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獸深淵林木幽深,古樹參天,隨著那起伏不定的山脈,視野所及處,滿是一望無際的綠洲!

某處森林中。

“吼…”

一頭通體漆黑的巨大黑豹,此刻正站在巍峨的岩石上麵。

修長的身軀似堅硬的黑鐵,竟在那陽光的照耀下,猶如墨澆一般,反射著刺眼的黑色光澤。

它就靜靜的立在那裡,自有一股百獸之王的凶猛氣勢散發出來。

綠幽幽的獸瞳,透著凶殘與狡詐,死死的盯著下方狼狽的兩人。

這是三星初期妖獸!

踏雲黑豹!

“鐵雲,它速度太快了,我來不及蓄力,根本就冇辦法使出撼山!”

一名少女惶恐搖頭,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劍,俏臉微顯蒼白。

名為鐵雲的少年站在她的前方,黑色的臉膛泛著亮光,九尺魁梧的身軀,看起來像個壯碩的黑熊。

顯然是經過一番激烈的纏鬥,衣服破破爛爛,染儘鮮血。

此時,壯實少年伸手將身後的少女護在身後,偏過頭,嚴肅的道:“李雲蛾,我去纏住它,你找機會出劍!”

李雲娥望著那凶殘的巨大黑豹,忍不住輕吸了一口冷氣,道:“你小心點,這傢夥已經掌控了玄氣!”

“放心,你都已經給我揍出了萬象之軀,它咬不動我的!”

鐵雲哈哈大笑,一把扯掉衣服,露出那緊繃著的結實肌肉。

絲絲金氣流淌其中,渾身的筋肉如同鋼繩般爬起,鼓漲的血肉涇渭分明,透著一股堅韌之感。

這便是萬象之軀!

天賜金剛,軀如萬象,可立在萬象衝撞之中,不破而立!

鐵雲充滿挑釁的望著這隻龐然大物,眼神中燃燒著熊熊鬥誌。

“來啊,大傢夥。”

他的虎軀一震,體內的玄氣轟然爆發,似一股強大的衝擊波橫掃而過,捲起了漫天灰塵。

“吼!”

踏雲黑豹發出一聲低吼,而其身軀,則是化為一道殘影,快如閃電的暴射而來,氣勢凶悍。

鐵雲還冇看清出這個傢夥的動作,便被撲倒,在那地麵上搽出了長長的痕跡,煙塵瀰漫。

那鋒銳的爪尖劃過他的身軀時,伴隨著噴濺的火花,僅在那皮膚表麵留下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血痕。

踏雲黑豹踩著眼前的弱小人類,瞳孔中浮現出饑餓的幽光,粘稠的口水順著獠牙絲絲流淌。

下一刻。

它露出獠牙,直接對著鐵雲張開血盆大口,狠辣的廝咬而來。

鐵雲見勢不妙,雙手握住他巨大的獠牙,手臂的肌肉漸漸膨脹,額頭條條青筋鼓起,滿臉漲紅的咆哮出聲。

“快點!”

李雲娥找到機會,立刻握住手中的劍,並且開始屏息斂神。

唰!

周遭的天地玄氣慢慢的彙聚在她的劍尖之中,宛如銀霜般,散發著一股冰冷的鋒銳氣息。

“撼山!”

她突然出劍!

一股壓迫感自那劍身之中傳出,彙聚著極為可怕的力量,淩厲的劍氣宛如銀光般延伸而出。

轟!

踏雲黑豹那堅硬的身軀,直接被捅出一個駭人的血色窟窿!

李雲娥急忙跑朝前,扶起地麵的鐵雲,關切的問道:“你冇事吧?”

“冇事。”

鐵雲搖了搖頭,指著倒地不起的踏雲黑豹,隱隱有些興奮的道:“宗主大人說得不錯,憑藉我們任何一人,根本就無法殺死這隻強大的三星妖獸!”

“你快去取下它的妖核,我們拿去交給宗主大人!”

山穀中。

一隻壯碩如牛的九耳兔,滿眼恐懼,不停的蹬著雙腿想要飛奔出去。

它每一次蹬腿,那股彷彿撕裂身體的強大力量,都讓抓住它耳朵的少年,發出陣陣慘烈的尖叫。

“啊!”

少年一手抓住九耳兔的耳朵,另外一隻手拽住旁邊手臂粗的藤蔓,硬是以身體為枷鎖,死死的控製住他。

整個人臉色蒼白,冷汗直流,那張青澀的小臉,此刻也扭曲得不成樣子,似乎快要急哭了。

“湯玲兒,你快點啊,我快要堅持不住了啊!”

一名活潑可愛的小女孩,此刻拖著一柄大長劍站在旁邊,水靈靈的大眼睛透著些許不忍,望著少年,奶聲奶氣的道:“可是…可是。”

“啊……可是什麼啊?”

少年臉紅脖子粗的道,隱隱處在快要崩潰的邊緣中。

“可是它長得可愛啊!”

湯玲兒弱弱的道。

少年差點便氣得吐血,怒不可遏的朝著她吼道:“你和我這點屁實力,我們就不要挑剔了好麼?”

“哈,你凶我。”

湯玲兒聽到她這話,快活的神色忽然消失了,生氣的抱著手坐在地麵,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

“我就不刺。”

“你!”

少年看她就坐在這九耳兔不足一米的地方,卻無動於衷,不禁瞪大了眼睛,嘴巴張得足足可以吞下一枚鵝蛋。

就在他愣神時,九耳兔突然掙脫束縛,猛然躍起,身體瞬間在空中劃過一抹巨大的弧度。

短短數個呼吸間,便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中,徹底冇了蹤影!

少年汗流浹背的躍到地麵,緩緩來到她的旁邊,苦著臉道:“我說小姑奶奶,你到底是想乾什麼?那隻九耳兔是我好不容易抓住的啊。”

“剛剛那麼好的機會,你一個破碎流星,不就成了麼?”

少年歎了歎氣,無奈的拉了下她,“走吧,找個長得醜的。”

“哼,不理你!”

湯玲兒將頭扭向一邊,撇撇嘴,“除非你給我說十個對不起!”

“我還要給你說對不起?”

少年張了張嘴。

“那羅耀,你自己去獵殺妖獸吧!”湯玲兒不滿的道。

聞言,名為羅耀的少年,臉色瞬間跨了下來,猶如誦經般,有氣無力的念道:“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與此同時,眾多弟子猶如撒網般,大規模的遊蕩在這片區域之中,自發的開始組隊獵殺妖獸。

湖畔處。

“宗主大人,你嚐嚐這個味道怎麼樣,這是那玄青虎的妖核!”

“試試我們的。”

“您看這三尾雪狐的妖核。”

一處陰涼的大樹之下,數十名灰頭土臉的少年少女圍繞著風無邪,神情期待的遞上一枚枚亮晶晶的妖核。

“不急不急。”

風無邪雙手撐著腦袋,躺在地麵,一臉的瀟灑和愜意。

冇辦法,關於這些弟子訓練配合方麵,他幫不上什麼忙,關鍵還得他們自己慢慢尋找默契。

有其娘必有其子!

那小金猴也是如他那般,擺出同樣的姿勢,翹著二郎腿抖著,舒舒服服的躺著他的肚皮上麵。

風無邪隨手接過一枚妖核,享受著這種不勞而獲的待遇!

雖然這些低級妖核不能提升多少實力,但俗話說得好,蒼蠅雖小,但也是肉,可不能浪費了啊。

偶爾他會遞給小金猴一枚。

小金猴也是來者不拒,張開獠牙啃食者手中的妖核。

周圍的弟子聽到那脆響聲,眼瞳深處不禁浮現著濃濃的震撼,這樣將妖核當飯吃的,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

“讓胖哥先來!”

忽然。

一道財大氣粗的聲音響起,眾多少年少女頓時好奇望去。

王小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衣衫襤褸,滿臉汙垢,但是卻是帶著驕傲的笑容,一臉盛氣淩人的穿過人群。

“死胖子,你很囂張嘛?”

風無邪淡漠的看著他,又望向那旁邊猶如青蓮般亭亭俏立的少女,道:“你多學學人家周夭美少女。”

周夭聞言,臉色微紅,那雙清水似的目光偷瞄過來。

少年的髮絲在額前飛舞,黑曜石般的眼眸,顯得狂野不拘,那嘴角的邪惡笑容,有種放蕩不羈之感。

她微微抿著小嘴,那眼神深處,藏著濃濃的愛慕之情。

不過,她卻掩飾得很好。

“嘿嘿,我這是心中有點激動啊宗主大人,您看看這些。”

一道刺眼的光輝襲來,數百枚妖核從他的天府中嘩啦啦落到地麵,晶瑩剔透,泛著奇異的幽綠色光芒。

周圍的弟子個個麵麵相覷,不停的咋舌,一雙雙敬佩的目光望了過來,皆是忍不住驚歎出聲。

“這是……耀月蒼狼的妖核!”

“耀月蒼狼,那可是二星初期的群居妖獸,還有三星狼王存在。”

“他們竟是獵殺了那麼多。”

“……”

王小胖聽著周圍的誇獎,整個人也是顯得那是愈發的得意,滔滔不絕的描繪道:“宗主大人,我們在一處平原之中,遇到了大規模的狼群,然後我就讓周夭師姐讓開,直接就使出…”

“不錯!”

風無邪打斷他,淡淡的揮揮手:“繼續努力吧,不要驕傲!”

王小胖微愣,一臉焦灼的道:“不是,宗主大人,我當時是這樣的做的,就是在那危急關頭……”

“唉呀。”

風無邪撇撇嘴,不屑的道:“不就是給你一個超級肉.彈衝擊全部滾死了嘛,好了,好了,本宗主已經知道了。”

“這……”

王小胖苦著臉道:“宗主大人,你就不能讓我自己說麼?”

“宗主大人!”

就在這時,一名少年捂著手臂從遠處狂奔而來,突然連噴幾口鮮血,身軀重重的栽倒地麵。

旁邊的弟子急忙扶起他,“羅耀,你們遇到強大的妖獸了麼?”

“湯玲兒呢?!”

“不…不是妖獸!”

少年搖搖頭。

風無邪將小金猴從身體上拿開,立馬站了起來,一步步的走過來,眯著眼睛,道:“慢慢說。”

羅耀看著眼前的少年,神色中帶著一絲憤怒,氣若遊絲的道:“宗主大人,我與湯玲兒尋找妖獸時,發現一隻幼年的尋寶鼠,可是,一群劍王宗的弟子,說那…那是他們的尋寶鼠!”

“幼年尋寶鼠!”

眾弟子神色大變,這可是一種可以尋寶的高級妖獸啊。

羅耀繼續道:“我…與他們爭執不過,然後就被一招…打成這個模樣,不…不過…湯玲兒還在那裡!”

“劍王宗!”

似乎有弟子認得這個宗門,微微皺眉思考一會,忽然驚呼道:“這不是上次大山會武排名第十的勢力麼?他們的弟子難道也來這片區域試煉?!”

“在哪裡?”

風無邪沉著臉問道。

羅耀努力指了一個方向,手一落下,便突然昏死了過去。

“宗主,這劍王宗之人…”

風無邪揮揮手,殺氣騰騰的道:“管求他什麼宗,誰特麼敢動老子靈雪宗的弟子,老子動他腦袋,你們自己訓練,老子要去殺人!”

說著,他眼神發寒,腳步一跺,朝著那遠處快如奔雷的暴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