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技,大衍劍氣!”

風無邪雙手疊加胸前。

轟!

雄渾的源氣彙聚而來,最後在其背後凝聚,金光湧動間,化為了一道道約莫數丈左右的金色利劍!

他的氣勢,霍然升騰!

“去!”

風無邪的手掌向下一壓!

無數金色利劍忽然一震,隨後便是化為一道道金虹,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撕裂空氣,直射劍叔!

這等攻勢,堪稱殺伐之招。

劍叔身影瞬間虛化!

而這些金色劍影搽著他的身軀,嘩啦啦的呼嘯而過!

這自然無法傷他分毫。

然而,劍叔眼神無比震撼!

這個傢夥……真的小成了!

一夜時間,他便將一道這道修煉小成,這意味著什麼?

劍道奇才!

萬世不出的劍道奇才!

這等天賦,彆說忘川了,放在整個莫瀾大陸,那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除卻那些太古劍體的先天擁有者,誰會擁有如此驚世之姿啊?!

【叮,恭喜宿主震驚劍王一整年,獎勵50點騷值!】

【叮,劍王愈想愈震撼,騷值加深,快樂翻升!】

這一來二去,風無邪一看,自己的騷值已經2500了!

他的雙眼漸漸的眯了起來,“怎麼樣啊劍叔?”

李悠然:“……”

許久,他長歎一聲,“是我膚淺了。”

“那我這巴掌就白捱了麼?”

風無邪拿出一塊鏡子,看著上麵鮮紅的掌印,雙眼漸漸的眯了起來,“我長這麼大,從來冇受過如此嚴重的侮辱,昨天被人抽,我忍了,畢竟我和人家不熟,但今天抽我的竟然是我最敬愛的劍叔…”

“得!”

李悠然打斷了他,“說吧,你想要什麼好處?”

聞言,風無邪嘿嘿一笑,“就是你剛剛的那招能不能?”

李悠然無奈。

他走了過來,一揮衣袖,風無邪腦海中頓時多了很多資訊。

絕技,風神化虛步!

身如輕霧,似虛似實,一旦修煉成功,無法被選中身形!

身法武技!

這不正是自己缺的麼?

風無邪眼神一亮,立刻盤膝坐下,開始快速的入門。

……

一間大殿外。

王天風負手看著底下的山川河流,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他轉過身,抬頭看向不遠處走來的人影,“如何?”

劍叔搖頭,“我冇有資格教他。”

王天風笑道:“你這法則境的劍王都冇資格教他,莫不是要劍仙纔有資格教導那小子?”

劍叔再次搖頭,“劍仙也冇有資格!”

聞言,王天風的眼眸中突然有了一絲凝重,“怎麼說?”

劍叔道:“這小子以後的成就,劍皇為起點,至於能不能觸摸到劍帝層次,要看他以後的機緣造化!”

王天風沉默了。

劍皇!

大劍仙之上的存在!

而這忘川界,已經幾百年冇出現過劍仙了!

這是什麼概念?

他冇想到,李悠然竟然會給風無邪如此高的評價!

“他的劍道天賦很強?”

“不止劍道!”

劍叔有些唏噓,“我感覺那小子的武道天賦完全不亞於劍道,百年之內,必然會一人連攬雙仙!”

一人獨攬雙仙?

武仙?劍仙?!

無論是哪一種,絕對有整個顛覆忘川界的實力!

王天風沉默一會,方纔感歎道:“聽你這麼說,我有點期待這小子在百裡雪山之戰的表現了!”

雲船繼續行駛!

不覺間,便到了第二日!

今日,風無邪剛剛起床,便來到甲板處活動了下筋骨,隻見他一步跨出,身影猶如虛化了一般,竟是漸漸的模糊起來。

嗤!

一顆石子彷彿箭矢般,突然狠狠射向風無邪的背心!

風無邪心中警覺!

他忽的抬起腳步,斜踏而出,巧妙的將之躲避!

“誰?”

風無邪手掌一握,重劍在手中發出顫鳴之聲,一股凶悍之氣,頓時宛如雷霆般爆發開來!

“啪啪!”

一道鼓掌聲響起!

風無邪回頭望去,便看到王天風以及風國的眾多強者!

“國主!”

風無邪抱拳。

想必,剛剛隻是對方的試探罷了!

王天風笑道:“冇想到,小友用一夜的時間,便將李悠然的這招也學會了,此等天賦,實在可怕!”

風無邪道:“國主過獎了!”

旁邊,王小胖看著他臉上的巴掌印,突然怒瞪著雙眼,“大哥,這是哪個王八蛋打的?這他媽真是活膩了啊,敢在我家的船上打我家大哥,我日他仙人的,必須給他一臉顏色看看!”

說著,伸拳斂袖,一副要乾人的模樣!

風無邪:“……”

劍叔的臉色有些不自在!

王天風卻是摸出一根皮鞭,然後交到愈老手中,冷冷道:“拉下去,給我抽死這個逆子,這是命令!”

“遵命!”

愈老照做。

“不是,爹…”

不一會,慘叫聲傳來。

風無邪道:“國主,這……冇必要吧?”

王天風擺了擺手,“多打一下也好,十界會武時也能抗揍一些!”

風無邪:“……”

王天風倒是不在意,道:“小友,再過一日,你應該就能回到靈雪宗了,你可曾瞭解你此次對手?”

風無邪道:“國主說雲國請來的外援?”

王天風微微點頭,“此少年名為龐統,一名毒意宗師,在黑界天才榜排名第五,曾經毒死過一座城池的存在,放眼我們忘川年輕一輩中,恐怕隻有大皇子才能勉強與之抗衡!”

風無邪搖頭一笑,“我不怕!”

王天風打量了他一眼,意味深長的道:“龐統是黑王朝的血煞六子之一,先不說現在的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若是真殺了他,十界會武時,你也會遭受來自黑界那邊的報複!”

“報複?”

王天風點點頭,“黑界有一個先天霸體之才,這血煞六子皆是助他拿到“會武之王”的左膀右臂,你斷他手臂,十界會武時,他豈會容你?輸了,你會死,贏了,你同樣會死,這纔是雲國用心險惡之處!”

聞言,風無邪搖頭,“國主現在言之過早,依晚輩之見看,今年的會武之王是誰還不一定呢!”

會武之王!

場中,久久沉默!

一名強者看了一眼風無邪,然後走到王天風的身旁,輕聲道:“國主,此子從容不迫,這份氣度,當世年輕一代,實在少有!”

王天風一笑,“是我們多慮了!”

說著,轉頭看向遠處,視線儘頭,千山過儘,那山穀深處,隱約可見一座雄偉的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