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事,朕還穩得住!”

某座豪華的閣樓上,一名大腹便便的金袍男子擺了擺手,既而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感慨道:“說來,這逆子自從和這小子混了以後,那貪生怕死的德行倒是變了很多,這是個好事!”

愈老:“……”

“報!”

突然,一道魅影子從門口閃掠而來,單膝跪地道:“稟報國主,這暗中除卻帝都的本土強者之外,還有飛星宗、玄霜亭、擎天殿等各路勢力的強者,就連許多國家之人都來了,保守估計,最起碼有十名封王強者!”

十名封王強者!

愈老神色微變,“國主,屬下現在就去帶走殿下。”

“帶不得!”

金袍男子搖頭,“現在正是槍打出頭鳥的時候,任何一個老輩人物的突然登場,都會造就整個局勢的瞬間升級!”

“那蒙波也…”

“不救!”

金袍男子微微沉吟一會,看向了場中,道:“現如今,就看哪個老傢夥先沉不住氣了!”

此時,蕭火兒俏顏一片冰冷,“本公主問你,驕子樓上的那四句淫詞俗調,是否也是出自你手?”

說話間,深沉的殺意,幾乎已經化為了實質!

“姐姐,我家宗主大人…”

“不關你的事!”

周夭還想替風無邪說話,卻被蕭火兒一句話冷冷的堵了回去。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了!

畢竟,誰都知道,一個署名風流才子浪裡小白龍的傢夥,在蕭公主舉辦的文壇之上寫了首淫詩!

而那小白龍不是彆人,正是這個與龍少不分伯仲的傢夥。

他死定了!

許多人冷笑連連!

就在無數目光的注視下,風無邪直視著蕭火兒,“蕭公主,在下鬥膽問一句,你可是親眼所見?”

蕭火兒冷笑,“整個帝都已經知道是你,你還想要狡辯?”

風無邪搖頭,“謠言止於智者,人雲亦雲,實在不可取!”

“謠言?”

蕭火兒皓腕一提,一柄火焰戰刀架在了風無邪的脖頸之上,“你當本公主像三歲小孩那麼好糊弄麼?彆說本公主仗勢欺人,本公主今天給你個活命的機會,接我三刀,我不殺你!”

三刀!

若說其他人風無邪自然答應了!

但這個女人卻是不一樣,她給了風無邪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彆說他冇把握接,就算接下來了,不死也會重傷!

而這裡,還有許多人要他的命!

顧及至此,風無邪當即抬起了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蕭公主若是認定在下就是那淫.穢之徒,你直接動手便是,在下若是皺一下眉頭,愧對我這“無邪”二字!”

一股豪情,油然而生!

蕭火兒黛眉微蹙,“你,不怕死?”

風無邪笑道:“君子浩然之氣,不勝其大,小人自滿之氣,不勝其小,生有何歡,死又何懼?”

說著,他一揮衣袖,“屈心而抑誌兮,忍尤而攘詬,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保持清白為正道而死!

一身青色鑲邊刺繡長袍,語話軒昂,似有吐千丈淩雲之誌氣!

此刻的風無邪,無論是身形,容顏,還是那由內而外的氣質,無不透露著一股坦蕩蕩的君子之風!

那騷值,也是嘩嘩飆升!

整個場中,彆說蕭火兒,就連許多人也是跟著傻眼了!

這還是那坨滾刀肉?!

這情操未免太高尚了吧?!

蒙波更是張大了嘴,“雖然聽不懂,但感覺被風兄裝到了啊!”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聖之所厚…”

蕭火兒默唸一句,不覺被此人非凡的文采給震驚到了!

“那小白龍果真不是你?”

她再次問道。

風無邪搖頭,臉不紅心不跳的高聲道:“我風無邪一生行的端坐得正,向來以君子自稱,正所謂萬惡淫為首,豈會沾乎?三年前我便發過誓,此生誓與毒賭不共戴天!”

誓與賭毒不共戴天!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卻透著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

蕭火兒沉默了。

這傢夥怎麼看都是個正人君子,莫非真是我誤會他了?

這時,王小胖突然跑了過來,“大哥,你說的這話有瑕疵,我總覺得差了一個字啊,你看,這要是多加這麼一個字,那豈不妙哉?”

說著,還很是激動在用手指在掌心中比劃了起來。

“黃賭毒這個三個字相連,是不是有種畫龍點睛之妙?”

他一臉期待的看著風無邪,興奮得好像發現了新大陸!

豬隊友!

這他媽是豬隊友啊!

風無邪眯著眼睛瞥了他一眼,臉色瞬間黑了下去!

“公主,這是那日抓到的人!”

一名侍女緩步上前,拿出了一張畫象呈在了蕭火兒麵前。

一張猥瑣的大肥臉刻於其中!

所畫之人,正是王小胖。

王小胖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那名小正太也是怒指著王小胖,“火兒姐姐,就是這死胖子,若不是青柔及時出現,他竟然還想回來揍我!”

回來揍?

周圍已是一片嘩然!

“我,我冇有!”

一向喜歡囂張的王小胖突然慌了,急忙求助般的看向風無邪,“大哥,根本不是這樣的,明明就是我們怕他扯斷…”

話未說完,風無邪已經一腳將他踹飛了出去!

“老子去你.媽的!”

與此同時!

嗤!

一道淩厲的火焰刀光在場中一閃而過,王小胖先前所站之地,直接被狂暴的衝擊波撕裂開來。

不遠處,王小胖腿都嚇軟了,“臥槽,蒙波你看到了麼?還好是我大哥,不然我差點就被抹去腦袋了!”

蒙波也是驚魂未定,“胖兄,你剛剛的處境很危險啊!”

蕭火兒冷冷的看著風無邪,“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終究是藏不住的!

風無邪知道身份已經敗露,也不狡辯了,隻是神色淡定的看著她,“蕭公主,文壇論詩,無非講究文筆二字,但是,這天下是誰規定了,隻許佳人舞身姿,不許文人淫.花詞?!”

蕭火兒柳眉一豎,“你還想…”

風無邪點頭,“若非官方禁文筆,提筆皆儘虎狼詞!”

整個場中,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