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雙眼睛很深邃。

這是一種冷!

一種斬儘天下,洗淨塵世鉛華,雄視諸天萬物於無形的冰冷!

無數劍影從那雙目中鋪天蓋地的湧出,散發著各種繁複的玄奧,透出一股無與倫比的淩厲之感。

風無邪的雙目刺痛!

他感覺自己快要變成瞎子了,可這眼皮卻怎麼也閉不上。

臥槽!

這是要瞎了麼?

風無邪渾身冰冷透徹骨髓。

這種極端的恐懼之下,他甚至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好在這時,灰袍中年偏過了頭,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冇想到還是個好苗子!

“考慮好了麼?”

灰袍中年再度問道,“是你們自己選擇,還是本帝替你們選擇?”

“莫成劍!”

一名金袍咬牙切齒地念出這個名字,身軀由於憤怒不停地發抖。

“我等好歹是十二名玄天境的強者,不如各退一步,難道……你要因為這些世俗之人與我天主會交惡?”

“天主會?”

灰袍中年不屑的笑了笑,氣勢驟然滾滾而起,亂髮飛舞。

“那本帝就替你們選擇了!”

這些金袍中年眼見他不留退路,語氣也是漸漸的寒了下來。

“傳聞,九劍神帝乃九州玄界頂尖劍修,卻是不知真假,那我等就替天下人試試你這九劍鋒芒!”

“法相真身!”

十二道震喝傳開。

熾盛的光芒從他們的體內爆發而出,那一尊尊身軀漸漸化虛化開來,猶如磨世的輪盤,隱隱開始變大。

轟轟轟!

整個空間不停波動變形,世界都在此刻變得惶恐不安。

隻能讓人看到,一道道巨大的體軀從雲霧之中破開,攜帶著寂滅般的毀滅力量,彷彿坐擁天地般的雄偉!

那恐怖的軀體,透著無窮的威壓,好似存在了萬古的歲月。

一呼一吸,雲海翻湧。

眸光開閻間,精光爍人。

“受死吧,莫成劍!”

一名真身擁有者怒吼一聲,握緊拳頭排山倒海的砸下。

轟隆!

日月通明,天地變色。

恐怖的力量儘屬的碾壓而來,泯滅了整個虛空,彷彿要將世界轟成億萬片。

灰袍中年臉色平靜的立於天地間,猶如一粒渺小的塵埃。

風無邪卻揉了揉眼睛,心中狠狠的為這名大帝捏了一把汗。

你裝了那麼多逼,要是鐺的一下涼了,那就著實打臉了啊。

“本帝最煩玄天境的武者了,總是喜歡搞些花裡胡哨的東西!”

灰袍中年冷笑一句,氣勢陡然升騰,瞬間升到一個極儘境界。

他緩緩攤開手掌。

“星劍,來!”

那揹著九把劍之中,一道劍吟之聲響起,一柄黑劍彷彿受到命令般,脫離劍鞘,落入到他的手中。

劍身暗沉,遍佈日月星辰!

一眼,似乎便讓人墜入了一片浩瀚的星河世界之中。

唰!

中年握劍揮出一道劍光。

劍氣縱橫八萬裡,淩厲的襲捲而過,宛如龐大的氣波般,無儘蒼生彷彿儘會在這一劍之下隕滅。

“啊!”

一道憤怒地咆哮聲炸裂天際。

風無邪便看到,那一尊高大的萬丈的法相真身,就那麼被斬碎了。

一切光芒消失,彷彿錯覺。

震驚!

恐懼!

麻木!

風無邪張著嘴,似乎在這個時候隻能看到自己的鼻尖。

一劍斬碎法相真身!

這特麼太恐怖了吧?

剩下的十二尊法相真身,看到中年威震古今的身影,那金色的巨瞳中,浮現出無法言語的驚懼。

“萬萬不可留手!”

一名真身強者怒喝,其他人微微點頭,紛紛朝著中年圍攻而來。

轟轟轟。

那一道道巨大的身軀,光華流轉,遮天蔽日的劃動,縱然是這片天地,也在這股威勢之下震盪起來。

虛空雲端,無儘翻滾!

“天劍!”

灰袍中年表情依舊不變,伸出手指朝著身後的劍柄微微彈了下。

轟隆隆!

刹那間風雲劇變。

那劍鞘之處慢慢的變得虛幻,一柄蓋如天地的玄黃巨劍,遮住了世間萬物,彷彿擎天柱般緩緩升起。

更有一股強烈的威壓和光暈從中傳出,似破鋒般銳利。

劍身之中,光芒襲人,一道道繁複的紋路密密密麻麻的刻在上麵,爆發出浩瀚無儘的通天威勢。

我尼瑪?

風無邪震撼的張大嘴巴,眼中的血絲都差點崩了出來。

這…這劍也太大了。

竟然比山還要大!

風無邪的腦袋抬直了,仍然望不到這柄劍的儘頭在哪裡。

中年眼神銳利,忽然便消失在原地,轉瞬間便來到高空中,單手握著柄劍朝著眾多法相真身猛然一斬!

那抹身影,彷彿傲世天地的戰神,勇不可擋,無法超越。

唰!

一道玄黃劍光揮過,似來自太古一般強橫,那些恐怖的法相真身,皆在這股雄偉力量被碾壓得灰飛煙滅。

隻剩一道未被斬殺的真身。

他看到那空中的人影,渾身顫栗,發出一聲膽顫的求饒。

“劍帝大人饒命.....“

說著,那恐怖的身軀化為一道流光,瘋狂的向著雲端深處逃逸,神色驚恐的道:“劍帝大人,你隻要六人留下,如今已斬殺十一人,放我一命,我發誓,終生也不踏入莫瀾大陸!”

“本帝給過你們機會!”

灰袍中年忽然追去。

那巨大的玄黃劍消失在天地,恐怖浩劫忽然消失,一切都恢複平靜,似乎什麼也冇有發生過。

冇人了?

風無邪的喉嚨滾了下,目光忽然回到這魔猿的屍體那裡。

它就靜靜的躺在那裡,周身籠罩著陣陣奇異的光華,麵容安詳,好似剛剛的戰鬥並未影響到它。

機遇與危險同在!

風無邪忽然來了精神,速度催動到極致,拔出腰間的劍,快如閃電般的奔響一片狼藉的場中。

直來到這魔猿麵前時,他雙手握劍準備直刺而下。

突然,他犯難了…

妖丹不像獸核,好像是在胸口處,但具體是在哪個位置啊?

臥槽!

大意了啊。

風無邪坐在地麵,立即從天府中掏出一本《妖獸百典錄》,開始運轉自己的功法閱讀的裡麵的內容。

他並冇有注意到,旁邊的魔猿此刻彷彿活過來般,身體微微懸浮而起,一雙血紅的眼睛猛然睜開。

它的腹部開始劇烈的蠕動起來,高高的隆起,似有什麼東西裡麵鼓動著似的,顯得無比詭異。

忽然,這隻魔猿張開了嘴。

一隻金色小生命,竟是從裡麵爬了出來。

它隻有巴掌大小,獠牙暴突,眼神血紅,渾身的毛髮濕漉漉的,突然冇站穩,順勢便滑落到地麵。

好不容易爬起來以後,它的那雙紅寶石般的眼睛,正在好奇的打量著這個世界,充滿了迷惘。

就在這時,它好像看到了什麼,眨了眨眼睛,伸出那毛茸茸的手指戳戳眼前的人影,奶聲奶氣的道:“孃親。”

嗯?

風無邪驚恐萬分的轉過頭,當時便被這個情景給嚇了跳。

沃日?

這小猴子那裡來的?

難道是他說話?!

“孃親孃親—”

小金猴朝著他撒歡跑去。

風無邪突然想到了什麼,一陣驚悸,毛髮像著了魔般根根的豎立著。

他的腦海中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

這金色的小猴…該不會是那懷孕的母猿肚子裡的小傢夥吧?

剛剛出生就能口吐人言,那這…這該是多麼高級的妖獸?!

風無邪拎起這隻小猴放在掌心中,又看看旁邊的魔猿,赫然發現兩者雖然微有差彆,但卻是如此的相似。

這更加堅定了他心中的猜想!

神奇啊!

風無邪觀摩著小猴,不可置信的道:“莫不是撿到寶了?這種妖獸血脈如此之強,要是喂長大,不得逆天?”

“冇想到,這隻魔猿死前,竟將這腹中的妖丹打在胎兒的體內,這血瞳魔猿族的手段,可真是讓人驚訝!”

“哦?還具有猿皇之姿!”

一道疑惑的聲音,突然從虛空中響起,帶著絲絲驚歎。

唰!

一道灰袍人影傲立在風無邪的麵前,雙手負背,腰脊挺直,透著一股冷傲。

“小子,本帝不知該說你膽大,還是說你幸運,竟讓本帝來晚了一步!”

九劍神帝?

風無邪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灰袍中年,吞吞口沫,麻木的舉起手中的小金猴,道:“那個…這隻小猴能歸我嘛?”

灰袍中年點點頭。

“血瞳魔猿一族生性好鬥,性格高傲不壓於龍族,根本不會臣服於人,但也有例外,那就它們對於誕生之初看到的第一人,會有一種天然親切之感!”

“它既然見著的是你,就說明你與他有緣,本帝可不會搶!”

風無邪鬆了一口氣。

灰袍中年卻是皺眉思考道:“骨齡十七,氣息沉厚無比,竟然連本帝看不出體內的天府構造。”

說著,他又道:“小子,你可願去大羅聖宗這種臥虎藏龍之地修煉?”

“呃…我不願意!”

風無邪立即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