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一道爆響聲傳來。

滾滾煙霧席捲而出,宛如巨大的蘑菇雲直衝雲霄。

頃刻間,大霧彌天!

所有人駭然發現,他們的神魂竟然無法穿透其中!

現場,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風無邪一手抱住周夭,一手拽起王小胖,立刻禦劍而起,快如閃電的穿梭在人群中。

嗤嗤嗤!

沿途所過之處,許多青龍學院的弟子都被瘋狂收割!

而風無邪鎖定一個位置後,突然一個加速衝向前方,一股強橫的劍勢隨之爆發,直接將眼前的數十名弟子給通通震飛了出去!

“走!”

他一把拽住蒙波的肩膀!

“風兄?”

蒙波猛的抬頭,“我的兄弟還在這裡,我怎麼能…”

“兄弟祭天,法力無邊!”

風無邪冇時間和他廢話,一把將其提在重劍之上擔著,隨後便化為一道金色的光芒沖天而起!

與此同時,他的體魄一震,體內的金色玄氣源源不斷的灌入到劍身之中,直接將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以武道馭劍道!

強強加持!

風無邪的速度很快,已經到了隻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地步!

“想走?”

很快,一道殘影鬼魅般的出現在風無邪的左側,與此同時,一道淩厲的刀光在場中一閃而過!

來人,正是北郡主!

風無邪雙眼微眯,他的手腕輕輕一旋,掌心中突然多了一柄短劍,一股清風還在短劍之上不斷縈繞。

隨後,劍出。

“化劍影!”

當他的袖袍猛的揮出時,不遠處北郡主的眼瞳驟然一縮,單手提刀輕輕一壓,一股恐怖的氣流猛地自那長刀之中爆發開來。

這些劍影猶如泡沫,還未接近便化為無形!

化劍影,一劍化三千!

北郡主突然臉色大變!

這不是司徒青雲的絕學麼?他怎麼也會這道武技?!

等她抬頭時,風無邪已經禦劍直入天際,冇了蹤影!

“北慕,人呢?”

兩道人影匆匆的趕來。

北慕僵硬的指了一個方向,顯然還沉寂在剛纔的震撼中。

“絕不能讓他跑了!”

龍戰冷冷的道,立刻化為一道閃電追了出去!

楚尊澤也是隨之跟上!

另外一邊,風無邪唰的一下衝出大霧後,明顯感受到底下傳來的動靜,他思緒飛轉,隨後,眼神一亮,這不……得去四海商會?!

想到這裡,他立馬掉頭。

“哪裡走!”

卻在這時,遠處的天際突然傳來一道炸響聲,很快,一道身著青蟒長袍的身影突然出現,殺氣冷冽的道:“小雜種,殺死我司徒家的天才就想那麼一走了之?”

大脈境!

風無邪立刻感覺不妙!

他的氣府一開。

刹那間,無數玄氣朝著他瘋狂的呼嘯而來,隱隱化為龍虎之虛影,緊緊纏繞在他的身軀表麵。

一股強大的力量悄然凝聚!

而他雙手握住短劍,對著眼前的人一劍捅出!

龍虎劍!

轟!

一股可怕的璀璨劍勢,宛如泄洪般瘋狂的湧出。

這傢夥是瘋了麼?

他竟想對大脈境出手!

楚尊澤三人趕來後,皆是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到了!

青袍男子也是雙眼微眯。

太妖孽!

他的右手隨之攤開,一股恐怖的力量突然自他的掌心中震盪而出,顯然是準備不顧身份的出手了。

楚尊澤見狀,立刻喝止道:“住手!”

然而!

為時已晚!

嘭!

風無邪胸口猛的一震,整幅身軀跟著倒射而出,轟隆一聲,重重的砸在那廣場的中央地帶!

兩坨肉更是滾去老遠!

塵霧散去!

風無邪臉色蒼白,單手強撐在地麵,望著被那個他護在身下的人兒,儘管死死的憋著腮幫子,但胃裡翻江倒海之下,還是冇忍住,一大口瘀血突然嘩啦一下從嘴中吐了出來。

“宗主大人。”

周夭急忙起身,哭著就要將他扶起,卻是被風無邪製止了!

他彆過頭,“我裝的!”

但這哪裡是裝的?

疼得他眼淚都差點掉下來。

所有人看到那出手的男子以後,神色皆是變了!

插手!

老一輩的插手了!

如今這場規模浩大的戰鬥,雙方死去近百人,這大楚帝都強者如雲,為何卻冇一人出來製止?

因為這是年輕一輩的事,隻能任由年輕一輩解決!

但現在卻不一樣了!

試問,死去的這些人誰冇有後台?!

楚尊澤神色陰沉無比,咬牙切齒的死死盯著男子,“難道你以為隻有你司徒家有人死,其他宗門子弟就冇人死麼?為何彆人能忍,你們卻不能忍!”

青衣男子朝著楚尊澤抱拳,“殿下,此事乃我司徒鳩所為,我一人承擔,與整個司徒家無關!”

說著,他瞥了一眼風無邪,剛要動手,這時,一道黑白劍氣帶著驚人的氣勢陡然劃破長空!

一顆人頭飛了出去。

這道劍氣來得快,消失得更快!

但整個天地,卻是呈現出半黑半白的神秘狀態!

好一會,方纔消散。

法則,劍中竟有法則之力!

所有人都驚了!

法則境的劍王!

“還與司徒家無關?嗬嗬,又想插手又想保住麵子,冇人說,你就把你彆人當豬麼?”

就在眾人的目光中,一名男子突然出現在虛空中!

一襲蓮紋長袍,身板筆直,五官棱角分明,而在他的掌心之中,還懸浮著一柄三尺長劍。

“劍叔,你來了!”

王小胖看到男人的瞬間,劫後餘生的他感動得快要哭了。

“劍叔?”

風無邪一聽這話,一臉震驚的看向旁邊灰頭土臉的王小胖,“你們風國還有這等人物存在?”

“啊?大哥說劍叔麼?”

王小胖一臉老實的道:“我還冇出生時,劍叔就已經在我們風國了,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聽我爹說,劍叔是他花了很多錢買來的!”

“買的?”

風無邪:“……”

這時,中年男子緩緩握緊了手中的劍,神色冷冽的道:“殿下,剩下的不關你們的事了,走吧!”

“好的,劍叔。”

王小胖扶起了風無邪。

“今日,凡是與此事有關之人,誰都不許走!”

突然,一道道無比強大的氣息突然自天際襲來,緊接著,便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直接落到了廣場之上。

強大的壓迫感,令人窒息!

這等陣容,實在有些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