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惡山。

高達八百丈,山勢巍峨。

那大山之中,盤踞著百國最為臭名昭著的勢力——萬惡穀。

整座山門猶如滔天巨獸張開的血盆大口,遠遠望去,齒似大柱,眼若閣樓,麵容猙獰的傲立雲端之下。

迎麵,便給人一種凶煞之感!

此刻偌大的獸殿前,一名身穿黑袍的少年站在此處。

各種玄氣圍繞著身軀淡淡升騰,散發著一股強橫的玄氣波動,顯然是踏入玄武境的少年高手。

而在他的身旁,則趴著一隻大胖鼠,看起來好似又肥了兩圈。

一道騷裡騷氣的聲音,忽然自少年的腦海中響徹而起。

[宿主:風無邪

身份:靈泉宗副宗主,萬惡通親傳弟子

功法:極樂空靈聖圖、捱揍變強功(隻修煉了一點點。)

武技: 一千六百三十二種,全部都是上品玄技以下的武技。

神兵:赤血劍

實力:二重玄武境

妖獸:血瞳魔猿

紅顏:李若雪

其他:暫無]

原來。

這柄劍叫赤血劍…

風無邪聽到這話,不禁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的劍,又突然就覺得哪裡不對勁,眼皮使勁一跳。

嗯?

這特麼.... 紅顏還能有分類?!

果然。

騷…還是你騷啊。

他咂了咂嘴,便冇有理會了,而是抬頭望向遠方下山的路。

這心中突然感慨萬千。

因為時光荏苒,他這才上山冇兩日,今日便要下山去了。

而且,還帶著任務!

無數身穿黑袍,氣息陰冷的少年少女密密麻麻的聚集在此。

他們抬頭望著前方的少年時,目光中紛紛帶著敬畏與崇拜。

這是剛剛初入萬惡穀,就力壓他們青年一輩,而且僅用一隻手,便縱橫弟子間無敵的天才妖孽!

而在那旁邊,所有萬惡穀的長老筆直的立在那裡,個個神色漠然,麵目可憎,無形間散發著凶威。

隻有看向少年時,那目光方纔顯得微微有些複雜,似乎在為少年做這最後一次送彆!

少年身旁站著的則是萬惡通

他黑袍飄飄,神色淡然,眉宇間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那臉上的刀疤,也如蟄伏著的安靜毒蛇。

隻是,在那凶惡的眼神深處,卻是隱隱有著一絲肉痛。

因為,如今萬惡穀中的所有修煉資源,已經空空如也,全部被自己身前的這個小子給儘屬吞噬。

為了提升這小子的實力,他甚至連那紫魔赤蛇的部分血肉都拿了出來,並且找餘申這種煉丹師出手,新增天材地寶,熬製出各種十全大補湯給他喝。

可謂……下足了血本!

吞噬能量便能晉級!

還記得他剛聽到這個駭人聽聞的事時,當即便驚得五雷轟頂。

修煉還能如此簡單?!

然而,麵對他的質問,風無邪卻說,他修煉了一種邪功,名為吸星**,代價很大,最多隻能修煉到玄武境巔峰!

萬惡通自然不信!

作為百國之中最邪惡勢力,冇有人比他們更懂邪功了!

的確,那些稀奇古怪的修煉方法,雖然會伴隨著各種負麵作用,卻也會讓人實力提升迅速。

但是,絕不會如此逆天!

再說了,那麼多的藥材和丹藥,足夠撐爆玄輪境的武者了。

於是,當他拿出藥材給風無邪吞噬時,暗暗檢視對方體內的變化,頓時瞠目結舌,眼睛瞪得像個銅鈴。

因為這少年真的全部吸收了,而且吸收速度賊快!

那肚皮,就像個無底深淵。

萬惡通本想讓他留下這道功法,轉念一想,還是覺得算了。

那麼多的天材地寶,足夠培養出諸多玄武境的高手了,可是卻隻能讓人從八重玄息境提升到二重玄武境。

這代價……天大!

他根本承受不起。

若不是考慮到大千會武臨近,他纔不會這樣暴珍天物!

萬惡通卻是不知,這是風無邪的天地玄魔四個天府使然,所以相比常人來說,那龐大的能量,便是猶如被壓縮分散了般。

他提升一重需要的資源,可能是同境武者需要的十倍乃至百倍的量!

此時此刻。

兩人並肩站在一起,誰都冇有說話,但是彼此卻思緒紛繁。

萬惡通瞥了一眼這黑袍小子,那雙混濁而陰冷的眼睛,微微眯起的瞬間,透著一股梟雄般的風采。

雖說花費瞭如此大的代價培養這小子,著實讓人肉痛。

但如今有黑煞宗拉一把,再有這小子的存在,萬惡穀擠進大千會武前十五名,恐怕已經指日可待。

那獎勵,自然也是萬惡穀花出去的數十倍還要多!

到時候……便可殺了。

這小子吞噬了我萬惡穀如此多的資源,待會武結束,若是將他的屍骸作為藥引,丟在爐內煉為丹藥服用,不知……會有怎樣的奇效?

風無邪也是抬頭一望了眼萬惡通,目光眯得比他還要陰冷。

誰能想到,老子靈雪宗的副宗主,竟然會成為萬惡通的親傳弟子。

這可是靈雪宗敵對勢力,雙方明爭暗鬥數十年,早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若不是大千會武的原因,現在恐怕都不知道在哪個角落廝殺。

大千會武時,若是如此如此,倒是可以來個禍水東引。

“師尊…”

風無邪抿抿嘴,轉過身,噗通一聲便跪在了萬惡通的麵前。

“若是弟子有錯,你罰我,打我罷,弟子剛剛纔找到一點家的感覺,難道今日便真的要下山去了麼?”

家的感覺?

萬惡通嘴角一陣抽搐。

他努力扯出一絲笑容,苦澀而又無奈,扶著他的肩膀,重重的拍了兩下,聲音異常的溫和。

“癡兒,你冇錯,還記得我們昨夜說過的話麼?這不是驅逐你下山,而是有任務需要你去做。”

風無邪聞言,臉龐上浮現出悲傷之意,身軀微顫起來。

“弟子知道,可是弟子捨不得您啊,你喝弟子熬的茶喝習慣了,不知道其他人熬的茶合不合您胃口。”

你那是茶麼?

簡直比馬尿還要難喝!

萬惡通差點便要跳起來殺人。

這小子每天都要熬茶給他喝,一天三杯,那是從不間斷。

而且,還要親自看自己喝下去。

若是不喝或者喝慢點,這小子便是一副悵然若失的表情,又是歎氣又是搖頭,好似受到了自己莫大的冷落。

為了暫時穩住他,萬惡通隻得捏著鼻子,忍著那股作嘔的味道,一口便全部悶了進去。

每次,都要緩好半天。

“癡兒。”

萬惡通搖搖頭,“你萬萬不可有這種想法,你不是要成為英雄麼?那就必須拿的起,放得下,因為,感情是修煉中的最大禁忌!”

“弟子……受教了!”

風無邪悲慟的道,雙手一擺,五體投地的趴在了地麵。

那虔誠聽話的模樣,突然看得萬惡通一愣愣的,這心頭不知怎的,竟然還湧現出一絲不捨。

須臾,他板著臉,冷冷的問道:“你此行的任務是什麼?你再給為師說一遍,為師要你說得一字不落!”

風無邪麵上的悲傷之意,已經收起,突然間便殺氣橫生。

“進入靈雪宗當探子,查明那個“李若雪男人”的來曆和實力,隨後以靈雪宗弟子的身份,參加大千會武,助我萬惡穀爭取更靠前的排名!”

說到這裡,風無邪眯起眼睛,“若是機會適當,斬殺靈雪宗的弟子,萬萬不可有半分留情!”

萬惡通滿意點頭,“但是癡兒,你性子極毒,殺伐陰狠,靈雪宗卻隻收心智純潔之輩,這一點你必須牢記!”

風無邪麵露苦色,為難的道:“師尊,可是…靈雪宗會要弟子麼?弟子感覺這趟可能會白跑。”

萬惡通頓時便堅定道:“你天賦如此,隻要隱姓埋名,不要讓他們知道你的身世和來曆,他們必然會收你,何況馬上便是三十年一度的大陸盛世,一個天才帶來的價值是無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