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些黑煞宗的狗雜碎,雷霆殿是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茂密的深山老林中。

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怒吼一聲,腳踏紫光玄氣,肉身撕裂周遭的空氣,朝著前方瘋狂逃躥。

而在那身後,卻有一道黑色的影子快如奔雷的疾掠而出,手中的長劍劃過一縷寒光,劈斬而下。

如此驚人的出手速度,赫然是八重玄武境以上的武者!

唰!

一顆血淋淋的頭顱飆升而起,無數道金色的光輝從那眉心中散發,從而進入了後者的神魂之中。

這是個看上去略微有些青澀的少年,身穿蛟龍長袍,臉龐削瘦,令他的氣質顯得有些陰冷。

其他追趕而來的黑袍少年,看到地麵的無頭死屍,一臉期待的望著他,道:“王雨師兄,不知這次的收穫怎麼樣?”

少年閉著眼睛,頗為享受的長舒了一口氣,笑道:“真不愧是雷霆殿的傢夥,這次的收穫不小,足足有七百多道聖徽。”

怎麼多?

眾弟子表情震撼。

卻在這時,一道怪異的聲音響起。

“我不信,除非你拿給我看。”

眾多少年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猛的回頭,便看一名戴著麵具的白衣少年,不知何時站在他們的身後。

那肩上,還站著一隻詭異小猴,一臉神氣的望著他們。

風無邪叼著根雜草,扛著一柄帶血的黑槍,伸出手,笑眯眯暗示的道:“空口無憑,眼見為實,拿出來證明證明唄。”

王雨微微愣了愣,但感受到對方隻有二重玄武境的實力以後,當即便勃然大怒的道:“關你屁事!”

他提著劍便要衝去。

一名少年攔住他,興奮的道:“王師兄,這個給我。”

“快點解決。”

王雨揮揮手,淡淡的道:“我們還要去獵殺其他人,隻要我擁有五萬聖徽,剩下的便會給你們平分!”

“謝謝王師兄恩賜!”

聞言,少年大喜,腳步一踏,地麵崩裂開來,而他則是藉助這股反彈之力,手持利劍的朝著風無邪攪殺而去。

磅礴的劍氣纏繞劍身,宛如雷光般劃破虛空,刹那間便顯得無比的凶悍。

風無邪吐掉手中的雜草,眼神中掠過一絲冷冽之色。

他猛然催動天府,在其身軀表麵,忽然有著劇烈的金色玄氣呼嘯而出,光芒璀璨,熾熱而洶湧。

那霸道的氣勢和力量蔓延間,瞬間將地麵撕出一道痕跡。

“小子,去死吧!”

少年獰笑。

“就憑你?”

風無邪冷笑一聲,五指握成拳頭,裹著金色的玄氣,猶如黃金澆鑄造般,竟然反手朝著那炫目的劍光抓去。

眾弟子瞧見少年竟然要用手掌接劍,臉上浮掠出森然冷笑。

呂偉本身便是三重玄武境,這一劍的力量不說能夠開山裂地,但是足夠劈開一座巨大的石門。

一名二重玄武境的武者,什麼時候竟然都變得那麼狂妄自大了?

就在他們嗤之以鼻時,風無邪的手掌探出,一把抓住對方手中的劍,掌心與鋒銳的長劍不斷的摩擦著,噴射出刺耳的火花之音。

嗤嗤嗤。

就連那氣勢,也被抵擋下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

那出手的少年更是驚愕,抬起頭,望著風無邪穿著的服飾,失聲道:“你不會是靈雪宗之人,你…到底是誰?”

“啊?!”

風無邪也是有些愣,好奇的道:“你們冇宗主冇告訴你們,靈雪宗有個帥哥非殺不可麼?”

“你……你是風無邪!”

少年忽然道。

“猜對了,可惜有點晚了。”

風無邪森然一笑,快速抽下肩上的長槍,霸道淩厲的金色玄氣覆蓋著槍身,顯然在這個時候已經催動到極致。

他舉起長槍,風馳電掣間,猛然朝著此人暴刺而出。

嗤拉。

少年的頭顱被洞穿。

“三十道聖徽,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混的,這也太不合格了。”

風無邪搖頭歎息一聲,手臂一抖,熾熱狂暴的波動順著槍身滾蕩而去,直接炸裂了對方的腦袋!

而後又單手負槍,一雙冰冷的眸子,緩緩掃蕩著其他人。

“一起上!”

王雨看到此幕,臉龐中的輕浮之意已經收起,眼眸中有著一絲恐懼,大手一揮,怒喝道:“給我殺了他!”

唰!

七八人紛紛騰空而起,雄混的玄氣紛紛在此刻爆發而出。

而其身軀,則是化為一道道殘影,快速朝著風無邪的方向暴射而出,震盪虛空,氣勢凶悍。

王雨下達攻擊的命令以後,卻是緩緩的後退,想到什麼,腳步一點,宛如流光,頭也不回的朝著遠方疾掠而去。

這傢夥的實力儘管不及那些頂尖天驕,但憑藉剛剛的能力,最起碼在玄武境中也屬於頂尖層次!

那一劍,就連他都不敢這樣接!

識時務者為俊傑,自己是要去大羅聖宗修煉的人,以後前途無量,可不能就這樣死在這裡。

“想跑?”

風無邪望了他一眼,嘴角翹起,既而望著撲殺而來的眾人。

還是先解決這些傢夥!

先不說自己的聖徽排名太過落後,就算是為了靈雪宗的弟子安危,這些傢夥他也非殺不可!

多殺一人,他們便多分保障。

既然仇恨已經提前結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就讓這荒古秘境,徹底淪為所有黑煞宗弟子的葬身之地!

到時候,不知黑蛟看到這種情景,表情又會如何的精彩?

風無邪的渾身的氣勢冷咧如刀,修長的身軀泛著劇烈的金色玄氣,那抹身影,陡然暴射而出。

唰!

數個呼吸間,便來到了所有人的前方,那被他一字排開的長槍,纏繞著金色玄氣,閃爍著森森寒芒。

“受死!”

一名少年雙手握刀斬下,頓時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氣浪。

“嗓門大可救不了你!”

風無邪冇有絲毫的畏懼,手中的長槍震動之下,便是攜著恐怖的氣勢,朝著那柄長刀正麵迎去。

鐺!

刀槍硬撼,爆發出金鐵之聲,火花四濺,玄氣造成的漣漪波動,擴散而出,震盪著周圍的空氣。

那少年的虎口震得發麻,吐出一口鮮血以後,如受重創,身體朝後仰去。

風無邪猛然一刺,金色的光芒順著槍尖暴射而出,以一種刁鑽狠辣的角度,奔向他的咽喉!

嗤拉。

一聲響動,他那被貫穿的喉嚨,噴出煙花般絢麗的鮮血。

風無邪微微一笑,“還不錯,九十六道聖徽。”

就在這時,數道淩厲剛猛刀劍呼嘯而至,這其中的每道攻擊,醞釀了許久,所以顯得異常的強悍!

不過就在即將擊中時,風無邪舉起槍朝著空中一揮。

那異常鋒銳的槍尖,形成了一縷詭異的金線,宛如筆畫一般,快速從每個人的兵器中劃過。

鐺鐺擋。

無數兵器交接,一股雄混的力量,突然從交手處爆發出來。

黑煞宗的弟子皆被逼退出去,每個人的臉色變幻不定。

“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快走!”

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剛欲逃跑,可是已經為時已晚。

“玄技,大金槍芒!”

風無邪大喝一聲,連續朝著空中刺出數百來槍,隻見得那漫天的槍影,猛的分散開來,化為無數金色光線,猶如利刃一般,鋪天蓋地的射出。

唰!

唰!

所有人都被刺成了篩子,慘叫聲都未發出,身軀便落到地麵,渾身滿是觸目驚心的窟窿眼。

一縷縷金光破空而出,並且在此刻飛速進入風無邪的眉心中。

“三百九十道聖徽!”

如此算來,再加上自己先前所得,差不多便有兩千聖徽了。

風無邪咂咂嘴,望了一眼先前的那個傢夥消失的方向,那身影淩空躍起,化為一道金色長虹迅速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