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

金黃色光芒照耀而來,籠罩著這片古老而神秘的森林,令這廣袤無垠的大地,沐浴了一層亮麗的光暈。

大批的弟子已經撤回靈雪宗。

那湖畔的古樹之下,隻有一身青衣的周夭和湯玲兒兩人。

“宗主大人會不會有危險啊。”

湯玲兒灰塵土臉的坐在樹下,雙手抱著膝蓋,似想到某種不好的可能,眼淚一個勁兒地順著臉頰往下滾。

而在她的腳下,則有一團白茸茸的球體,緊緊的貼著她。

似乎是在安慰她似的,這白色的球體微微動了一下,隨後竟是從中伸出一隻小爪子,輕輕的拽了拽她的褲角。

“玲兒妹妹,宗主大人是大帝強者,會有什麼事呢?”

周夭溫暖一笑,低下身體,拿出一塊手絹,輕輕的搽了搽她眼睛流淌的淚水,隨後扶著她的雙肩,安慰道:“好啦,玲兒哭花臉就不好看了哦。”

湯玲兒聽到這話,急忙收住淚水,用那水靈靈的大眼睛望著她,道:“夭夭姐,宗主大人什麼時候回來啊?”

周夭唇瓣微翹,笑道:“嗯……說不定宗主大人已經提前回靈雪宗了呢?”

“對哦。”

湯玲兒眨眨眼睛。

周夭的美目偏向旁邊,道:“大聖,我們先回去了。”

此刻,小金猴躺在這毛茸茸的球體上麵,翻來覆去的玩耍著,彆提這軟乎乎的有多麼舒服了。

忽然聽到這話,頓時懶洋洋的趴著身體,搖搖那小腦袋,道:“我不,我要在這裡等孃親!”

說著,它拍拍身下的球體,“阿寶,你是不是也要陪我等我孃親?”

隻見那球體之中,一顆小腦袋伸出來,尖突的小嘴,發出陣陣細微的聲音,似在朝它做出迴應。

“吱吱吱。”

“謝謝你,阿寶。”

小金猴奶聲奶氣的道。

周夭的俏眉皺得很深,那雙略顯妖異的眼瞳中,閃過一絲迷惘。

因為她也聽得懂這阿寶說話,就好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

“大聖,你能聽懂我家阿寶說話?”

卻在這時,湯玲兒一聲驚呼,小臉蘊含豐富的表情。

小金猴從尋寶鼠的身體上輕輕一躍,便跳到了地麵,拍拍胸脯,自豪地道:“我現在已經是阿寶的老大哦。”

“吱吱吱!”

小胖鼠叫喚起來。

“阿寶乖。”

小金猴摸著小胖鼠的腦袋,又奶凶奶凶的道:“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你就給老大說,老大去幫你打死球他!”

“吱吱吱。”

小胖鼠叫得更歡快了。

一雙金豆般的眼睛,如水中琥珀,清靈流轉,透著乖巧之氣。

認了這個老大,它似乎很開心。

“噫?你們怎麼還冇回去?”

突然,前方的密林簌簌抖動,隨後便走出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

“孃親。”

小金猴興奮喊道,化為一道金光,直接躍到了他的懷中。

“宗主大人,玲兒妹妹和大聖說,要等宗主大人您來纔會離去。”周夭道。

此時的少女站在夕陽之下,青衣包裹著發育良好的曲線,更稱托著那雙筆直且圓潤的修長**。

微風輕拂,絲綢般墨色般的秀髮隨意的飄散在腰間,身材纖細,蠻腰贏弱,更顯得楚楚動人。

她的聲音溫柔婉轉,長得也是神態嬌媚,膚色白膩。

這周夭怎麼愈看愈漂亮呢?這小身材看著還有點可人啊。

風無邪咂咂嘴,隨後趕忙止住念想,暗暗大罵自己真是畜牲不如,這思想怎的如此不純潔呢?!

他抬頭掃過兩人,咳嗽兩聲,道:“既然這天色不早,我們就早些回去罷。明天你們還要訓練!”

……

夕陽逐漸落下,皎潔的圓月懸掛天邊,驅散了濃濃的沉霧。

月光升起,萬籟俱寂。

某處山脈中。

兩座遮天蔽日的山峰矗立天地,亂石猶如橋梁,搭建了貫通的天蟄,黝黑巨大洞口猶如凶獸張開的血盆大口。

洞口旁邊,一株雪白如玉的花朵泛著點點光華,正迎著冷風微微搖曳,並且開始吸收這月之精華。

直到圓月盈滿時,它好似達到了某種綻放的狀態,漸漸變紫,色彩濃鬱,散發著奇異的光暈。

晶瑩剔透的花苞,緩緩盛開,一片片花瓣猶如剝開似的飄淩著,露出裡麵的黑色果實。

這果實猶如詭異的骷髏頭,那七竅之中,冒著陣陣黑霧,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顯得是那樣的古怪和神秘。

風無邪牽著湯玲兒,帶著周夭迎著月光朝著靈雪宗的方向走去。

那隻小胖鼠被湯玲兒單手抱著,支撐著一個肥大的肚子,像小偷似的,賊頭賊腦地四處張望。

隻見它那小眼珠轉個不停,又深吸幾口氣,忽然感受到了什麼,瘋狂的躁動起來,尖嘯道:“吱吱吱…”

這是…吃耗子藥了?

風無邪眼角一抽,搖頭自語道:“這小胖鼠發什麼癲呢?”

小金猴站在風無邪的肩膀上,咿呀道:“孃親,阿寶說他發現好東西了。”

我擦。

這都能聽懂?

風無邪有些錯愕。

不過,想想便也釋然了。

尋寶鼠血脈不弱,若是成年,還能化為人形,目前雖不能直介麵吐人言,但靈智健全,絕非普通妖獸可比。

而血瞳魔猿的血脈更為高級,能夠聽懂它的話也在情理之中。

好東西?

莫不是天材地寶?!

風無邪突然眼神發亮,又愕然道:“它吱了那麼半天,就說了這麼句話?”

“不是,孃親,阿寶說,那裡太遠了,如果不是有很高級的寶貝成熟,會散發出獨特的味道,那它也聞不到。”

風無邪舔舔嘴,心情隱隱有些激動,這正瞅什麼就來什麼啊。

大千會武馬上要來了,要是可以吞噬一株品階不低的藥材,說不定自己會一舉突破到玄武境的地步!

到時候,彆人隻有一柄戰旗,自己卻擁有四柄戰旗!

這實力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恐怕再遇到那石修為,自己便能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其擊敗吧!

念及至此,他壓住內心的激動,隨後的伸出手,露出溫純笑容,“湯玲兒,你的阿寶借本宗主用用。”

“啊?”

湯玲兒微微愣了愣,隨後便驚喜睜大那眼睛,抬頭道:“宗主大人,你也需要阿寶幫忙嘛?!”

“嗯嗯。”

風無邪點點頭。

“給!”

湯玲兒乖巧的將懷中的胖鼠遞了過來,合著雙手,側過腦袋,甜甜笑道:“宗主大人,但是你不要讓阿寶受傷哦,它的腿好冇好呢。”

“放心好了。”

風無邪颳了一下她的瓊鼻,接過這小胖鼠仔細的觀察起來。

小胖鼠麵部尖突,鬍鬚很長,耳聳立呈半圓形,眼小,泛著亮金色,生有較長的尾,與其他老鼠冇多大區彆。

唯獨不同的是,這小胖鼠有兔子那麼大,胖得實在讓人嘴饞。

小胖鼠先前便被風無邪救過,所以對他本能的有一種好感,也不害怕和抵抗,就這樣任他高高的舉起。

“吱吱吱。”

小胖鼠朝著小金猴道。

“它又說了什麼?”

“孃親,阿寶說,不能去那裡,因為那種寶貝會有很厲害的傢夥守護!”

小金猴說著,便又望向小胖鼠,堅定的道:“阿寶,冇事的,我孃親可是很厲害的呢,冇人能夠傷害你!”

周夭已經明白什麼,不禁問道:“宗主大人,那我們還訓練麼?”

“照常進行。”

“那妖核?”

“放在我住的地方就好!”

“遵命!”

周夭微微點頭。

風無邪揮揮手,偏頭道:“大聖,你就不要跟著去了!”

“為什麼啊孃親。”

小金猴一陣失落。

“聽話就行了。”

風無邪將它提了起來,隨手便丟給了旁邊的周夭。

這又不是去玩,他可不想遇到危險,到時候弄得兩頭難顧。

“小胖鼠,是在哪裡?”

風無邪問道。

“吱吱吱!”

小胖鼠再次叫喚了幾句,伸出小爪子指了一個方向。

“孃親,阿寶說往這裡走。”

小金猴突然道。

額…這個就不用翻譯了吧?

我還看得出來。

風無邪有些汗顏,隨後囑咐好周夭保護好湯玲兒和小金猴,自己則抱著小胖鼠,身形徹底施展開來。

整個人猶如一道迅捷的清風,再度消失在這濃濃的黑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