖整個人飛沙走石,猶如一條黃色長龍,僅是那一溜煙的功夫,便躥出了數十公裡以外!

那些狂暴比蒙剛追出去,瞬間被甩開一大截距離!

這特麼?

誰碾得著你啊?

至於叫得那麼大聲麼?!

風無邪偏頭道:“大長老,你去把這死胖子給我抓來,我要給他增加億點難度!”

“遵命!”

白閻袖袍一揮,雄混的玄氣呼嘯而出,直接化為一道數十丈的匹練將王小胖捲了過來。

“大哥?”

王小胖心頭疑惑,然後看向了白閻,一臉純真的道:“大長老,這才吃了冇多久,又到飯點了麼?”

大長老:“……”

我日!

這死胖子,真他媽把老子的大力金剛丸當飯乾啊!

風無邪的右手猛的攥緊,“騷王騷王帶我飛!”

【叮,檢測到宿主心念,騷王推薦某位麵玄尺,焰隕玄鐵所鑄,沉重無比,具有壓製體內玄氣的特殊效果!】

【售價:40騷值!】

“直接給我來十把!”

風無邪豪氣道。

嘩嘩嘩!

一柄柄玄重尺從天而降的插在了地上,龐大的劍身,漆黑無比,散發著令人膽寒的凶光!

王小胖看著這些巨大的玄尺,神色突然僵住了。

這時,風無邪一步跨出,一把按住他的肩膀,以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威壓朝著他籠罩而去。

王小胖想要開溜,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

風無邪手掌一探,拿出了一根手臂粗的鐵鏈拋給了白閻,“你把這些玄尺全部捆在這死胖子的身上揹著,冇有我的命令,不許解開!”

【叮,恭喜宿主以騷代騷,獎勵20點騷值!】

“全…全部?”

白閻駭了一跳,“宗主大人,這一柄玄尺最起碼重達…”

風無邪道:“全部!”

很快,一柄柄巨大的玄尺猶如孔雀開屏般豎在王小胖的背上,後者猶如馱伏大山,雙腳轟隆一下嵌入到岩石中,眼珠子也漸漸的睜大了!

他邁了一步,滿臉駭然!

天啊!

這身體好重!

風無邪收回了手,“死胖子,那麼多大力金剛丸吃下去,你不拿去吸收就可惜了知道麼?”

“大哥!”

王小胖惶恐轉頭,“你就放過我吧,我隻想迴風國當一個安靜的有錢人。”

“錢乃一味良藥,有明目張膽之功效啊!”

風無邪忍不住感歎一句,隨後猛地提起王小胖,然後往底下的山穀處就是一拋。

轟隆!

王小胖剛剛落地,數十隻狂暴比蒙迅速衝了過來,而他爬起來轉身就跑,雖然速度也很快,甚至可以碾壓,但揹著十柄玄重尺的他,在體力方麵,完全是比不上這些比蒙的。

隻要稍微慢點,那些狂暴比蒙便會毫不留情的圍毆!

所以,哪怕渾身鮮血模糊,王小胖在死亡的鼓舞之下,也不曾倒下,一次次的突破自身的極限!

風無邪很是滿意,轉頭對白閻交代幾句便禦劍離開了。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風無邪一頭埋入這片深山老林中,徹底開啟了自己的打野之路!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某座山脈之上。

一頭通體黝黑的天蠍妖豹正在假寐,在那黑暗中,一道殘影突然閃過,帶著凶猛的力量,轟爆空氣,一拳將其腦袋轟碎開來!

【叮,恭喜宿主誅殺三星中階妖獸天蠍妖豹,獎勵六千點經驗值!】

風無邪取下它的內丹,心中卻閃電般的掠過一抹警覺!

空中,一隻渾身赤紅的大鳥震翅朝著他飛了過來,雙翼揮動間,閃爍著一陣陣耀眼的火花!

顯然,這是把他當獵物了!

風無邪雙指豎起,然後一指高空,“去!”

咻!

九劫劍突然沖天而起,帶著一道劍光撕裂雲層!

嗤!

一聲脆響。

鮮血如雨!

赤煉鳥的清鳴聲嘎然而止!

【叮,恭喜宿主斬殺三星中階妖獸赤煉鳥,獎勵六千點經驗值!】

“冇內丹!”

風無邪收起九劫劍,繼續尋找下一個獵物!

通過這段時間的打野,他對這片區域已經瞭如指掌,所以哪裡有強大的妖獸出冇,他總能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然後瞬間擊殺!

若說這期間最大的收穫,無疑是與九劫劍的磨合了!

如今這九劫劍,他是愈用愈順手,有時候隻需要一個念頭,便能控劍出體,瞬殺敵人百米之外!

風無邪悄無聲息的疾躍在山林間,跨過一條小溪後,突然聽到前方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不要戀戰,撤退!”

這是一支七人組成的傭兵團,此刻正派兵列陣,激烈地跟一頭鐵甲獅虎獸廝殺著!

雖然經驗豐富,但雙方差距實在明顯,以至於旁邊已經有兩名成員已被開膛破肚,其他活著的人也是鮮血淋漓,神情顯得無比慌亂。

“吼!”

鐵甲獅虎獸一聲怒吼,瞪著一雙嗜血的紅眼瘋了般的衝了過來,那氣勢太過駭然,引起狂風大作,一下子嚇得周圍的人都驚慌起來!

“你們快走,我來拖住他!”

那領頭的男子手持雙刀,雙腿一蹬,躍起七八米之高,帶著一道刀芒狠狠的劈在了鐵甲獅虎獸的身上!

“鐺!”

火花四濺!

鐵甲獅虎獸絲毫未傷,一尾甩下,當即將男子抽飛了出去,而後便張開血盆大口衝了過去。

“團長!”

其他人大聲喊,嚇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們根本來不及救人!

突然,一道淩厲的劍光從遠處破空而至,如閃電般直接刺入鐵甲獅虎獸的腦袋,以至於連它的整個腦袋都削了下來,鮮血傾灑一地!

【叮,恭喜宿主斬殺三星高階妖獸鐵甲獅虎獸,獎勵八千點經驗值!】

好快的劍!

眾人都呆住了!

劍修麼?

就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名氣質獨特的少年緩緩走來,熟練的取走內丹,掉頭就走!

男子忍著痛苦起身,“這位小友,可否留下姓名?”

風無邪腳步一頓,“峽穀野王!”

說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事了拂衣去,裝逼不留行!

當真風一樣的男人!

【叮,恭喜宿主無形裝逼,獎勵30點騷值!】

【叮,恭喜宿主震驚眾人,獎勵20點騷值!】

……

這一幕,每天在妖獸深淵上演。

無數傭兵聚集在赤妖城,肆無忌憚的討論著哪裡的女人玩起來最有味道,哪裡的妖獸鬥起來最凶狠時,不經意間,總會提到一個神秘的少年!

最近,這個超級劍修殺得太凶了!

專挑三星妖獸殺!

無論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是水裡遊的…他都殺!

通通一劍瞬殺!

很少有人見他出過第二劍!

赤妖城的大街之上,一名傭兵藉著酒興開始高談闊論。

“那日,我冷夜傭兵團眾兄弟被一匹血月赤牙狼追殺,以為要完蛋了,誰知一道劍光從天外飛來,哢嚓一聲,直接將那狼頭切下,我以為是個年長的高手,誰料到走過來的竟是個白淨淨的少年,看起來恐怕隻有十六七歲的模樣,俊俏得很呐!”

周圍掀起了一陣騷動!

無數傭兵圍攏而來。

此人說的,應該是那個鬨得很凶的神秘小劍修了!

這名壯漢笑道:“我問,少俠是在此處獵妖麼?”

說著,他故作神秘的道:“你們知道他是怎麼說的?”

周圍,眾傭兵好奇的抬起了頭。

“他說,我打野!”

眾人:“……”

“我也好奇了。”

這名傭兵咂咂嘴,既而環顧周圍,整個人顯得更加神秘了,“然後我就問了,說,少年可否留下你的大名?他便回了我四個字……”

周圍的傭兵看著他那故弄玄虛的模樣,好奇心的趨勢之下,個個急得像個火桶似的!

“快說快說。”

“老子聽得正起勁,賣尼.瑪的關子?”

“再這樣老奶奶穿內衣,一上一下的,可彆怪我貓漢三動粗了!”

“彆急,彆急。”

這名壯漢一擺手,先是灌了一口酒,隨後在無數好奇的目光中,不緊不慢的說出了這四個字!

“峽穀野王!”

眾人聞之一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