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前。

一道身著白衣的靚影俏立前方,玉手握著一柄雪色利劍。

清冷的聲音緩緩傳開。

“大王劍法的第二劍與第一劍差不多,但唯獨不同的地方,便是醞勢方麵,需要由“脈絡”轉為“丹田!”

“記住,通過運轉自身的修煉之源,積累這天地玄氣為我所用。”

“境界愈高,威力愈強!”

一名少女問道:“宗主,那玄息境的弟子,丹田已化天府…”

“那就用天府!”

李若雪朝著她微微點頭,道:“我先給你們示範一遍!”

話落,她的眉心處微微閃爍,一股滾滾的滔天玄氣猶如洶湧的海嘯,忽然自那嬌軀之中猛的散發。

李若雪的手腕輕轉,天地玄氣儘屬的彙聚而來,化為璀璨淩厲的磅礴劍氣,順著劍身緊緊相隨。

她的眼神淩厲,點劍而起,那抹身姿猶如體態輕盈的天鵝,迅速在空中留下驚鴻一瞥的影子。

唰!

一道浩瀚的銀光出現,蘊含著山崩地裂的霸道力量,撕裂虛空,朝著遠方的天空暴衝而出。

轟隆!

天邊傳出的巨響之聲,讓所有弟子的心臟都狠狠的蹦了下。

這一劍的力量,霸道非常。

絕對可以瞬息之間,將數百座高聳入雲的大山給通通崩碎。

“妙啊!”

風無邪鼓掌稱讚,“這不愧是我雪兒,恐怕玄地境的武者處在這劍威之下,也不敢大意!”

“哪裡。”

李若雪落地以後,淡淡一笑,嬌豔的唇畔勾靨出遙遙不可及的飄忽。

“玄地境與玄生境看似隻有一個境界的差距,卻是武道中的分水嶺!”

這個風無邪還是認同的。

因為武者修煉到玄地境以後,將會逆天換血,渾身上下開始脫胎換骨,同時迎來三次改變。

俗稱“超脫三變!”

法則變,不死變,天王變。

一至三重為一變,四至六重為一變,六至九重為一變!

李若雪望著風無邪點頭,美目稍帶疑惑,遂好奇問道:“副宗主,既然玄地境有三變,玄天境有三劫,玄古境有三位,那大帝位之上……”

說著,她秀眉微皺,喃喃道:“諸如那大羅聖宗的宗主,他又達到了什麼恐怖的地步呢?”

呃。

這我哪知道啊?

“雪兒,非我不願告知於你,隻因大浪黃沙,淘儘千古人物,唯有擁有堅韌不拔的武道之心和武道意誌,才能問鼎巔峰,從而霸絕天下!”

“若是提前告知於你,隻會讓你好高騖遠,武道之心不穩…”

“修煉一途,講究的便是一個字。”

“穩!”

風無邪負手而立,那衣訣飄飄的模樣,恍惚神人再世,彷彿下一刻,他便會乘風歸去。

李若雪看到他這獨特的氣質,暗道這傢夥真是奇人,臉色也在此刻忽然泛起點點紅暈。

“宗主大人的臉又紅了。”

“但是看起來好美啊。”

湯玲兒眨眨眼睛,“他們是不是在說什麼羞羞的話呀!”

聞言,李若雪冇好氣的剮了這些弟子一眼,清冷的道:“胡亂說些什麼,還不繼續訓練。”

“遵命!”

這些女弟子笑吟吟的一抱拳,便手持長劍看著眼前的男弟子,心念微動之下,開始緩緩的醞釀劍勢!

唰!

千絲萬縷的劍氣猶如輕風般蕩而過,那寒光閃閃的劍身之中,自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散發而出。

諸多體無完膚的男弟子哆嗦著身體,臉色惶恐的望著李若雪。

李若雪看到他們這副慘樣,心中也是泛起一絲憐憫,遂道:“這第二劍威力巨大,我覺得還是不要…”

風無邪搖搖頭,跨步朝前,道:“你們如果有什麼意見可以給本宗主說,不要想著換取我家雪兒的同情心。”

“我有問題!”

“誰?誰特麼那麼積極!”

風無邪眼神銳利的掃過場中。

“嘿嘿,宗主是我。”

王小胖舉起手。

他佝著腰,踩著小碎花步,一溜煙的躥到了風無邪的跟前,笑眯眯的抬起那腫如豬頭的腦袋。

隨後,指著遠處的青衣少女。

“宗主大人,就是周夭師姐實在太猛了,感覺會鬨出人命的,你看看我能不能稍微換個人。”

又是這死胖子!

他媽的,他的屁事太多了吧,竟然哪裡都會有他。

風無邪努力憋住內心的怒火,“死胖子,你想要換誰?”

王小胖的眼神緩緩掃過,突然目光發亮,立即鎖定了湯玲兒。

“宗主,就湯玲兒了。”

三重玄息境要找三重玄體境?

風無邪一聽,這心裡更是冒火,眉毛一根根的豎起來,那衣袖之中的拳頭,更是握得劈裡啪啦的響。

王小胖見勢不妙,急忙道:“不用了,宗主,我覺得我能承受。”

說著,便要離開。

“站住!”

風無邪喊了一句,便跨步朝前,拍拍他的肩膀,陰險的笑道:“王小胖,你跟我來,我有話給你說!”

王小胖身體一抖,弱弱的道:“宗主,在這裡說行不行。”

“不行。”

風無邪搖搖頭。

眾人便看到,他們的副宗主勾肩搭背的帶著惶惶不安的王小胖離去,最後在那不遠處停了下來。

王小胖看到風無邪陰沉著臉,“宗主大人,說…說什麼啊。”

“老子忍你很久了。”

風無邪猛的睜開雙目,眼中火光閃爍,牙齒咬得格格作響。

王小胖還未回過神,一股蠻橫之力忽然從屁股處傳來,他的身體猶如炮彈般,高高的蕩在空中。

風無邪雙目微眯,立即鎖定高空中落下的黑點,身體微曲,整個人猶如一隻蓄勢待發的獵豹。

忽然。

他的腳步踏出,身影直衝出去,躍到了王小胖的上空。

那鞭腿嗤拉一聲撕裂空氣,醞含著驚人的力量,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那肥碩的大肚腩之中。

“嘭!”

王小胖一口鮮血飆出,猶如斷線的風箏,轟隆一下重重砸地。

整個地麵忽然以他的身體為中心,迅速的塌陷下去,形成了一個縱橫數十米左右的大坑。

濃濃的煙塵中,眾多弟子明顯感覺地麵強烈的震動著。

“好慘!”

眾弟子驚呼。

風無邪輕輕落到地麵以後,淡漠的伸出手朝著地麵抓去。

一股黑色的玄氣從他的掌中躥出,將那昏迷不醒的王小胖給捲了起來,揮手便甩到了眾多弟子麵前。

若不是擔心這死胖子會被自己打死,恐怕他都催動玄氣來乾了。

“唉,這胖子竟然說要和我切磋,我就滿足他了!”

風無邪咂咂嘴,歎了歎氣,一臉感慨的負手緩緩走來。

切磋?

王小胖本身便貪生怕死,哪裡還敢找宗主大人切磋?

眾弟子眼神恐懼。

風無邪看著眼前的數萬名男弟子,抬頭挺胸的道:“你們不用管,繼續好好訓練就行,如果有意見那還是可以提的,畢竟這也是在情理之中!”

“冇冇冇。”

“宗主大人,你可能不知道,我最喜歡這種當木樁的感覺了!”

“是啊,我們都喜歡。”

有的男弟子甚至拍著胸口,朝著眼前的女弟子道:“豔兒師妹,快點,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李若雪白了風無邪一眼,望著地麵的人影道:“王小胖冇事吧?”

“冇事,睡覺就好了!”

風無邪笑道。

捱揍變強功乃是聖階逆天功法,本身便自有恢複效果。

隻要不打死,玄天境之下的攻擊,無論受多大的傷,都會慢慢的修養,所以完全不需要藉助丹藥等等外力。

經過王小胖這遭,這些男弟子哪裡還敢有半分懈怠。

每次被擊飛出去,哪怕全身被震碎,血流如渠,都會努力爬過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站好。

這種方法同樣可以鍛鍊他們的肉身,令他們的肉身繼續增強!

李若雪則是漫步在這些弟子中,仔細的觀察女弟子的劍法。

隻要看到哪名女弟出現錯誤,便會手把手的親自教導,並且告訴對方該怎麼做,她的劍法之中缺少了什麼。

“撼山!”

所有女弟子都舉起手中的劍,攜帶著一股霸道至極的力量,手腕翻轉間,驟如閃電的攻擊出去。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飆飛出去,慘叫聲頓時瀰漫百野,那殷紅的鮮血如同瓢潑大雨,嘩啦啦的傾盆而下。

夜晚,繁星閃爍。

無數的蒲團擺在一起,每名弟子都盤膝而坐,手中打出奇異的手印,開始吞吐這天地玄氣於四肢百骸中。

千絲萬縷的天地玄氣垂落而下,緩緩進入這些弟子的嘴中。

遠遠望去,玄氣凝聚成絲,一縷縷冇入到他們的體內,猶如無數的白色光線,很是神秘。

……

今日,風無邪和李若雪並肩站在一起,忽然有一道神虹從天而降,火急火燎的來到他們麵前。

那手中正拎著個玄氣凝結的籠子,而裡麵關押著一隻小金猴!

白閻提起籠子,無奈的道:“副宗主,這小傢夥一醒來,便在我靈丹閣之中一陣亂砸,一直嚷嚷著要找他的孃親,所以我不得我將它囚禁起來。”

“放開我!”

“我要找我孃親!”

此時的籠子之中,小金猴張牙舞爪,極為暴躁,胡亂的上竄下跳,還用那獠牙去嘶咬著那籠子。

“這是…血瞳魔猿!”

李若雪嬌軀一震,俏臉滿是震驚,這難道是……副宗主前段時間去妖獸深淵中時,捕捉而來的麼?

她自然認得這種妖獸。

它們生活在妖獸深淵的內部地帶,天生血脈高傲,為萬妖之王,無法會被收服,寧可戰死!

縱然是神通廣大的帝境強者,恐怕也無法讓這幼崽臣服吧?!

可是等她望向風無邪時。

無論是白閻還是她,此刻都感覺這大腦之中嗡的一下。

“大聖!”

風無邪淡漠的喊道。

原本暴躁不安的小金猴聽到這話,立馬安靜下來,抬頭的瞬間,欣喜欲狂的喊道:“孃親,孃親!”

“孃親?”

李若雪瞪大鳳眸盯著他。

“咳咳,這個說來話長!”

風無邪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遂讓白閻打開了籠子。

“孃親!”

小金猴落到地麵,一躍而起,便站到了它的肩膀之中,並且用腦袋蹭了蹭它,動作顯得分外的親昵。

這讓兩人更是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