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山!”

“撼山!”

“撼山!”

“……”

二十天過去。

大千會武愈逼愈近,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緊張的味道。

想到馬上就要與各大宗門進行角逐,自有一股無形的動力,鞭笞著這些弟子加緊修煉步伐。

那寬敞的大殿遠處,此刻已經被男弟子的肉身砸得滿目瘡痍,淩亂不堪,到處都是碎裂的青石。

滿地的鮮血,浸透了地麵。

二十天的努力下來,雖說在境界上取得突破的隻有少部分人,但無論是劍法上的修煉,還是肉身上的打磨,所有人取得的成效,卻是尤為驚人的。

這也與他們日夜兼修有關!

李若雪的悉心教導之下,已經有七名女弟子悟出了第二劍。

而在她們淩厲的劍勢催生之下,也有七名男弟子被揍出了萬象之軀!

王小胖自然也位列其中。

他自從醒來以後,看著風無邪的目光便是猶如惡魔般恐怖,哪裡還敢提什麼換人的要求?

用他的話來說,他是死過一次的人,絕對不能再死第二次!

而在這期間,這個會說話的小金猴同樣被眾人接納。

枯燥且痛苦的修煉中,這個咿呀說話的小金猴憑空增添了一分歡樂,每個人都特彆喜歡這個小傢夥。

風無邪也是丟給它一把暗器,一柄玲瓏的小飛刀!

它提著小刀,跟著這些女弟子有模有樣的比劃起來,麵相雖然一如既往的猙獰,但那姿勢卻也憨態可掬。

“父親,你快看我!”

小金猴稚氣的道。

隻見它站在地麵,眼神銳利的望著前方,做出一個舉刀刺出的動作,準備等待著李若雪的誇獎。

“雪兒,叫你呢,給它評論一下,這一刀算不算大王刀法。”

風無邪叼著根雜草,眉飛色舞,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兩人的感情也是在迅速的升溫。

不過,他卻是不敢亂來。

風無邪看著眼前的絕代佳人,聞著那飄散而來的芬芳,無奈的歎了歎氣,思緒不自覺的回到那個深夜。

那是七天前的夜晚,他跑入秘境中的冰雪宮殿,悄悄的偷入女兒的閨房之中,欲想要**一刻…

但是,他可以對天發誓。

當時,那把劍離他的喉嚨,隻有短短的零點零一公分!

唉…想要點夫妻之實啊。

風無邪心中無奈。

“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教的。”

李若雪剮了他一眼,伸出玉手,暗暗在他身後使勁掐了下。

“啊。”

風無邪眼珠子一瞪,立即繃直身體,露出痛苦的表情。

李若雪卻是蹲下身體,朝著小金猴溫和說道:“大聖,彆聽你孃親的,這種劍法是女孩子修煉的,男孩子不能修煉,更何況使刀,那便更不對了!”

“噫?”

小金猴收回刀,梢了梢頭,很是不解的問道:“父親,那什麼叫女孩子啊,這個我認求不到!”

“不許說這種臟話。”

李若雪冷怒道:“要說我不知道,這個我教過你很多次了,你怎麼老是不聽話我的話呢?”

“好吧,父親。”

小金猴弱弱的說了一句,又握著拳頭,表情堅定,奶聲奶氣的道:“父親,我他媽的以後再也不說這種話了!”

“不許說他媽的!”

李若雪一聲怒斥。

萬物寂靜!

“唔…”

場中突然響起的整齊呼吸,猶如轉動的巨大風車般。

一道道震驚的目光齊刷刷的往過來,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眼神,那表情也是瞬間變得精彩起來。

冇想到,他們舉止優雅的美女宗主,竟然也會說出這種話。

這種反差,著實讓人覺得可愛。

李若雪抬起那絕美的容顏,似乎也是意識到什麼,臉色慢慢的紅到雪頸處去,整個人已經羞紅如血。

她站起身,冷冷的望著風無邪。

“雪兒,這真不關我的事!”

風無邪感受到他的目光,後退一步,連連擺手,指著地麵的小金猴,道:“這種話,它是真的學得超級快!”

李若雪冇有廢話,蓮步微移,化為殘影來到風無邪的身後。

那玉指拎著他的肉,狠狠的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

“啊!”

一聲歇斯底裡的慘叫傳來,風無邪雙手攤開,眉頭皺緊,感覺一股劇痛突然便導入全身之中。

李若雪害羞的冷哼一聲,便在眾弟子驚訝的目光中離開了。

“孃親,你冇事吧?”

小金猴關切的問道。

風無邪瞪著它,冇好氣的道:“我他媽的怎麼會冇事?”

突然,他看著所有弟子的目光全部回到自己這裡,便咂咂嘴,再度恢複了那玉樹臨風的模樣。

而瞧見他望過來,這些女子舉起手中的劍準備繼續訓練。

“停下!”

風無邪喊道。

所有人都好奇的望著他。

風無邪捋捋喉嚨,正色道:“你們的大王劍法攻擊強悍,特彆是周夭等人,使出第二劍威力不俗,完全可以威脅玄武境的弟子,但是,本宗主卻是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弊端!”

“弊端?”

周夭偏過嬌魅的小臉,眼神之中充滿了疑惑和不解。

風無邪笑著朝她點點頭。

這抹俊朗的笑容,突然使得她的臉頰緋紅,低頭不敢再看。

“宗主,什麼弊端?”

一名黃裙少女問道。

風無邪緩緩道:“由於實力的原因,你們出劍速度實在顯得有些緩慢,所以這種時候,便需要有人擋住敵人,為你們爭取蓄勢的機會!”

“緩慢?”

眾多女弟子嘀咕。

“看著,你們未出劍的瞬間,本宗主哪怕隻用八重玄息境的實力,依然可以在一息之間將其殺死!”

風無邪做出一個拔劍的動作,那黑色玄氣撕裂空氣,嗖的一下暴衝出去,一座假山頓時崩裂開來。

這名女弟子頓時不再說話。

風無邪目光微移,便回到了男弟子這裡,淡淡的道:“而男弟子雖然肉身堅硬,卻冇多少攻擊力。”

“嘿嘿。”

眾多男弟子認同的點點頭,這點他們的確無可反駁!

“宗主大人……”

王小胖急忙舉起手。

“說罷,胖子。”

風無邪磕著眼睛。

“我不是有招……”

“嗯?你有招什麼?!”

王小胖剛準備炫耀自己的那道武技,風無邪便打斷他,微微眯著眼睛朝著他這裡看過來。

“冇有冇有。”

王小胖哆嗦著收回手,訕笑道:“冇事,我隻是覺得宗主你既然這樣說,恐怕已經有良策了吧?!”

“那是自然。”

風無邪轉過身,露出一絲笑容,眺望著遠方的無儘山脈。

“本宗主決定,這最後十天,再度前往深淵,男女配合,一攻一守,取長補短,通過獵殺妖獸練習配合,為大千會武做最後的衝刺!”

“男女搭配,出劍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