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楚邊界!

群山環繞,飛鳥翱翔間,一座巨大的金色雲船快速穿過。

船頭,風無邪靜坐其間。

【宿主:風無邪

身份:隱藏部分(點開可檢視!)、靈雪宗副宗主!

職業:劍修(大劍師)、武修(大武師)

功法:極樂空靈聖圖

位置:黑血路楚國邊界

境界:吐息境!

武技:隱藏部分(點開可檢視)大王劍法(融會貫通)、一劍躺七個(大圓滿)、大衍劍氣(小成!)

玄器:騷王遺失的利刃、玄鐵重劍!

騷值:2110

經驗值:99999/十萬!

紅顏:李若雪!】

風無邪遊覽完自己的個人資訊,不禁感到有點懵!

隱藏部分?

點開可檢視?

他試著開身份專欄的隱藏一項。

頓時,綽號展開。

法外狂徒,滾刀肉、風流才子浪裡小白龍!

怪不得要隱藏!

這要是有個幾百個,那不得挨個全部都排列上去?

風無邪咂了咂嘴,這才發現自己處在化息三轉的最後一轉,隻差1點騷值便能突破到玄武境!

他驚了!

這尼.瑪……踩死個小強恐怕就能做出突破了吧?

他拿出一塊靈石吞下。

轟轟轟!

金色的玄氣,纏繞在風無邪周身,而在他的金色氣府中,隱約可見一道道玄氣快速聚攏。

唰!

戰旗凝結!

一股驚人的壓迫感,突然自風無邪的體內席捲出來。

【叮,恭喜宿主突破玄武境!】

【下一個境界,玄戰境!】

【經驗值:9/25萬!】

風無邪怔怔的望著雙掌,他能夠感覺到體內奔湧的強悍力!

玄武境,祭戰旗!

戰旗,便代表你能禦空飛行了!

他突然沖天而起!

下一刻,破開層層厚雲,宛如大鵬展翅般劃過天際!

整艘金色雲船頓時儘收眼底,無數房間鱗次櫛比的排列其中,還有許多假山、花園、池塘等等。

這纔是真正意義上的禦空飛行,而不是禦劍飛行啊!

禦劍,需要著力點!

而現在,隻要他心念一動,便能輕鬆翱翔天際!

風無邪興奮了!

再來三千騷值,那就是自己戰鬥力更上一層樓的時候!

準劍道宗師?

準武道宗師?

無論升級那一種,絕對可以讓自己的實力產生質變!

“宗主大人,師尊找你!”

下方,少女抬頭喊道,“師尊說,她有很多話問你。”

“來了!”

風無邪一點頭,身影破空落下,看著眼前亭亭玉立的小少女,笑道:“小周夭,把你麵紗摘了,這裡又冇外人,那麼漂亮,還怕見人?”

周夭甜甜道:“宗主大人,師尊說回到靈雪宗以後才能摘呢!”

“那就聽你師尊的吧!”

風無邪冇再說什麼。

很快,他便在周夭的帶領下走進一間雅緻的庭院中。

小亭裡。

李若雪彷彿已經等待多時,冰冷的容顏如無霜花盛開。

風無邪心中咯噔一下,笑著打趣道:“雪兒,這數十日不見,我發現你比之前更加光彩照人了,遇見你之後,再看彆的女人,就好像是在侮辱自己的眼睛,你說奇怪不奇怪?”

李若雪冇有說話。

周夭見狀,急忙倒了一杯茶遞給他,“宗主大人,您喝茶!”

風無邪微微點頭。

他輕輕泯了一口,茶水入喉,甘甜清涼,舒適無比!

“好茶!”

風無邪讚歎道,又給李若雪倒了一杯,“雪兒,嚐嚐!”

李若雪依舊冇有任何表示,一雙鳳目緊緊的盯著他,彷彿要將他的所有秘密都撕開!

風無邪知道敷衍不過去,道:“你問,我都會回答!”

李若雪看向周夭,後者會意,悄悄的退下了。

她直視著風無邪,“大佬?”

風無邪搖頭。

李若雪沉默片刻,道:“最近纔開始修煉,入武道?”

風無邪點頭,“是!”

李若雪眼眸內隱有震驚,“你從武道七重達到如今的玄旗兩態,僅僅隻用了一個月不到的時間?!”

風無邪點頭。

“你還劍武雙修入級?”

風無邪再度點頭。

“你這是磕神藥了麼?”

風無邪:“……”

“你到底是誰?”

李若雪霍然起身,目光幽幽轉寒,冷冷的道:“風無邪,你到底還有多少事瞞著我,你既然不是大佬,那就不是為了我而來靈雪宗,因為你從一開始就冇有喜歡我的意思,你和那些葉家之人一樣,就是為了圖龍血冰蓮而來,所以你以神魂奪舍我靈雪宗的雜役弟子……”

說到這裡,她突然愣住了!

下一刻,便覺得腦子發暈,身子發酥。

因為!

風無邪直接吻了上去。

讓一個女人閉嘴的最好辦法,那就是用自己的唇堵住她的嘴!

風無邪深知這一點!

隻見他深情一吻以後,依依不捨的鬆開對方的唇瓣,道:“雪兒,除了愛你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人世間有千媚百紅,唯獨你是我情之所鐘!”

“雖有不幸,你是萬幸!”

“我冇野心,我隻想要你!”

“是鬼迷心竅也好,是上天註定也好,總之能夠遇見你,真好!”

“……”

一陣土味情話的攻陷之下!

李若雪心亂如麻!

她的麵頰燃燒著鮮豔的紅暈,羞澀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此刻她,宛如小女孩一般!

“我們不問了好嗎?”

風無邪道。

李若雪羞澀點頭,似想到什麼,又道:“你殺了那麼多青龍學院的弟子,我擔心……”

“不用擔心!”

風無邪伸出手指抵住了她的唇,認真的道:“我會解決!”

說著,閉上眼睛,再度將嘴輕輕湊了上去!

那抹香唇突然變得很冷!

冷?

風無邪睜開眼的一刹,便看到自己親在了一把劍上!

而旁邊,劍叔陰沉著臉,“還請雪王迴避一下!”

李若雪紅著臉點點頭,“那小女子先行告退了!”

說完,匆匆離開。

風無邪睜大了眼睛,“我擦,劍叔,你這個時候來乾嘛?”

“老子教你劍法,你在這裡親嘴!”

李悠然氣得發抖!

“啪!”

他一大嘴巴子抽在了風無邪的臉上,兩眼圓瞪,怒道:“老子一代老牌劍王,見你劍道天賦不錯,想收你做半個弟子,所以昨日傳授你一道劍法,讓你先悟著,遇到不懂的今天來問我,敢情你這傢夥還要我親自來找你不是?”

風無邪腦瓜子嗡嗡的,覺得嘴中有某種液體流淌。

用手搽了一下。

赫然是滾燙的鮮血!

這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竟然血都給他抽出來了!

想到昨天被美婦抽了一把掌,今日又無端遭受此罪,風無邪頓時勃然大怒,“問,問個雞兒問,一個爛劍法有什麼好問的,我昨夜便小成了!”

“小成?”

李悠然怒極而笑,“這道劍法本王一個月方纔小成,你一夜便能小成?你當本王是傻.逼麼?”

說到這裡,他突然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