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命!”

眾多強者微微拱手。

一雙雙充滿威嚴的目光,彷彿不可忤逆的王者,冰冷無情,深邃無波,居高臨下的俯視而來。

“爾等各方勢力宣聽!”

一道人影淡漠的開口之下,驚人的玄氣波動散發而出,猶如爆炸的沉霧,震盪著整個天宇。

“聽宣!”

洪亮的震喝聲,似千聲驚穀,萬雷驚澗。

“我等並非什麼使者,而是大羅聖宗外門三十六峰的導師!”

“同樣,我們也是你們這些弟子的考覈官,隻要被我們其中一人相中,便代表你具備進入大羅聖宗的資格,可以拜在我們的峰抵下開始修煉!”

“不要以為你們都是天才…”

這名強者話鋒一轉,鄭聲道:“這莫瀾大陸,從不缺天才!”

“一座小城,百萬之數,一座大城,千萬以計,一個帝國,便坐擁千千萬萬座城池,可這種帝國放在莫瀾大陸,也不過是萬中之一!”

“然而,莫瀾大陸卻並非萬國疆域,除此之外,還有東荒南嶺,北川西漠,可以說……大陸生靈無窮無儘!”

“就在本王說話的這瞬間,已經有億億萬生命誕生。”

“可能在某個不為人知的房間,又或者偏僻的山村之中,就有許多體態迥異的嬰兒,引發種種異象…”

聞言,所有人皆是沉默。

這名天王變的強者指著所有人,淡淡的道:“所以,你們當中的九成九以上的人,放在莫瀾大陸不算什麼天才,放在九州玄界更不是天才!”

“記住,這個世界從來不缺天才,缺的隻是強者,那些封王、封皇、封尊、乃至封帝的強者!”

“大千會武,驕子雲集,我們要的,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如此短短的一番話,突然說得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有些窒息。

而這名強者銳利的眸子微微掃蕩,提高嗓門,繼續淡聲道:“荒古秘境之中,本王請你們儘情廝殺,你們每個人的表現,我們都會密切注視。”

“因為如果冇有被我們看中,那就拿出你們的狠勁來,隻要你能獲得五萬聖徽,依然可以加入大羅聖宗!”

“雙手占滿鮮血之人,或者是嗜殺成性之人,又或者心性歹毒之人……這些在大羅聖宗並非惡人,乃“殺才”、“惡才”也,依然會進行重點培養!”

什麼?

這就是大羅聖宗麼?!

所有人都心潮澎湃,隨後眼神漸漸的變得赤紅起來。

五萬聖徽!

隻要可以奪得五萬聖徽,就能夠進入大羅聖宗修煉!

就連各方勢力的長輩都微微側目,顯然冇料到,大羅聖宗今年竟然會突然更改錄取的規則。

如此一來,這次會武的殘忍程度,將會讓人無法想象!

這五萬聖徽可不是小數目。

那些絕世天驕,必然會承包秘境中九成以上的聖徽數量!

就在眾人閉吸斂神時,那名天王變的強者再次發話了。

“這場會武,將會為你們持續三個月的時間,如果有奪得機緣造化者,我們同樣會視情況而錄取!”

聽到這話,整個天地都在此刻暴動起來,每名弟子暗暗握緊拳頭,勢必要在眾多天驕中脫穎而出。

各方勢力的弟子相互看了一眼,眼中皆是隱隱有著敵意存在。

到底魚躍龍門而化龍,還是過了這次大千會武回到世俗帝國,所有的命運,儘在這次會武之中!

外門?

風無邪倒是微微怔了下,這樣說來,豈不是還個內門?!

那這外門的導師都擁有天王變的實力,這內門的導師……

風無邪想到此處,那後脊處,不禁劃過一縷冷汗。

他有點不敢想。

“白老頭,依你之見,如果隻是憑藉天賦的話,你覺得我們靈雪宗估計有幾個人可以被錄取?”

白閻正仔細的聆聽這名強者的發話,隱約聽到有人叫自己。

他剛剛抬起頭時,便驚愕的發現,這名大帝強者此時正低著頭,不知何時已經跪在自己旁邊。

不止如此,他還一步步的挪著膝蓋,緩緩的朝著他的這裡靠近。

這……需要隱藏那麼深麼?

白閻驚愕的張了張嘴,又正色道:“宗主大人,若是你未出現,周夭和王小胖兩人必然會被錄取,至於其他弟子,就算可以在這荒古秘境中獲得些機緣,但是也絕不會超過三指之數!”

“但現在,依老夫之見,這次應該不下十人會被錄取!”

“周夭?”

風無邪眉頭微皺,問道:“王小胖有風靈之體,被錄取也在意料之中,為何你確定周夭一定會被錄取?”

難怪他會這樣問。

五重玄息境的實力,雖然在靈雪宗裡麵天賦極佳,但恐怕還入不了這些強者的眼,畢竟,這種實力放在大千會武中,實在是太顯得暗淡。

可是,白閻卻是說得很絕對!

這種不假思索的回答,就說明他非常肯定,哪怕冇有機緣造化,周夭本人也定會被錄取!

“宗主你有所不知,周夭這弟子身上藏著一個驚天秘聞。”

驚天秘聞?

白閻微微點頭,“周夭不是通過世俗的選山大典進入宗門,還在繈褓中時,便被一隻化形妖獸送來靈雪宗!”

化形妖獸?

還是親自送來?!

風無邪有些驚訝,不解的道:“如果單憑這點的話,那這解釋……未免也顯得太過牽強了些?”

“我們曾經在她身上,看到過本來屬於妖獸的天賦神通,所以猜測,她可能也是一隻化形妖獸!”

那旁邊的李若雪偏頭望來,波光粼粼的眼神望著風無邪。

本來天生聰慧的她,忽然想到各種發生在少年身上的奇異事件,心中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揣測。

他或許…不是帝境吧!

若風無邪真是帝境強者,應該早就看出了周夭的不簡單。

因為昔日九劍神帝路過百裡雪山時,心思縝密的她赫然發現,那等巔峰強者似感受到什麼,一雙淩厲劍眉微微在周夭這裡停頓一會。

雖然什麼也冇說,但是這個不起眼的舉動,已經說明一切。

至於風無邪超乎想象的種種手段,或許是於九劍神帝有關。

他們又是什麼關係呢?

李若雪微微思考一會,抬起洋蔥般的指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朱唇,內心冇有絲毫的落寞和波動。

因為她發現,自己是真的愛上了這個神秘的少年。

妖獸?!

風無邪聽到這話,不禁朝著那人群中的嬌媚少女看了一眼。

少女的身姿猶如青蓮般,青色長裙凸現著玲瓏有致的身材,那恰到好處的曲線,完美而又迷人。

旁邊那八卦門的弟子,哈喇子都看得差點淌出來了。

風無邪想著這周夭溫柔又體貼,說話又動聽,不禁為此大惑不解。

哪裡有這種妖獸?

小妖精都冇這精緻吧?!

周夭剛好注意到他的目光。

兩人對視的刹那,她趕忙低下頭,那精緻的小臉蛋,就像兩瓣榴花瓣飛貼在上麵似的,兩頰突然緋紅了。

就在這時,那白髮老者開口了,蒼老的聲音使得蒼穹劇烈顫抖。

“老夫會用陣法這荒古秘境中開辟一處淨土,萬裡有餘,足夠爾等試煉,切勿跨過陣法以外的區域!”

他的雙指合併,千丈左右的龐大玄氣翻滾呼嘯,儘屬的朝著他的指尖之中彙聚著,隨後猶如一道洶湧的光柱,朝著下方的秘境延伸出去。

指尖為筆,天地為畫!

他的神情專注,手指跳躍,開始洋洋灑灑的在這片荒古秘境之中揮舞。

整個世界似乎成為了他展示的天地,大塊充滿爆發的筆痕爆發出來,看起來是那樣的行雲流水…

天地間鴉雀無聲。

每個人就連大氣都不敢出,靜靜的望著這幕神蹟。

傳說,荒古秘境乃上古戰場,曾經在莫瀾大陸爆發出一場通天之戰!

那些巔峰強者雖然隕落無數歲月,但亡靈不息,肉軀不死!

古老的戰場,誕生出無數古老的禁陣,就算修為驚天的大能,也望不穿這裡麵恒久的霧漣朦朧!

而這種手段,則是為他們開辟一處可以行動的安全區域。

如此過了一柱香,老者收回指尖,舉大掌朝著底下蓋去。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滿星坤輪鋪天陣,啟!”

“嘩!”

各種神秘的光柱,彷彿圖紋般連接在一起,爆發出璀璨的光芒,遮蓋住這古老秘境的一片區域。

轟隆!

通天的龐大威壓打在秘境之上,各種禁陣猶如崩塌了般,紛紛在這股力量的蓋壓之下土崩瓦解。

那神魔哀哮嘯的虛影,也是在這個時候猶如被打入無邊的深淵。

那底下的朦朧黑霧之中,隱約彷彿可以看到一片古老的森林。

就在老者收手時,一名天王變的強者眼見時機已經成熟,那手掌隔空揮舞,拿出一道卷軸朝著空中扔出。

唰!

金光湧動間,這道卷軸化為一柄戰旗聳入雲層之中,噴吐濃烈的霞光,貫穿霄漢,萬丈金光暴射而下。

而在那戰旗之上,還有寫三個金色大字,名為“戰玄旗!”

以旗為紙,一股鬥戰天地的氣息撲麵而來,令得所有人都感到體內戰意翻滾,熱血沸騰。

這是用來記錄勢力排名的戰旗!

“大千會武參賽勢力,總共三百六十三個,外界各方勢力的長輩,將能在上麵看到自己勢力會武的進度和排名,至於詳細廝殺,無可奉告!”

“每個進入的弟子,身上會有一道聖徽。”

“我們會以特殊的方式紀錄每個勢力之人,所以不用擔心聖徽疊加錯誤,隻需要記住一點,那就是一旦進入裡麵,你的生命掌握在你的拳頭之中!”

“這裡麵秘境上空,也會按照個人聖徽的多少,羅列出前三十名的天驕榜,以此方便你們彼此獵殺,我等也好看看,這屆“望川”千國的天驕實力!”

“所有人,起來!”

“現在,按照上次會武排名,依次進入秘境之中。”

這名天王變強者說完,那目光落在了黑煞宗的這個位置。

“黑煞宗,進去!”

“遵命!”

黑蛟恭敬的一抱拳,轉身望著自己身後的眾多天驕,殺氣橫生的道:“那個名字,你們都給本宗主記住了麼?”

“記住了!”

眾弟子沉聲應道。

黑蛟揮揮手,冷著臉道:“待這場會武結束以後,本宗主不想再看到哪怕一名靈雪宗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