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爹!

直接認爹!

認爹也就算了,竟然還光明正大的索要好處?!

灰袍男子也是被他這騷操作雷了一下,看了他一眼,感歎道:“小子,我們做劍修的,講究的是劍心澄澄,可不能像你這麼無恥啊!”

“父親大人,這是緣分!”

風無邪跪行幾步,“世上有很多事可以求,唯緣分最難求!”

【叮,恭喜宿主臉厚膽子大,獎勵50點騷值!】

灰袍男子:“……”

“罷了罷了!”

灰袍男子擺了擺手,躊躇了一下,忽然攤開手掌,取出了一支約莫三尺左右的長劍,然後交到了風無邪手中,道:“此劍名為九劫劍,乃一名魔帝擁有,曾在一次絕世大戰中被毀,如今雖被本帝修複,卻缺少殺氣蘊養!”

風無邪接過這柄劍,鏘的一聲將劍拔了出來。

劍身顫動,一股血腥味隨之傳出。

劍寬兩指,通體赤紅如血,一縷縷紅芒猶如岩漿般在鋒刃出流動著,其上散發著淡淡的煞氣!

偶有寒芒閃過,令人心有餘悸!

好劍!

風無邪眼神炙熱,“這柄劍絕對達到了辟海層次!”

“辟海?”

灰騷袍男子搖頭,“此乃天造神兵!”

“什麼?天造神兵!”

風無邪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柄劍,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玄器也有屬於自己的等級,精造、鬼雕、辟海、神鋒、天造,每個等級也分為上中下三個品階!

傳說,天造神兵乃先天之力鑄造而成,裡麵蘊含器靈,擁有著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

而這柄劍,竟然達到了天造層次!

不過,這不對啊!

風無邪疑惑道:“父親大人,雖然這是一柄好劍,但為何孩兒感覺與你的劍完全不是一個級彆呢?”

“稱呼用不著那麼親切。”

灰袍男子乾嗽兩聲,“你可曾看到上麵的九道劍紋?”

風無邪低頭,隻見這血紅色的劍身之上,有著一道道暗紅色的劍紋,彷彿蚯蚓般盤旋環繞。

隻是太過黯然,難以察覺!

灰袍男子沉吟一會,道:“本帝不會小氣到給你一把破爛玩意,這柄劍的硬度是確實達到天造層次,因為曾經破損過,所以暫時失去了劍威,但隻要你滴血認主,那在你殺人之時,此劍便會自主吸收你的殺氣,有朝一日,若是你能點亮這九道劍紋,那麼,它就算一件真正意義上的天造神兵了!”

成長型玄器!

風無邪恍然大悟,又道:“那這柄劍可以誕生劍靈麼?”

“當然!”

聞言,風無邪趕忙滴了一滴鮮血進行認主,很快,整柄劍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劍身也隨之微微一顫,然後化作一道血色的劍光飛來,直接冇入到風無邪體內!

一瞬間,風無邪感覺自己與這柄劍徹底的融為一體!

這種感覺很奇妙。

有種我即劍,劍即我的感覺,如似一種脫胎換骨的新生。

風無邪突然睜開了雙眼,他雙眸如劍,冷冽無比,“父親大人,難道我現在已經達到了劍王級彆麼?”

灰袍男子道:“錯覺!”

“錯覺?”

灰袍男子點點頭,“若是一般劍,對你來說根本冇辦法入體,但九劫劍乃天造神兵,靈性還在,所以在認主以後,方纔會進入你體內,並且讓你有種人劍合一之感,但這種感覺這是劍帶給你的,而非你帶給劍的,明白了麼?”

風無邪愣了愣,抬頭道:“父親大人,那你的九柄劍皆是天造神兵麼?”

灰袍男子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本帝的劍與九劫劍不同,以你現在的實力,一但使用,必遭劍靈反噬!”

“那您的那把天劍…”

灰袍男子道:“喜歡?”

風無邪重重點頭,“很喜歡!”

灰袍男子一揮手,風無邪的掌心中頓時多了一道劍印!

這道劍印,正是那把天劍!

但很快,劍印便消失了。

風無邪好奇道:“這是?”

灰袍男子轉身道:“這是喚醒天邪劍的劍印,百年之內,你若是能夠去殺戮大陸取得天邪劍,那麼,天邪劍就當本帝贈送給你的了!”

說完,便消失在虛空中。

而隨著他離開,周圍的劍影皆是在此刻消失不見。

“百年之內麼?”

風無邪喃喃:“這所謂的殺戮大陸太遙遠了,根本不是目前的我能夠接觸的,不過,這柄劍卻是我的!”

說著,他攤開手掌,一縷劍光在他掌心閃現,緊接著,一柄血劍懸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九劫劍!

風無邪興奮無比!

若是九道劍紋全部點亮,那這柄劍就能衍生劍靈了!

劍靈!

這可是天造神兵的標配啊!

現如今,不知道那些弟子修煉得怎麼樣了?

風無邪想到此處,立刻禦劍而起,開始原路返回。

底下,滿目瘡痍。

但是,隨著周遭的景物漸漸的變得虛化,風無邪赫然發現,這裡的打鬥竟然冇有波及到其他地方,僅僅隻是侷限在一小片區域內!

那種層次的恐怖戰鬥,怎麼隻有這麼點破壞力?

無敵劍域!

風無邪霍然一震!

莫非是…劍域封鎖了麼?

肯定是這樣!

這種大神通者的手段,真是小刀刺屁股,給我開眼了。

風無邪咂咂嘴,加快了速度!

很快,他便來到了妖獸深淵的最外圍地帶,並在一處山脈中,看到了大長老白閻乃至幾名女弟子的身影!

風無邪禦劍輕輕的飛了下來!

一襲玄色長袍,身板筆直,五官棱角分明,再配合那禦劍的身姿,頓時讓這些少女看花了眼!

“宗主大人!”

眾少女齊齊出聲。

風無邪一擺手,指著眼前的三名傭兵,“大長老,這是怎麼回事?”

白閻拱手道:“宗主大人,這三個傭兵欲在此地對我們的女弟子行苟且之事,所以屬下正在教育他們。”

“教育什麼?”

風無邪淡淡的道:“直接殺了!”

他手中的九劫劍微微一旋,一道劍光在場中迅速一閃而過。

嗤!

鮮血激射間,三顆血淋淋的人頭飛了出去。

風無邪收穫了一些經驗值後,轉身看著這些女弟子,“馬上就要與漠雲學院開戰了,你們的大王劍法修煉得如何?”

一名少女紅著臉道:“稟宗主,已經會了,這三人,我們其實也能越階殺死!”

“不錯!”

風無邪點點頭,“再遇到這種人,下次直接給我一劍捅死!”

“是!”

三名女弟子應聲。

風無邪轉而看向白閻,“大長老,我帶來的那兩個怎麼樣?”

聞言,白閻神色有些不自在,“宗主大人,小的那個還好,能夠正常訓練,就是胖的那個,就那大力金剛丸吧,彆的弟子吃兩枚就撐得不行,那胖子能一口氣能造二十多枚,而且跑得很快,那些比蒙根本奈何不得他。”

我尼.瑪?

一口氣乾二十多枚!

還跑得快!

風無邪睜大了眼睛,這死胖子純屬是在浪費資源啊!

“宗主大人,這…這該如何是好?”

風無邪的雙眼漸漸眯了起來,“看來,是時候給這胖子來點特殊訓練,讓他又快又能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