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

毒辣的太陽烘烤著蒼茫的大地,無儘的血色霧氣緊跟著升騰而起,化為股股熱浪散發在天地間。

數百隻黑色鷹鷲活躍在此處,從泥土中翻找著殘屍琢食著。

一名少年來到這裡,望著這滿目瘡痍的大地,暗暗點頭,自語道:“果然已經全部解決了!”

這少年自然是風無邪!

無數高聳入雲的雪山就近在眼前。

不過,他卻並冇有直接上山,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著裝和髮絲,這才換上一副飄逸灑脫的模樣登山而去…

靈雪宗建立在百裡雪山的中部地帶,這裡地勢開闊,像一個碩大無比的墨綠色的翡翠圓盤。

蒼茫浩渺,氣魄攝人。

而四周的山峰之中,皆常年大雪,故有“百裡雪山”之稱!

風無邪踏足大殿的青石之中,便看到諸多女弟子修煉劍法。

“撼山!”

一劍騰空,如雷轟鳴。

“副宗主它回來了!”

突然有名女弟子高呼一聲,頓時便引起了巨大的騷動。

每名少女都下意識的停下動作,偏頭望向那遠處的少年。

少年身體筆直,黑色的碎髮被風吹亂,增添了幾分不羈之感。

那菱角分明的輪廓,優雅而淡定,透著一股非凡的吸引力。

“好帥啊!”

這些少女紛紛花癡道。

風無邪則是抬頭挺胸,神色淡然的負手走來,頗有一副舉世皆濁我獨清的高人模樣。

“啊!”

突然有女弟子發現了什麼,一臉嬌羞的彆過了頭。

“宗主大人,你的胸……”

嗯?

風無邪這才發現,先前被小金猴咬的小凸點就這樣套袒露在外。

他從空中接下一片楓葉,臉不紅心不跳的遮在胸前,隨後便問道:“你們的大王劍法修煉得如何了?”

一名麵容嬌媚的青衣少女跨步而出,持劍抱拳,尊敬的道:“稟報宗主大人,在雪仙宗主的教導之下,我們全部已經修煉到第一劍的破碎流星,現在正修煉那道名為“撼山”的第二劍!”

這名女孩子風無邪微有印象,這是靈雪宗最強弟子,名為周夭,本身便五重玄息境的實力!

“很好!”

風無邪點點頭,又偏頭望向周圍,道:“那怎麼不見我家雪兒呢?”

“因為收穫了大量的妖獸,所以宗主和眾長老正在議事廳商量事宜,姑且讓我們在此自己操練。”

“那你們繼續操練吧!”

風無邪擺擺手,剛要抬腳離開,便發現了一些無所事事的男弟子,正在旁邊觀看這些女弟子煉劍,不時指指點點,樂嗬嗬的評頭論足。

隻有看向他時,纔會收起那輕浮的笑意,目光中充滿敬畏。

“你過來。”

風無邪朝著一名少年招招手。

這名少年左顧右看,確定是叫自己以後,急忙來到他的跟前,單膝跪地的拱手道:“拜見宗主大人!”

風無邪抬抬眼皮,道:“你去傳本宗主命令,所有男弟子,現在務必要以最快的速度集合。”

“是!”

這名少年離開一會。

大批大批的男弟子收到命令,紛紛以最快的速度從四麵八方趕來,全部聚攏以後,足足數萬。

“好盾要用好劍磨才行!”

風無邪咂了咂嘴,轉過身,望著這些單手負劍的女弟子,道:“你們自己挑選個煉劍,不要留手,最好選個與自己境界相當的,刺死了有獎!”

“啊?”

眾多男弟子突然叫苦不迭,他們當然知道自己要被當活靶子了!

這些女弟子攻擊力如何,冇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那一劍直轟下來,可能會把他們捅個大窟窿出來。

風無邪瞥眼望著這些男弟子,似感受到他們的不情願,惡狠狠地道:“誰特麼不站好,老子打斷他的腿!”

眾多男弟子頓時不敢多言。

“謝謝宗主大人。”

聞言,所有女弟子莞爾一笑,隨後眼神發光的指了指這些男弟子,開始挑選自己煉劍的目標人物。

“鐵雲!”

“秦牙!”

“……”

冇多久,人員差不多分配完畢,隨後便有嬌喝之聲響起。

“撼山。”

眾多少女運足體內脈絡,眼神如若墨染,手腕翻轉刺出之餘,一道道雄混的劍氣頓時噴薄而出。

力場範圍內,空氣如受劍氣刺激,忽然發出撕裂之聲。

轟!

轟!

轟!

無數男弟子如遭雷霆重擊,喉嚨噴出鮮血,胸膛感覺被巨錘砸了一下,身形鋪天蓋地的倒射而出。

風無邪點點頭,轉身便大搖大擺的直奔議事廳的方向而去。

繞過幾處大殿,兩處花園,如此走了十來分鐘,他便順著眼前寬敞的大道來到議事廳的外麵。

“嘎吱!”

風無邪推門而入。

一張華貴的長桌擺在金碧輝煌的大殿中,兩旁皆是靈雪宗的長老。

而在他們那前方,則是一名女人。

衣衫飄動,容色極美,渾身上下帶著天然的清冷氣質。

交談之中的眾人感受到動靜,一道道目光襲來,眼神中浮掠出驚喜之色,幾乎同時脫口而出。

“副宗主!”

風無邪笑著點點頭,一步步的朝著眾人這裡走過來,目光掃過場中,最後留在那動人的女子這裡。

“雪兒,妖獸暴動之事,可是有人幫你們解決了?”

李若雪的臉色迅速劃過一抹羞紅,淡聲道:“確實有人解決了,不過他昨日便已經離開了靈雪宗!”

其他人聽到這話,則是大眼瞪小眼,一臉震驚的望著風無邪。

“副宗主,難道你提前知道…”

風無邪拉過一條椅子,坐在李若雪的身旁,示意旁邊的長老斟滿茶以後,端起來輕抿了一口。

而後,他又放下茶杯,不緊不慢的裝逼道:“那是我兄弟!”

兄弟?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

九州玄界十三大劍修之一,名震天下的九劍神帝竟是副宗主的兄弟。

兩人曾經還有結拜之交?

一雙雙略微有些質疑的眼神齊刷刷的望過來,迫切的想要確定什麼,畢竟這太令人震撼了。

風無邪似有些無奈,感歎道:“本宗主當時有事脫不開身,又擔心靈雪宗安危,所以便請他跑一趟…”

說到此處,他歎了一口氣,皺著眉頭,朝著下方質問道:“白閻,你等為何不邀請他來靈雪宗坐坐,本宗主也好儘些地主之誼,找他小飲一杯!”

邀請九劍神帝來靈雪宗坐?

小飲一杯?

這些長老張大了嘴。

風無邪卻是望了一眼身旁的美人,又是一陣搖頭歎息。

“本來,本宗主隱藏實力於此,隻想與雪兒長相廝守,哪知還是被這個傢夥發現了,還邀請我去大羅聖宗喝酒。”

“你們不留下他,本宗主還得給他個麵子,以後去大羅聖宗走一趟。”

說罷,他揮揮衣袖,拿出那九劍神帝的令牌隨意的扔在桌麵上,瞬間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這傢夥實在太過分,竟然給本宗主這破玩意兒,讓我用它破格錄取我靈雪宗的個彆弟子!”

“如此說來……我靈雪宗的弟子若是被大羅聖宗錄取,那就是因為他的身份好使,若是冇有被錄取,那不就是我冇用他的這破玩意兒麼?”

“無恥!”

“極端無恥!”

風無邪一拍桌麵,瞪著眼睛,怒道:“感情,他哪兒都占理不成?”

李若雪連同所有長老看到這令牌的瞬間,同望不可思議的瞪直眼睛。

大羅劍令!

九劍神帝的專屬劍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