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石滾落,地動山搖。

周圍古木倒地,纏繞了無數老藤,地麵的震感冇有絲毫減弱,那股無形的威壓反而愈來愈強。

唰!

風無邪的身影非常迅速,宛如一支箭矢穿梭在森林間。

由於那道強光不曾消失,所以他可以輕鬆的鎖定目標地點!

不過,妖獸深淵的浩瀚他算是見識了,哪怕經過那麼久,還是有著無數妖獸源源不斷的衝出。

風無邪一路狂奔,連續翻越了數十座大山,那迎麵而來的壓迫感,終於這個時候變得無比強大!

恐怖的風暴肆掠開來,猶如風刃般從他的身旁呼嘯而過,一顆顆大樹之上滿是刀劍般的劃痕…

這種害怕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風無邪看著古樹上留下的痕跡,情不自禁的眨了眨眼睛。

一股危機感浮現心頭,使得他忍不住趕緊打了個寒顫。

要不…還是回去吧!

不作死了!

隻是他剛要離開,突然想起那道護宗大陣,腳步一頓,轉身便硬著頭皮繼續向前方挺進。

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運起玄氣,保護身軀不受傷害。

唰!

風無邪腳下玄氣升騰,速度驟然暴漲,彷彿乘雲而起。

顯然,為了不影響趕路,他已經使出了身法武技!

終於,夕陽西下。

再次翻過一座大山以後,風無邪匍匐在峰頂處,微微睜眼的刹那,便看清了遠處的情景。

他的心臟陡然停止跳動,全身的血液也在此刻變得僵硬。

一隻渾身是血的魔猴矗立在天地間,身體宛如山嶽般巨大!

此刻,它眼神赤紅的傲世蒼穹,周身雄混的力量不斷的爆發而出。

那鬥天戰地的神姿,好似來自荒古,踏碎了萬古的沉淪!

在它的周身,十二名中年淩駕虛空,紛紛挺拔的盤坐著。

金袍飄飄,宛如戰神。

雖然讓人看不清他們的臉,但是渾身散發的氣息,浩瀚如深淵,那身後龐大的虛影,也是傳來無窮無儘的威壓。

這其中的每一個人散發的氣勢,都比他的強者體驗還要強。

他的那個隻是體驗…

可這十二人全是貨真價實的玄天境強者,真正擁有法相真身的大能!

“彆白廢力氣了,若是你巔峰時期,我等數十名玄天境聯手,恐怕還奈何不得你這隻絕世大妖!”

“不過處在孕期的你,實力大降,已經不是我等的對手。”

“若是識相,快快交出你的妖丹!”

一名金袍中年淡漠的開口。

那尖銳的聲音擴散大地間,猶如黃鐘大呂般震耳發聵,天地的虛空都在儘屬的扭曲著。

“吼!”

魔猿冇有廢話,一吼之聲震碎一切,猶如古鐘顫鳴。

天河呼嘯,倒轉虛空!

這一刻,它的氣勢驟然升騰,握緊拳頭朝著虛空轟出。

刹那間,整個天地猶如赤陽般耀目,彆說是一座大山,哪怕是太虛都能這一拳之下化為齏粉!

“動手!”

一道喝聲落下。

十二名金袍中年發出奇異的手印,一道道磅礴的光源從他們的手中暴射出去,化為神柱般凝結在虛空。

天地玄氣暴湧而來,彙聚成一個巨大無比的光輪猛地從天而降,崩碎虛空,狠狠砸在魔猿的天靈蓋中!

轟隆!

無法形容的巨響傳來,恐怖的氣浪將一座座大山直接爆碎。

天地璀璨奪目。

哪怕風無邪站在百裡之外,這股驚人的威壓還是將他震的吐血,甚至陷入短暫的失明之中。

待他再次睜眼時。

轟隆隆。

這隻魔猿巨大的身軀倒在地麵,無數大山連接被壓為平地。

滾滾的塵土,彷彿大瘴四起,迅速的朝著周圍瀰漫。

待煙塵散儘,風無邪再度望去,便驚奇的發現,那偌大無比的魔猿,身軀開始急速的縮小。

轉眼間,它便變成了人類那般大小,渾身根根毛髮晶瑩剔透。

雖然麵目略顯古怪,臉龐中還有著毛髮橫生,但從那五官之中不難發現,這竟是長著一張人臉!

妖丹?

風無邪想到那金袍中年的話,心臟突然有些跳得快。

妖丹乃妖獸的妖核昇華之物!

唯有達到六星妖獸,化為人形,方纔會具備妖丹!

若是吞噬這魔猿的妖丹,自己不知道可以達到哪種地步?

恐怕最起碼達到仙人吧!

因為從剛剛的情況來看,這隻魔猿必然是一隻血脈極為高級的妖獸,很可能已經達到八星等級!

“哈哈哈!”

一名金袍中年望著倒地的魔猿,忽然激動的仰天長嘯。

“這是十大遠古之軀的血瞳魔猿軀,血肉喂獸人,神魂煉鬼降,我天主會統領殺戮大陸指日可待!”

風無邪聽到那尖銳的笑聲,整個人一陣頭皮發麻。

【叮,恭喜宿主找到暴動來源,特獎勵七印護宗大陣!】

這時,一顆透著絲絲雷光的紫色珠子,落到風無邪的手中。

雖然隻有指甲蓋大小,但是裡麵卻透一股磅礴的偉力!

輕鬆搞定!

風無邪笑著收好這顆珠子。

如今既然找到暴動來源,也得了這騷王係統的獎勵,那冇必要留在這裡,畢竟,這些傢夥太恐怖了!

還什麼殺戮大陸來著。

臥槽,這特麼聽著就夠滲人啊。

小命要緊,趕緊開溜。

隻是他剛準備離開,那遠處,突然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

“哦?那恭喜了!”

虛空中。

一道人影猶如登梯一般,一步步的緩緩從空中走了下來。

他穿著灰色的長袍,身後揹著九把劍,那臉部的輪廓,極為深邃,一雙鋒利的劍眉之下,可以看到那瞳孔中隱隱有些無數星辰湮滅。

哪怕他在刻意的收斂自己的氣息,可是依然讓人覺得他的不凡。

這種與世界揮混然天成的感覺,使得他彷彿就是一柄劍。

一柄褪去所有的凡塵之氣,散發著鉛華之感的鋒利之劍!

“九…九劍神帝!”

十二名不可一世的金袍中年看到此人的瞬間,語氣中透著絲絲惶恐,好似有什麼東西扼住了喉嚨。

什麼?

帝境?

真正的帝境強者!

風無邪震驚的哆嗦著嘴,轉身便趴在原地,繼續好奇的探頭望去,看看傳說大帝的風采也不錯啊。

隻是……今兒個到底怎麼了?

妖獸深淵外圍不但驚現那麼多強者,竟然就連帝境也都來了!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地麵的魔猿,眉頭頓時皺得更深了。

話說,這種妖獸不應該是在妖獸深淵的內部地帶活動麼?!

風無邪百思不得其解時,一道聲音突然打破了他的沉思。

灰袍中年輕藐的笑道:“你們這十二隻老鼠偷來莫瀾大陸,卻讓本帝在大陸上尋找了三天,冇想到,竟是跑到妖獸深淵裡麵來了!”

“我等無意冒犯大羅聖宗的聖威,還請九劍神帝大人恕罪!”

所有金袍中年突然單膝跪於虛空,態度那是何其的恭敬。

大羅聖宗?

咦?

這不就是……那個主持大千會武的超級勢力麼?

風無繼續觀望。

灰袍中年淡淡的道:“外陸之人踏足莫瀾大陸,需要經過莫瀾大陸的同意,這是大羅聖宗定下的萬年規矩,本帝可以做出寬恕!”

“但是,你們天主會來到莫瀾大陸,還在我莫瀾大陸屠戮一座皇城,殺了九千萬世俗之人,又如何饒恕?”

灰袍中年說到這裡,眼神中的星辰突然破碎,天地之間黃沙漫漫,風滾雲動,虛空不停的翻轉。

“劍帝大人息怒,我天主會願意賠嘗,若是大人不嫌棄,這具魔猿屍體還請大人您收下!”

“若是覺得不夠,我等回到天主會,一定會再次登門謝罪!”

“望劍帝大人高抬貴手,說到底,這不過是些世俗之人!”

“……”

“九千萬世俗之人確實算不得什麼,一場世俗戰爭便會死去數億。”

灰袍中年喃喃自語,可是又突然不屑的冷笑道:“但我莫瀾大陸之人,何時輪得到你外陸之人隨意屠殺,這置我大羅聖宗顏麵於何地?”

言罷,一股可怕的滔天劍氣自他的體內爆發出來,猶如呼嘯著的劍海迎天而去,欲將整個蒼天給捅裂!

一名金袍中年慌亂道:“劍帝大人,隻要你放過我等,什麼條件我等都能答應,絕對讓你滿意。”

“說了句人話!”

中年點點頭,“修煉不易,那本帝就說說本帝給出的條件!”

“必然洗耳恭聽!”

眾多金袍中年抱拳道。

灰袍中年揮揮衣袖,一副掌握天下的氣勢,不冷不淡的道:“第一條:自己留下一半的人,或者全部留下來!”

“第二條,請參考上一條!”

我擦!

這弧傲又強大的感覺是怎麼回事?怎麼那麼讓人崇拜呢?!

風無邪直勾勾的盯著灰袍中年,突然感覺渾身熱血沸騰。

一人發話,十二名玄天境唯唯諾諾,這就是玄古境巔峰的大帝位強者麼?

本帝與他…

不是,我與他簡直螢火與皓月,寒鴉與鳳凰啊!

而後者似乎有所察覺,突然暼過頭朝著他的這個方向望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