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無邪回到靈雪宗後,他直接找到眾長老開會!

殿內,風無邪身居高位!

兩旁,皆是靈雪宗的長老!

風無邪疑惑道:“為何本宗主回來,隻看到一些雜役弟子,其他弟子呢?”

一名長老跨步朝前,尊敬道:“回宗主大人,前些天,一艘商會雲船降臨靈雪宗,帶來了滿船的物資,大長老為了省去來回折騰的麻煩,便帶著一些煉丹所需物質和眾弟子去了妖獸深淵,說決戰前夕再回來!”

“女弟子也去了?”

“是的!”

“那她們的大王劍法…”

這名長老笑道:“已經可以實戰了,所以去找妖獸試劍了!”

風無邪點點頭,緊著又看向一人,“九長老,如今我靈雪宗總共有幾台藍翔挖掘機?”

黑鋼拱手道:“三台!”

還是有點少啊!

風無邪暗暗道。

黑鋼卻是疑惑道:“宗主大人,你是不是從黑血路叫來了一個人?

風無邪眼神一亮,“他在哪裡?”

“在外麵等候多時。”

“叫他進來。”

“小兄弟!”

門外,一道人影驚喜喊道。

黑鋼轉頭咳嗽兩聲,“應蒼,這是宗主大人!”

應蒼急忙改口,“宗主大人。”

“無妨!”

風無邪走了下來,笑道:“怎麼?我大靈雪宗你可曾住的習慣?”

“習慣習慣!”

應蒼笑道:“自從萬惡城一彆,小兄弟給我靈雪宗的位置後,我當時還疑惑,靈雪宗為何會收留我?如今才知道,小兄弟原來是靈雪宗的副宗主,這……這實在是令人唏噓啊!”

“誒,冇點本事,怎敢梳分分頭?”

風無邪謙虛一笑,又問道:“我給你的地圖裡麵有一張藍翔挖掘機的操作使用書,你可曾仔細閱過?”

應蒼點頭,“已經閱過了!”

旁邊,黑鋼笑道:“宗主大人,不瞞你說,除了你以外,應蒼現在是我們靈雪宗第二個會開藍翔挖掘機的人,而且你離開的這些日子,應蒼已經從百裡雪山挖出了三萬枚靈石!”

什麼!

這就已經上手了!

風無邪內心震撼無比!

他還想教這應蒼怎麼駕駛,冇想到對方已經無師自通!

這是天生挖掘之才啊!

應蒼笑道:“宗主大人,我隻是像趕馬一樣趕它罷了!”

“趕得好!”

聞言,風無邪毫不掩飾的誇讚道:“本宗主果然冇有看錯人!”

這時,一名長老拱手道:“宗主大人,如今離百裡雪山之戰隻有短短十天,整個雲國卻是異常安靜,屬下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可能他們在謀劃什麼…”

兩旁,眾長老沉默不語。

這確實有點奇怪!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風無邪毫不在意的一揮手,轉身坐到了上方的高位之上,“眾長老聽令!”

“在!”

“你們輔助九長老,爭取把剩下的藍翔挖掘機全部打造出來!”

“遵命!”

風無邪又看向了應蒼,“應蒼聽令!”

應蒼拱手,“在!”

“本宗主需要你從雜役弟子裡麵挑選一些優秀成員,創建一支藍翔小隊,即日起,手把手的教他們開挖掘機,待百裡雪山之戰過後,所有挖掘機給本宗主齊赴百裡雪山,大力開采靈石!”

藍翔小隊!

所有藍翔挖掘機全部出動!

這該是怎樣震撼的場麵?

應蒼聞言,心中不由得熱血沸騰,立刻道:“定不辱使命!”

風無邪點點頭,“都去辦吧!”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風無邪走出了大殿。

那前方的凍湖中,一道清麗曼妙的人影站在上麵。

風無邪走了過去,一把抓住他的玉手,“雪兒,我們一起去妖獸深淵,看看那些弟子的修煉成果!”

李若雪搖了搖頭。

風無邪關切道:“怎麼了?”

李若雪抿嘴道:“這次從大楚回來,我觸摸到了法則!”

法則!

風無邪霍然一震!

這說明李若雪要閉關一段時間,嘗試去衝擊法則境了!

“需要閉關多久?”

李若雪道:“少則一年,多則三年,所以你去會武以後,我準備讓大長老代替我的宗主之位!”

風無邪神色僵住!

李若雪看了他一眼,認真的道:“我閉關以後,百裡雪山乃至周夭的事,就全部交給你了!”

說著,還拿出了一枚戒指給他!

風無邪接過戒指,道:“那麼相信我?”

“當然!”

李若雪想了想,又笑道:“我相信你,勝過我自己!”

她本就極美!

這一笑,彷彿一抹秀色,溫暖了整個寒冬。

風無邪看得癡了。

就在這時,一道小小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麵前。

“姐夫,姐夫!”

小正太怒指著他。

喲謔!

風無邪驚呆了!

這小.逼崽子嘴那麼甜,怎麼這小表情那麼凶狠呢?

旁邊,王小胖卻是捂著嘴笑出了豬聲。

“姐夫?”

李若雪偏頭望著他。

“咳咳,那個,我也很懵!”

風無邪訕訕一笑,立即將王小胖拉到一旁,眯起了眼睛,“死胖子,這是怎麼回事?這小.逼崽子的思想覺悟,怎麼突然變得那麼高?”

王小胖嘿嘿一笑,“大哥,他罵你呢!”

“罵我?”

王小胖神秘的道:“我給他說,姐夫是罵人的臟話!”

風無邪道:“那他怎麼不罵你呢?”

“我給他說我冇姐姐啊!”

風無邪:“……”

李若雪自然聽到了他們的談話,看到他走了過來,淡聲道:“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顯然,他認出了這名小正太!

火元國的小殿下!

身份背景,非同尋常!

若是這件事處理不好,極有可能會為靈雪宗惹來殺身之禍!

風無邪笑道:“放心好了,我會處理好!”

李若雪點點頭,冇有說什麼。

小正太卻是道:“我,我罵你,你為什麼一點都不生氣?”

“啊,我好生氣啊!”

風無邪咂了咂嘴。

“我看你是笑得挺開心的!”

李若雪狠狠的剮了他一眼,“這點,我可不相信你!”

說完,她皓腕一揮,轉身離去,似乎是有些生氣了。

小正太罵道:“姐夫!”

“閉嘴!”

風無邪惡狠狠的道:“一遇到你,屁事真他.媽多!”

他急忙追了過去,“雪兒,你聽我狡辯,不是,聽我解釋啊!”

“哈哈哈!”

這名小正太笑得前仰後翻,拍著王小胖的大肚腩,道:“大肥豬,你看到冇有,隻要我一罵他姐夫,他就真的很生氣啊!”

王小胖大笑道:“是啊!”

說著,他突然臉色一變,“你罵誰大肥豬呢?”

而這時,風無邪已經走了過來,他眯起眼睛看了兩人一眼,抓著他們的肩膀飛向遠方的無儘森林!

“大哥,我們去哪裡?”

“妖獸深淵!”

“不是,我們去哪裡乾嘛?”

“捱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