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雪冰蓮乃我鎮宗之寶,想拿去,就看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李若雪扶著劍,試著起身。

一襲白衣,三千秀髮飄飄揚揚。

那抹身影,宛如一隻清雅絕俗的孤傲天鵝般,冷豔而又倔強。

然而,體內的異樣,讓她清冷的臉蛋豁然變得無比凝重,豁然抬頭道:“你…你們…都乾了什麼?!”

“哈哈哈。”

一名麵色陰冷的黑袍人淩駕虛空,瞧見她震驚的神色,桀桀怪笑道:“李若雪,你已中本仙的暗魂毒散!”

“毒氣已進入你的九條大脈和神魂之中,你稍有動作,便會瞬間暴斃!”

“現在的你,與常人無異,老夫勸你不要再做無謂的困獸之鬥,交出龍血冰蓮,老實認命吧!”

好傢夥。

與常人無異。

這特麼是個接近的好機會啊!

聽到這話,那原本還猶豫不前的風無邪立馬勇了起來!

他乾脆利落的扛著掃帚,便從牆角晃悠悠的爬出。

……

宗內。

所有人麵若死灰

宗主若死,靈雪宗便會名存實亡。

可麵對十大仙人,他們的實力卑微如螻蟻,又能如何呢?

每個人都望向那道絕美的靚影,眼神中有著幾分懇求的意味。

若是宗主交出龍血冰蓮…

李若雪感受到那諸多希望的目光,臉龐中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笑容,聲音雖然清冷,卻震懾人心。

“葉家若是真的言而有信,本宗主自然便認這命,但是葉家行事向來卑鄙齷蹉,不知乾了多少屠人滿門之舉。”

所有人都如夢初醒!

宗主遲遲不願交出龍血冰蓮,這竟是變相的保護我們!

“我葉家還輪不到你這小小仙人來說教,我隻給你三息時間!”

為首冷俊中年眼神發寒,宛如那高高在上的審判者一般,居高臨下的拔劍指著李若雪。

“若是再不交出龍血冰蓮,我葉家…賜你靈雪宗灰分煙滅!”

轟隆隆!

電閃雷鳴,暴雨如柱。

所有人猛的打了個寒顫,心頭的恐懼頓時便流露出來。

我們…都要死了麼?

天地間,白雪皚皚。

如此劍拔弩張的時候,誰都不敢輕易跨越那片區域!

唯有一道麻衣身影,甚是奪目,瞬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這是……哪裡來的雜役?”

“還扛著一把掃帚。”

“好像是咱們宗雜役弟子,他要乾什麼?難道勸宗主答應這些人的要求麼?”

“不是,你看他眼神如此堅定,這莫非是要……救宗主!”

不知是誰來了這麼一句。

全宗肅然起敬!

靈雪宗即將覆滅…

如此危難之際,一名雜役弟子,竟然絲毫不顧自身的危險,毅然要去拯救自己的宗主。

縱然隻是螳臂擋車,但是他表現出來的那種大無畏之舉,卻堪比神人!

寧可前進半步死。

絕不後退半步生!

這雜役看似是平平無奇,但卻是在打他們的臉啊。

慚愧!

實在慚愧!

每個人都被他的這種舉動感染,眼神中頓時湧現強烈的戰意。

他們抬頭目視蒼穹,暗暗握緊手中的兵器,那神色中的堅決與果敢,勢必要與整個宗門共存亡!

一名雜役弟子尚且能夠如此,那他們豈能弱了這骨氣?!

唔。

這些崇拜的目光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對我的鼓勵麼?

我可不能讓他們失望啊。

風無邪心中大受鼓舞,眼皮跳得有些快,勢必要完成這個人生巔峰。

“你的心意…本宗主已經明白!”

“這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你回去…罷!

李若雪同樣注意是注意到眼前的少年,朝著他平靜的搖搖頭。

若是能度過這次危機,倒也可以好好的栽培一下。

可惜宗門大劫,如此赤膽忠心,自己卻無能再保護他了!

說起來,這名弟子膽識不錯,模樣也不錯,可惜根骨…

就在她的念頭浮生時,嬌軀猛的顫抖起來。

因為。

風無邪丟掉了掃帚,雙手捧著這張近在咫尺的絕世容顏,俯身便吻上了那兩瓣嬌豔欲滴的朱唇!

嗯…真香。

所有人望著這個情景,哆嗦著嘴,內心震撼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這……雜役不是去救宗主的?”

“難…難道……他是看宗主的狀態不好,所…所以在這臨死關頭,跑去占個便宜?!”

嘩啦啦!

無數人手中的兵器掉落在在地,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到地麵。

宗主她碧水沉魚映玉膚,國色天香照豔姿,那股與生俱來的高貴和冷漠,是那樣的讓人感覺到觸不可及。

她雖然外表冷豔,但內心溫柔,至死都還顧忌著他們的安危。

此刻…她竟然被褻瀆了!

憤怒,使他們如癡如狂。

然而。

更讓他們三觀破碎的情景…便出現了!

這名雜役岔著腰,仰視虛空諸多仙人,一隻腳踩在一塊膝蓋高的磐石上。

態度囂張無比!

“大膽螻蟻,你們竟然敢動我風無邪的女人,都特麼活膩了麼?!”

“他剛剛說了什麼?”

“螻…蟻?”

“螻蟻?!”

這句話讓所有人感覺頭頂著了個霹靂,耳朵猶如被針尖刺了下。

這名掃地的雜役好大的膽子!

那可是十名玄生境後期的武者,同樣是有著仙人之稱的人物啊!

難道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纔會如此有恃無恐?!

【叮,恭喜宿主騷操作完成,三十秒的體驗來臨!】

一股神奇的光暈盪漾開來,猶如蠶繭般包裹著風無邪的身體。

瞬間!

風無邪的天地玄魔四個丹田齊齊爆響,強烈的暴罡之氣,突然圍繞著他猛的膨脹開來。

力量,猶如星辰大海,源源不斷的灌注到他的體內。

呼吸,堪比龍象!

吐呐,如淵似海!

“混賬東西!”

一聲怒喝響起。

鋒利的劍芒刺碎了虛空,猶如一抹寒光般貫穿天際。

一柄偌大無朋的恢宏赤劍虛影,帶著無上威勢直刺而下。

劍柄之上。

站著一道人影。

他的全身劍氣滾滾,直通雲霄,臉龐看起來萬分淩厲!

顯然是修劍已久,早已觸摸到人劍合一的地步。

大劍仙的實力!

先前就是她擊敗了宗主。

這等氣勢,足夠將靈雪宗毀滅。

無法抗衡!

所有人都升起這個念頭,那股剛剛湧起的鬥誌瞬間被撲滅。

他們絕望的閉著眼睛,那腦海中滿是那雜役親吻宗主的場景!

若是下地獄去。

必須活剝那個畜牲!

“錚——”

一聲鋼鐵般的脆響傳來,狂亂的劍氣攪動了天地的風雲。

這些弟子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

那瞳孔瞬間瞪圓。

好似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張大嘴巴,露出見鬼般的表情。

“臥槽!”

“神仙!”

“這尼瑪,也太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