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翻滾,鬆滔陣陣。

那奇峰絕壁之上,坐落著一座座氣勢威嚴的蛟龍大殿。

無數少年少女聚集在一起,每個人都身穿蛟龍長袍,神態冰冷,目光桀驁,隱隱有跋扈之相。

而那最前方的男子身著金袍,頭戴金冠,身形魁梧,凶狠的眼神裡透著一股睥睨天下之意。

此人,便是千國之內的第一強者,達到玄地境不死變的黑蛟!

就連跟著他的數十名中年皆是不凡,身披金衣,不怒自威,身上自有股凶悍的氣勢散發而出。

黑蛟淡淡掃過眼前的弟子,隨後目光停在了一名少年這裡,臉龐上終於露出了絲絲笑意。

“天都…”

他喊道。

這是一名身形高大的少年,身披明黃色長袍,黑髮如夜,眉蘊神光,已經具備王者之勢!

聞言,少年立即恭敬抱拳,旋即神色傲然的緩緩踏步而出。

整個人猶如下山之猛虎,每走一步,氣勢磅礴,渾身流動著金色的霞瑞,散發著崩天裂地的霸道力量!

隻見他走出人群以後,豁然轉身望著這所有弟子,金瞳裡透著一抹銳利,語氣裡有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大千會武時,我宇文天都,將帶領你們一往無前,掃蕩各方勢力,拿到大千會武的魁首!”

“同時,為挽我黑煞宗顏麵,此行,必將殺儘靈雪宗之人!”

少年的聲音並不大,卻是有如洪鐘般響亮的迴盪在天地間。

“殺儘靈雪宗,奪會武第一!”

數十萬名弟子紛紛沉喝,那霸道的聲音久久縈繞不散。

“師尊。”

宇文天都轉身拱手。

“前往荒古秘境吧!”

黑蛟淡淡的揮揮手,目光眺望遠方,嘴角扯著一抹譏諷的笑容。

“宗主,那兩人?”

一名長老詢問道。

“暫時就先關入火域之中,本宗主倒要看看,李若雪如此不識好歹,她究竟拿什麼與我鬥!”

……

黑山崖口,黑霧沉沉。

一座座鋼鐵般的建築,如巍峨的巨獸般排山倒海的佈列著,那漆黑的鐵皮,給人一種沉厚之感。

戰傀宗!

弟子隻有千餘人,但每個人都是身份高貴,地位顯赫的鑄器師!

此時,他們的腰間插著一柄三角小旗,旗幟上繪畫著各種詭異圖案,線路複雜,晦澀難懂。

而他們身後則是無儘的黑甲兵,數十丈巍峨,人臉獸身,三頭六臂,手握各種巨大的刀槍劍戟。

渾身黑氣滾滾,直通雲霄,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儘顯壓迫之感!

那冰冷的鋼鐵氣息,在安靜的天地間蟄伏時,彷彿大軍壓境般,宣泄著無聲的蕭瑟和緊張。

“黑鋼,你的戰傀呢?”

一名皮包骨的黑髮老者皺了皺眉,說話的聲音卻是震懾人心,似悠揚的靈曲般婉轉的迴盪著。

顯然,神魂極其強大!

而他所說的這名少年,身材枯萎,神態發虛,眼窩深陷,穿著一身細鱗黑甲,像個活死人般恐怖。

“在這裡呢。”

少年指著一座鋼鐵宮殿嘿嘿一笑,那蒼白陰冷的黑目,猶如死人般的瞳孔,令人不寒而栗。

“出來吧,黑蛛王!”

他興奮的大叫道。

話音剛落。

這座巨大的鋼鐵宮殿,開始轟隆隆的顫抖,隨後便猶如翻轉過來似的,發出機械摩擦的沉厚之音。

嘎吱嘎吱。

風馳電掣間,赫然變成一隻體型無比巨大的鋼鐵蜘蛛!

周身漆黑如墨染滌,麵相恐怖,鋒銳而修長的腿,泛著冰冷的光澤,如似一柄柄開山裂地的長刀。

它彷彿具備生命般,那獸瞳之中,閃爍著幽光,體內更是散發著堪比玄輪境的強大氣息!

這股迎麵而來的威壓,比任何戰傀顯得還要強大,可以說,它是所有戰傀中當之無愧的戰傀之王!

“我的寶貝。”

少年眼中精光輪起,像個癲狂的瘋子似的一躍而起,趴在黑蜘蛛的背上,瘋狂的親吻著它,激動得語文倫次地道:“殺人了,我們要去殺人了!”

“你一定很喜歡鮮血的味道吧,嘿嘿,我很也喜歡呢。”

那地麵的枯瘦老者目不斜視的盯著他,森然笑道:“黑鋼,如果這次運氣夠好,你可能會發現殘破的遠古戰傀,那裡可能有兵魄存在!'”

“兵魄?”

“遠古戰傀!”

少年聞言,猛的抬起頭,那雙死人的眼瞳,泛起無儘的癡迷和貪婪,哈喇子緊跟著流淌出來。

“……”

與此同時。

三大特殊職業之外的“萬丹閣”和“百陣門”也齊齊出發。

……

劍行峰。

峰高萬丈,山巍峨勢。

這裡盤距著千國北部的第一大宗門,以劍聞名的劍王宗!

“龍虎劍!”

一名獨臂青年眼神赤紅,突然飛身而起,單手掄起手中的黑劍,朝著前方狠辣的劈斬而出。

唰!

那恐怖的百丈玄氣,似龍虎般威勢滔天,猛然呼嘯出去的瞬間,一座座大山皆被撕裂開來。

“鬼三,我要你死!”

石修為發出泣血的咆哮,單手持劍,身處高空,猶如宣泄怒火似的,瘋狂劈斬著眼前的無儘山峰。

不遠處,一名男子靜靜望著這幕,淡淡的道:“入微級彆的龍虎劍,而且實力已經達到了七重玄武境!”

他白衣似雪,如那滿天鴻羽,墨發紛飛,麵若桃花般俊美,神情高雅不可攀附,彷彿那溫柔的秀色。

哪怕是世間極其挑剔的畫師,恐怕也從那容顏中找不到半點瑕疵。

一名長老抱拳道:“宗主,石修為自從上次從妖獸深淵回來以後,不吃不喝,日夜操練,每天揮劍一萬次有餘!”

“我去問過其他弟子,斬他手臂之人名為鬼三,乃是黑煞宗之人,除此之外,還殺了我劍王宗數名弟子……”

“技不如人,活該被斬!”

中年眼神再次瞥了青年一眼,皺了皺眉,揮揮手,囑咐道:“讓他不要修煉了,這次去大千會武中,怎麼被斬的,那就怎麼自己斬回來!”

……

日月宮。

這裡日月同映。

所有的宮殿都呈兩種狀態,被兩種神光涇渭分明的劃分開來。

一男一女站在所有人前方,男的穿著白色長袍,白髮如雪,渾身透著月光般優雅的氣質。

而那少女明媚皓齒,嬌媚撩人,身穿一襲縛著小蠻腰的紅衣,一雙修長筆直的**就這樣袒露在外。

身材惹火,飽滿玲瓏。

特彆是那如火般的長髮,讓人有種烈火燃身的感覺,是那樣的勾人心欲,讓人獸血沸騰。

這兩人,便是蕭冰,蕭火兒,日月宮的兩名冰火體質的天才。

同樣,他們也是這次大千會武之中,實力頂尖的絕世天驕。

一名麵若敷粉,唇若塗脂的妖嬈中年望著兩人,尖聲道:“這次我日月宮便由你兩人率領,是時候給我撼動一下黑煞宗的百年位置了!”

“遵命,宮主!”

兩人齊齊拱手。

……

雷霆殿。

電閃雷鳴,黑雲滾滾。

一聲聲驚雷迅疾地從茫茫蒼穹深處直射而出,猶如狂龍騰飛。

空中瀰漫的黃色霧氣已然和黑漆漆的烏雲融為一體,遮天蔽日地散發出那股猙獰的強大氣勢。

山巔處。

一名氣息沉厚的中年雙手負背,緩緩來到此處,望著地麵的少年,淡淡的道:“雷兒,大千會武開始了。”

聞言,盤坐著的少年緊閉的雙目猛然睜開,眼瞳之中似有雷光掠過,傳來一股極端的鋒銳之感。

“不世之才宇文天都!”

“日月雙驕!”

“靈陣子!”

“丹女!”

“黑鋼!”

“李狂天。”

“……”

少年一連念出數十個絕世天驕的名字,隨後眼神熾熱的望著中年,握攏拳頭,道:“師尊,這次,我必將這些天驕踩在腳下,讓世人都知道我雷洛!”

……

狂刀門。

一名爛醉如泥的青年躺在山門前,頭髮蓬鬆散亂,有如鳥窩,嘴角還蓄著幾根唏噓的鬍渣子。

而在青年的旁邊,卻插著一柄長刀,那刀足有九尺!

刀身修長,光紋閃爍。

白色的刀身,透著雪白的光澤,點點寒光流動其中,溢位不儘的鋒銳,散發出的氣勢更是霸絕天下。

旁邊路過的弟子聽到那鼾聲如雷,說話的聲音極輕,腳步聲也極輕,生怕吵醒了他睡覺。

唰!

一名金絲蛛紋袍的中年來到此處,那張原本溫純柔和的臉龐,漸漸的變得扭曲起來,破口大罵道:“李狂天,我日你祖宗,你這個爛雜碎,狗東西,大千會武都開始了,你特麼還睡尼瑪呢?!”

“啊,這他媽的是誰啊!”

青年不耐煩的扣著耳朵。

那九尺長刀化為一道流光,嗖的一下便飛到了他的手中。

“老子今天不活劈了你,老子從此以後跟著你這龜孫子姓!”

青年提起長刀緩緩起身,慵懶之意全無,淩厲的氣勢升騰而起,一股強大的氣場頓時噴薄而出。

可是當他抬起頭,眼神略微惶恐,皮笑肉不笑的道:“嘿嘿,門主,是你啊,不是,這……這大千會武開始了麼?”

“我開你仙人闆闆啊!”

中年直接爆出一句粗口,隨後伸拳斂袖的指著青年的額頭,口沫飛濺的道:“我狂刀門今年要是冇拿到大千會武第一名,老子不把你砍了,我是你李狂天的好孫子!”

青年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門主,這罵……罵人是不好的。”

“日你祖宗!”

“你特麼的!”

……

蕭箭穀。

一名豐姿奇秀,神韻獨超的黑袍少年站在寬闊的山穀前。

他雙目似鷹般銳利,手握長弓,揹負箭囊,正在感悟著清風的律動,忽然耳朵動了動,彷彿發現了什麼,笑道:“父親,你來了!”

“亦然,想什麼呢?”

一名身形悠然的中年緩緩走來,緩緩的來到他的身前。

“冇有。”

少年搖搖頭,眼神堅定的笑道:“父親,我們走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這次我必將讓蕭箭門名揚天下!”

同一時刻。

千國之內的所有勢力皆已出動。

唰!

唰!

唰!

各種形態迥異的大鳥沖天而起,馱伏著無數弟子,振翅劃破蒼穹,穿越了世俗帝國的上空。

無論弟子還是長老,所有人正鋪天蓋地的朝著那荒古秘境之中聚集而去,這必將是大陸盛世的一天。

大陸同樣不平靜。

由於大千會武的特殊性,所以各國的戰爭目前暫時戛然而止。

諸多王公貴族,皇室之人,自一個月前,便帶著國內的精兵強將,從四麵八方提前趕往荒古秘境。

那裡,同樣有著帝國的機緣!

而且,每個人都想要看看,如今的大千會武之中,群英薈萃,各大天驕之間的爭鋒,會是何等的激烈?

誰又能力壓這些天驕,成為是當之無愧的新人王!

千國之中的勢力排名,是否會打破黑煞宗第一的不變神話?!

這些都關乎到新的招生大典!

因為大千會武的訊息,將會通過他們之手,以各種形式傳播出去,直到傳便大千帝國的各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