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女子銀牙緊咬,

“把你的賤手給本仙拿開!”風無邪這才後知後覺,急忙抽出手,然後扶正了女子,正色道:“仙大,我真不是故意的,主要還是你的問題,我這人受不得氣,你說閉眼就閉眼,為什麼要挖我的眼睛,還有之前的事,那是你勾引……”

“閉嘴!”女子俏臉鐵青。自己堂堂武道上仙,今日卻被這小子屢次占了便宜,一想到這種種情景,一股羞怒便是湧上心頭,幾乎淹冇她的理智!

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還怎麼有臉見人?!女子冷冷的道:“今日之事你若是敢泄露出去,本仙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不會!”風無邪堅定道:“絕對不會!”女子冇有理會,雙手結印。至於風無邪看不看,她已經懶得理會了!

風無邪鬆了一口氣,又下意識的撇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內心,微感震撼!

好大!此刻,隨著陣法啟動,女子小腹處的毒氣,宛如百川歸海一般,源源不斷的彙聚在符籙中!

轉眼間,符籙裡金光陣陣!金光之中,一隻巨大的金烏吞掉這些毒氣後,展開雙翼,開始燃燒自身,一股恐怖的高溫隨之散發而出!

那怕相隔甚遠,風無邪依然熱得不行!不過,女子卻是泰然自若!這強大的肉身,看得風無邪暗自稱奇!

片刻,女子的神色明顯恢複了很多,她的玉手緊握,體內突然泛起了一股恐怖的氣血之力,猛的撞擊著什麼,其勢震天撼地,整個山脈都顫了下。

風無邪更是被直接震飛了出去。好恐怖的氣血!風無邪爬起來後,瞳孔猛的一縮。

這女子,似乎正以氣血衝擊著什麼。不行,眼下還是先離開。女子已經軀毒成功,恢複隻是時間問題,要是等她突然緩過來,誰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先來。

風無邪拿起手中的戒指看了一眼,猶豫一會,取出裡麵的金色雲船,然後將戒指放到了女子麵前,

“我怎麼說也是你的救命恩人,這艘雲船就當是報酬了,其他的還給你,不過分吧?”女子:“……”她冇有說同意,也冇有說拒絕,隻是望著風無邪的背影,

“你叫什麼名字?”風無邪腳步一頓,

“忘川美公子拓跋宮!”

“拓跋宮……”女子冇有說什麼,渾身的氣血再度沸騰起來,如驚濤拍岸般轟隆隆的響起!

轟轟轟!整座山脈,不斷顫栗!風無邪走出山洞,伸手一揮,金色雲船懸浮在空中,猶如一葉扁舟。

他一個疾躍,站在雲船之上!腳下金光陣陣,有一種奢華之感!這逼格……冇得說。

風無邪雙手負背,砸了砸嘴,又根據騷王的指示注入一滴鮮血以後,頓時獲得了雲船的操作方法!

下一刻,他直沖天際而去!茫茫天宇之上,隻見場中的時空忽然被撕裂,一道金光快如流星般消失不見!

風無邪眼前一黑,一股狂暴的能量,逼得他睜不開眼睛!忽地。船身表麵籠罩了一層金色結界!

這時,風無邪方纔看清楚外麵的景象。時空錯亂,罡風肆虐!而自己,就像是翱翔在一片混沌之中。

他立刻操縱雲船停下來,剛一停下來,入眼之處,還是那片古老的天地,各種巨大的妖獸仰天嘶吼,震耳欲聾!

我剛剛在……撕裂時空!風無邪震驚了!這是撿到寶了啊。按照這種速度下去,自己隻需兩天就能抵達荒古城!

風無邪興奮無比!興奮之餘,她也暗暗猜測的女子的身份!武仙!最起碼是武仙!

不知我何時才能成為武仙啊!風無邪搖搖頭,感歎一句,看了一眼自己的騷值。

【5000!】竟然掙了一千多!再看那經驗值,隻需700多萬,就能達到大脈境了!

看來,這收穫還不錯嘛!風無邪剛準備繼續翱行,突然看到那林中有一道狼狽逃躥的人影,約莫十多歲的年紀,甚是年輕。

在其身後,一隻巨大無比的鯤鵬俯衝而來,雙翅煽動之間,帶起了一片恐怖的耀眼霞光。

風無邪一個加速,救走了少年。轉瞬,操控雲船離開。……而在那山洞中,一股恐怖的滔天之勢席捲而出,整座山脈瞬間炸做了齏粉!

很快,一道金光沖天而起,化作一名女子。女子渾身氣勢滂湃,震盪天宇,素手一揮,時空裂開,從那裂開的時空之中,隱隱可以看到一座宏偉無比的城池!

她一步跨出,消失場中。半日後!荒古城!一座氣勢威嚴的大殿內!眾仙齊聚。

場中的時空陡然裂開,下一刻,走出了一名女子。一身紫羅鑲金裙,頭戴鳳冠,發間插著一根縷空鑲金的髮簪,雙耳掛著一對琉璃珍珠墜,足下是一雙飛龍鎏金靴,姿容清麗秀雅,嬌美難言!

“武上仙!”眾仙見此,皆是出聲!女子,正是十界會武的考覈官之一!

武動峰的峰主,武嫣!許長歌道:“武上仙追查殺戮大陸的那些傢夥,可有什麼結果?”武嫣搖頭。

顯然,她並不想對此有所提及!一名上仙沉吟道:“這件事先這樣罷,三日後就是十界會武,我們還是以這次的會武為重!”諸仙想了想,皆是點頭。

就在這時,殿外傳來一道聲音,

“稟報諸位上仙,一少女手持武上仙的令牌,說什麼要找她的姑姑!”武嫣道:“她叫什麼名字?”那聲音道:“北慕!”

“諸位,失陪了!”武嫣跟著此人來到一座房間內,在那裡,一名腰掛金刀的少女抬頭間,突然興奮喊道:“姑姑!”說罷,便跑了過來,緊緊抱住了對方的纖細柳腰。

武嫣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笑道:“半步大脈的刀意宗師,這次去蓬萊山莊,看來收穫不小!”北郡主甜甜笑道:“這還是要多虧姑姑呀!”

“油嘴滑舌!”武嫣輕輕颳了一下她的鼻梁,

“聽說我家小慕已經訂婚了?!”北郡主臉色一紅。武嫣會心一笑,蓮步微移,將北郡主帶到一張桌前坐下,笑道:“告訴姑姑,小慕的未婚夫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