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袍男子看了一眼這十二人,冷聲道:“外陸之人踏足莫瀾大陸,需經大羅聖宗同意,這是大羅聖宗定下的萬年規矩,豈是爾等所能破壞的?至於服役大羅聖宗,就你等…也配?”

話落!

他眼中的星辰轟然碎裂!

萬物共鳴。

下一刻,整個天地劇烈一顫,無論是山川河流,還是蟲魚鳥獸,皆化為了一道道虛幻的劍影!

劍域!

無敵劍域!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臉色皆是突然變了!

包括風無邪!

這是何等神通?!

“劍帝大人請息怒!”

一名金衣男子急忙拱手,“劍帝大人,隻要你放過我等,什麼條件我等都答應,絕對讓你滿意!”

“條件?”

聞言,灰袍男子神態漠然,“第一條,死一半,第二條,全死,這,就是本帝開出的條件!”

死一半!

或者…全死!

眾強臉色陰沉無比,這是完全不留餘地啊!

“莫成劍!”

一名金衣男子霍然起身,臉上佈滿了猙獰和瘋狂,“同為殺戮大陸之人,為何四海商會可以踏足莫瀾大陸,傭兵會也能,但,唯獨我天主會卻不行,憑什麼?”

“就憑我,執手可摘星辰日月,一念可斷萬古桑田!”

隻見灰袍男子從虛空中一步垮出,諸天皆顫,奧義齊鳴,無儘劍海化為大道神輝呼嘯而出!

轉瞬,金袍男子如遭大難!

他身後的巨大虛影也是漸漸的彎下了腰,再然後,整個人的膝蓋也是不聽使喚的突然跪了下去。

“就憑我,劍出如劫!”

灰袍男子再次朝著他走了一步!

這一步,彷彿破滅了萬古,沉淪了亙古的幽冥!

金袍男子神魂俱顫,雙眸圓睜,直接一口鮮血噴出。

而就在這時,灰袍男子一個瞬移來他的麵前,一雙鋒利無比的眼眸內,萬千星辰不斷衍生,似看透了遠古洪荒,隻是靜靜的盯著他,頓時,便有一種睥睨諸天萬界的無上神威!

“就憑我,是劍帝!”

六字一出,深淵皆顫!

轟!

金衣男子的身軀轟然炸裂,突然化作了漫天血雨。

見到這一幕,風無邪眼瞳一縮,心中的震撼無以複加!

我的個乖乖!

老天爺!

這是什麼恐怖的實力?

其他金袍男子也是驚駭無比,眸內,滿是難以置信!

灰袍男子麵無表情的道:“跑,你們是跑不掉的…那不如讓本帝看看,是誰給你們的膽子,竟然讓你們敢在本帝護道期間如此放肆!”

聞言,每個人相互看了一眼,皆是點了點頭。

“法相真身!”

一道道震喝傳開。

轟轟轟!

整個空間不停的變動,一尊尊身軀漸漸化虛化開來,猶如磨世的輪盤,隱隱開始膨脹!

隻能讓人看到,一道道巨大的體軀從雲霧之中破開,攜帶著寂滅般的毀滅力量,彷彿坐擁天地般的雄偉!

一名金身強者道:“久聞九劍神帝乃九州玄界十三大劍修之一,九劍其出,蒼生問難,那我等等便替世人好好的領教一下你這九劍鋒芒了!”

“活過這一劍再說!”

灰袍男子氣勢陡然升騰,瞬間升到了一個極儘境界。

他攤開手掌。

“星劍,來!”

他那揹著九把劍之中,一道劍吟之聲響起,緊接便有一柄深藍的劍落入到他的手中。

劍身暗沉,遍佈日月星辰!

一眼,似乎便讓人墜入了一片浩瀚的星河世界內。

隨後,劍出!

一片白晝產生!

高大的萬丈的真身彷彿紙糊似的,一劍便被劈成兩半!

這一刻,其他金身強者恐懼到了極點!

“天地乾坤,萬羅之相!”

眾強共同結印!

一道道相印燃燒著神火,盤繞旋轉,隨後帶著毀滅的力量,猶如天災般對著灰袍男子急墜而下!

恐怖!

風無邪的喉嚨滾了滾,一股渺小之感覺油然而生!

這時,灰袍的男子的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小劍修,你看好了,本帝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一劍即無敵!”

“天劍!”

灰袍男子再次攤開手掌。

在他的掌心中,不知何時懸浮著一柄蓋如天地的玄黃巨劍,堪比太行山一般,遮住了世間萬物!

雄闊、威武!

風無邪的視線再也移不開了,突然被這柄劍深深的迷住了。

一劍鐘情…大抵便是如此吧!

“去!”

灰袍男子一拍劍柄!

轟隆!

場中的時空都會為之一顫,強大的氣息宛如山洪海嘯一般朝著四周席捲開來,駭人無比,諸多法相真身皆在這一劍之下灰飛煙滅!

而這柄劍,並未止步!

它突然劃破長空,化作一道幽光衝破了天際,然後從灰濛濛的天宇再接著消失在星空儘頭。

天穹蒼茫,長空混沌。

一片貧瘠的古地上,緋紅的月光普照大地,卻在這時,一道玄黃劍光打破了此刻的平靜。

這道劍光宛如流星般自這茫茫大地穿梭而過,最後,它來到了一座厚重古樸、氣勢磅礴的神殿前。

轟!

一聲巨響,山崩地裂!

這一刻,天主會震驚!

無數強者抬頭看著這柄劍,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而在這時,一道聲音自劍身之中響起,“天邪劍奉九劍神帝之名,鎮壓天主會百年氣運,爾等若是再敢涉足莫瀾大陸,當,殺無赦!”

光芒消失,彷彿錯覺!

風無邪霍然驚醒!

這一切,他看得清清楚楚!

化天涯為咫尺!

無遠弗屆!

他猛的抬頭看著遠處的灰袍男子,發現對方雖然揹著九把劍,但其中的一把劍卻隻剩劍鞘,頓時震撼無比,喃喃的道:“如果不是我在做夢,那剛剛的那一劍,已經…超出了大陸了麼?”

一劍超出大陸!

這是何等恐怖的概念?!

不遠處,灰袍男子看著眼前瑟瑟發抖的魔猿,淡淡的道:“本帝念你修煉不易,離開吧!”

“謝劍帝大人!”

魔猿如臨大赦,縱身一躍,化作一道神虹掠過天際。

而風無邪的麵前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笑道:“小子,這方圓百裡,無人敢接近,無人敢觀戰,你不過玄武境,倒是有點膽色,既然你與本帝同為劍修,剛剛的那一劍,算是本帝送給你的緣分,夠你慢慢的參悟百年了。”

說完,便要離開。

“慢著,師尊!”

風無邪急忙道。

“師尊?”

灰袍男子搖頭,“你的天賦還算可以,但要想做本帝的徒弟,最起碼你要能上大羅聖宗的龍虎風雲榜!”

然而,風無邪視若未聞,直接哐噹一聲跪在地上,“您老讓我參悟你的那一劍,便是教我,既然教了我,那就是我的師尊,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說到這裡,他一磕頭,“父親,給孩兒一點實在的見麵禮吧!”

【叮,恭喜宿主騷得臉皮批厚,獎勵50點騷值!】

灰袍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