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高大的古碑之上,三十六名法則變的強者同樣是注意到底下的情景。

“我們的目標是什麼?”

隻見一道人影飛在高空中大喝,而剩下的所有弟子猶如打了雞血似的,眼神中燃燒著熊熊鬥誌。

“第一名!”

所有人發出整齊的暴喝,聲如裂襟,響徹天地。

“嘶……”

一名天王變的強者抽了一口氣,不禁感到腦袋微微發懵,指著下方,不解的道:“你們……誰來告訴我,這個勢力哪裡來的底氣?”

眾多強者搖搖頭。

那名氣質獨特清冷男子微微皺眉,忽然若有所思的道:“這個勢力倒是有兩個好苗子,除了那半妖女娃,還有個風靈之體!”

“可惜了,一個未曾覺醒血脈,一個年齡尚幼,修煉時間過短。”

“噫?”

說話間,他輕疑一聲,道:“那半妖女娃的天府內,竟然放置著一隻尋寶鼠,這下想不獲得機緣都難啊。”

聞言,眾多強者浩瀚的神魂籠罩而至,皆是發現了這尋寶鼠的存在,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小女娃說不定可以在秘境中覺醒血脈,還真讓人有點期待呢。”

“是啊,半妖血脈者,通常可以與靈智完善的妖獸.交流。”

“而這妖獸偏偏又是尋寶鼠,擁有預知危險和尋找天材地寶的能力,兩者協作,無疑是天作之合!”

諸多強者之所以這樣說,便是因為這秘境之中無人踏足。

這裡麵蘊藏的天材地寶,可是遠比妖獸深淵的還要多!

他們都很好奇。

這靈雪宗的女娃子是什麼半妖!

屠清卻是發現了什麼,笑道:“你們還彆說,這些那男弟子的肉身還修煉得不錯,若是保持這股勁頭,或許有機會進入這次會武的前十五名!”

“這………好像是一道功法。”有強者眼尖,發出輕微的驚歎。

一名老者咂咂嘴,彷彿已經提前預料到什麼,摸著鬍鬚,笑道:“看這些弟子的架勢,想要他們交出聖徽,恐怕是件頗為困難的事,這下有好戲看了。”

那美麗女子微微思考一會,在旁沉聲道:“這屆的好苗子遠勝以前,黑煞宗這第一名的位置貌似有點動搖了。”

“……”

唰!

就在他們交談間。

靈雪宗的數萬名弟子疾步如飛,撞在了那秘境的薄霧之中,隻有那第一名的迴音,還在悠揚的迴轉著。

風無邪也是射入那迷霧之中,剛接觸那無形的陣法結界,隻覺得一股蠻橫的撕扯之力傳來,周圍的空間不停的變化,讓人無法穩住身形。

而他也感覺自己的神魂中多了一道東西,那是一道光紋,猶如筆痕般豎著,散發著耀眼的金色光澤。

似乎已經與自己融為一體,完全可以依靠心念來操控。

這就是聖徽麼?

風無邪喃喃自語。

這與他所想象的有些不一樣。

他原本以為那聖徽是個實物,卻冇想到,這竟是個印記般的東西。

時間不知過了許久,那股波動感終於在此刻消失,而他的身體也是重重的被拋甩出去,砸了個狗啃泥。

他剛剛爬起來朝著周圍望了一眼,整個人忽然便怔住了。

這裡與外界完全不一樣!

日月彷彿被拉近。

百丈左右的古木矗立蒼天,勁枝猶如虯龍,各種龐大的妖獸橫行其間,凶悍恐怖的氣息四處瀰漫。

這裡彷彿一個古老的天地,卻更像是洪荒的時代降臨!

那空氣中籠罩著荒古的氣息,透著一股蕭瑟的肅殺之意。

就在風無邪為此震撼時,腦海中忽然響起騷王係統的聲音。

【叮,恭喜宿主進入荒古秘境,騷王迴歸,再戰疆場!】

【叮,牛要繩子牽,憨批騷王帶,騷王係統將為宿主收索方圓三十裡左右的造化和機緣!】

憨批?

風無邪微微一怔,臉色一怒,剛要破口大罵,那眼神忽然便亮了起來,“嘿嘿,騷王,機緣造化往哪裡走啊?”

【亂走!】

亂走?

風無邪一驚。

【三十裡之內,目前未曾發現機緣造化,所以宿主儘管亂走,係統將會自動搜尋,若有發現,即會通知!】

唔。

風無邪輕呼一聲,不由得為此豎起拇指,感歎不已。

“又高又騷啊!”

這既可以獵殺彆人奪得聖徽,又可以尋找這些造化機緣,還有可能和其他分散的靈雪宗弟子進行會和。

看似亂走,實則一石三鳥!

“孃親,可以出來了麼?”

就在這時,他又聽到了一道聲音,遂催動天府,將那小金猴放了出來,並且將其拿到自己的肩上。

而他速度的騰空而起,鎖定一個方向,身形猛的暴射而出。

……

外界。

血色的霧氣飄動,空氣中充滿了刺鼻的腥味,一柄戰旗猶如血染似的,飄蕩在這天宇之下。

猩紅的戰旗映襯著滿目瘡痍的大地,無形間,傳來一股緊張之感。

剩下的三百多個勢力之人都已經依次進入其中,原本人聲鼎沸的天地,忽然在此刻安靜了下許多。

三千多名各方勢力的長輩,此刻都是微微抬著頭,眼神微凝,密切注視著戰旗之中的變化。

因為那上麵有著他們勢力的名字,還有這次比試的排名!

到底是一飛沖天?

還是原地滅門。

同樣,儘在這次會武!

而在那遠處,已是人馬肅立,旌旗獵獵,倚仗擺開,數千禁衛軍身披重甲,手持長槍而立。

一道道穿著華貴的身影,紛紛將目光放在那戰旗之中。

身邊的鷹隼每過一天,便會飛向大千帝國之中,同時將會武的排名,儘量以最快的方式傳到每個角落。

這次會武,備受矚目!

“秘境三個月,外界三個星期,爾等在此處等會武結束吧!”

那虛空的古碑上,一名強者聲若洪鐘的宣佈以後,轉身微微拱手,尊敬望著那空中假寐中的白髮老者。

“陣皇,如今忘川帝國的大千會武已開始,還請陣皇打開虛空通道,我也好挑些好苗子進入聖宗。”

白髮老者微微點頭,指尖朝著虛空輕輕一點,異像的神光在空中流轉,射入了那遙遙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