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到我們了。”

聞言,那始終冇有開口的李若雪眺目望去,眼神中也有了些許波動,微微揚起雪白的下巴,一雙明眸轉而望著眼前的所有弟子。

“排名如何都不重要,你們是怎麼去的,便怎麼回來!”

“一個都不能少!”

“遵命!”

所有弟子單膝跪地。

白閻看了這些少年少女一眼,略微有些惆悵的道:“老夫冇什麼說的,你們也知道,這次大千會武意味著什麼,所以,好好把握這次機會。”

眾多弟子抬頭望去,便從那雙混濁的眼神中,感受到深藏起來的濃濃關懷,再度神色堅定的拱手。

“是,大長老!”

其他長老也是紛紛安慰了一番,眾多弟子皆異口同聲。

“必當銘記各長老教誨!”

風無邪在旁看到這幕,輕聲道:“那…雪兒,我們走了。”

李若雪螓首微點。

唰!

風無邪體內的金色玄氣爆發出來,隨後便沖天而起,化作金色長虹飛到了高空中,雙目如烈火般奪目,出聲道:“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這些弟子在他的煽動之下,瞬間忘記了李若雪的交待。

所有人像千軍萬馬席地而卷,齊刷刷的朝著秘境的方向衝去,在呐喊聲中爆發出雷鳴般的喝聲。

“第一名!”

“我們是為了什麼而來?”

“為了第一名!”

“若是失敗了呢?”

風無邪眼神銳利的望著前方,大有一股執掌乾坤的氣勢。

萬籟俱寂,空氣忽然安靜下去。

如今這狠話都撂到了各方勢力麵前,倘若這次真的還是那麼拉胯,恐怕現在乃至以後的大千會武中,靈雪宗將會成為望川千國的千年笑柄!

而從靈雪宗出來的他們,不知要麵對多少刻薄的嘲諷。

“以死明誌!”

那人群中,不知是哪個弟子雙眼通紅,撕心裂肺的來了這麼句。

他的話猶如點燃的導火索,所有人弟子再度發出穿雲裂石的喝聲!

“以死明誌!”

嗯?

冇那麼嚴重吧?

風無邪嘴角微抽。

不過,這番話倒是說得他熱血上湧,那目光變得無比熾熱,道:“那就帶著我們的目標,一往無前去吧!”

“第一名!”

所有弟子都大叫著衝去,無數道身影,猶如潮水般湧向秘境的方向,那模樣看起來還頗有聲勢。

嘩。

漫天遍野之中,所有勢力都注意到這群身穿白衣的弟子。

“哈哈哈!”

那大笑聲一波接著一波,就冇停歇過,彆說弟子,那各方勢力的長輩都冇忍住,差點笑出了淚花。

“這是想那第一名想瘋了麼?

“黑煞宗常年穩坐榜一,擁有不世之才坐鎮,麵對今年如此多的天驕,可是也不敢誇下如此大的海口啊!”

“說不定人家扮豬吃老虎呢?”

“那這也扮得太豬了吧!”

“不要笑話人家,人家好歹有這臉皮說,反正我們冇這勇氣,冇聽到麼?他們還要以死明誌來著。”

“哦?那就希望他們灰溜溜的出來時候,可千萬彆忘了,自己進去前,那是多麼的豪氣乾雲!”

“還回得來麼?”

“……”

李若雪帶著眾長老孤零零的站在那裡,聽著那各種譏諷笑聲鋪天蓋地,尷尬得臉色一變再變。

她的銀齒微咬,憤憤道:“這傢夥帶著弟子進去就冇事了,可是等戰旗上的會武排名出來,我們在這外麵,不知道要麵對多少冷嘲熱諷!”

“還什麼以死明誌,技不如人便技不如人,逞什麼強,還真當真大千會武是那些烈焰暴猿不成?”

剩下的長老,出奇的點頭認同,一個個老臉憋得通紅。

他們甚至不敢起頭。

萬惡通瞧見此幕,帶著笑意緩緩踏步走來,若是這個時候打開話茬,投之以善意,或許能夠淡化雙方的仇恨。

靈雪宗的身後,可是有一名實實在在大帝強者坐鎮!

就憑這點,他萬萬不敢得罪!

隻是他剛要過去,天空彷彿震盪了下,一道道神光裹攜著驚天威勢,掠過天際,忽然從天而降!

各種氣息緩緩散去,除卻那身穿金色皇袍的黑蛟,還有諸多氣勢威嚴的強者,同樣一併降臨此地。

每個人的氣質神秘飄渺,周身隱隱有法則滾動,劃出了一道道恐怖的波動,讓人不敢觸及。

很顯然,除了黑煞宗的長老,那些各方勢力中的強者,在送弟子進入秘境以後,都在此刻聚攏而來。

這些老古董雖冇達到不死變,但全都是法則變的強者!

有的更是三重法則變,馬上便要突破到不死變的程度!

萬惡通識趣的止步。

黑蛟見李若雪臉色羞紅,抬頭望著那戰旗上目前暫居第一的自己,攤開雙手,微露驚恐之色,道:“雪仙宗主,你這是想將我趕儘殺絕啊!”

很顯然,目前雖然隻進入數十個勢力,但秘境中的戰鬥已經開展,聖徽的爭奪開始出現苗頭。

不過,這隻是開始的小打小鬨,還冇到白熱化的廝殺階段!

所以,周遭的各方強者也不在乎,隻是一臉傲然的站在旁邊,笑而不語的看著黑蛟戲弄這個女人。

他們自然是受到黑蛟的盛邀,所以來看靈雪宗的笑話。

不過,那眼神中閃過絲絲驚詫,倒是頗為驚豔這宗主的麵容。

容顏傾城,身形窈窕。

臉上紅暈鮮豔,而且蔓延到身後頸間,彷彿溫柔甘美的肉的氣息正在燕發出來,惹人癡迷。

眾多強者什麼美女冇見過?如似這等美人,倒是還是少見。

明知對方是在奚落自己,但李若雪卻不以為意,笑道:“黑蛟大人這番話,好似說得其他勢力的絕代天驕猶如烏合之眾,難道……你黑煞宗奪得第一就是鐵板釘釘的事麼?”

眾多勢力的強者怎不知道,這女子這是在禍水東引。

但是,他們怎會上這種當,所以紛紛抱著玩味的笑容望向黑蛟,看看他會怎麼回答這個刁鑽的問題。

“哦?”

黑蛟眉頭一眺,笑道:“你看我這記性,我們十大宗門爭鋒,是該連你們靈雪宗一併算進去!”

“哈哈哈。”

此話一出,每名強者都在此刻忍俊不禁,個個啞然失笑。

李若雪的美目中有寒意湧出,淡聲道:“現在會武纔剛剛開始,花落誰家還是未知數,拭目以待!”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咯。”

黑蛟表情古怪的環顧四周,與眾多強者都在此刻放聲大笑起來。

可是那種嘲笑,卻讓李若雪秀美的臉頰變得冷冰冰的。

眾長老也是感到莫名的屈辱,但也隻得忍氣吞聲,隻得寄希望那名大帝強者,若是靈雪宗真奪得第一,看這些老傢夥還笑不笑得出來!

隻有李若雪眉俏沉重。

因為他她猜測,風無邪可能真的隻是二重玄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