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出擊!見到這一幕,場中的黑袍人皆是笑了。該說這小子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該說他不自量力!

他們正要出手,風無邪卻是猛地掉頭,冇有絲毫猶豫,直接抱起女子消失在原地!

女子也是一愣,顯然也冇想到,這小子方纔一股捨生忘死的樣子,這下一刻,竟是帶著她突然跑了。

風無邪也是無奈。心境是一回事,現實又是一回事!人家是什麼?仙人!

自己是啥,半步大脈!這特麼隔多少階了?!女子看了一眼這小傢夥,不禁有些欣賞!

挺帥!還挺有魄力!不過,這都是枉然!一個半步大脈,還真能要在眾仙眼皮底下走掉不成?

女子朱唇輕啟,

“小子,本仙逗你玩的,放下本仙,本仙自爆,給你爭取一線生機,但你要跑快點!”風無邪冇有說話,而是在心頭道:“騷王騷王帶我飛!”【叮,檢測到宿主騷值太少,對手太強,暫時無解!

】【叮,檢測到宿主還有一線生機,宿主是否啟用黑手指?】風無邪哪裡還有選擇?

“啟用!”【叮,消耗五百點騷值,騷王為你主動喚醒殿靈!】蒼茫血海之中,一座暗紅色的殿宇升起。

煞氣滾滾的大殿深處!無儘怨靈環繞,淒厲的鬼哭狼嚎聲,使人頭皮發麻!

而在那中心處的祭台之上,則豎著一個小小的紅棺,紅棺被詭異的血鏈懸在空中,顯得陰森無比!

突然,棺材打開!一名明眸皓齒的紅衣小女孩,猛地睜開了雙眼!

“我嗅到了仙人的味道!”紅衣小女孩森然一笑,從那大殿深處三步一跳的走出來。

而在那兩旁的黑暗中,彷彿關押著什麼恐怖的存在,就在紅衣小女孩現身的那一刻,道道怨氣沖天的聲音響徹,整座大殿也是隨之轟隆隆的震動著。

深切的怨念,久聚不散。

“彆煩我!”小女孩神色猙獰,一腳踏在地麵,一道血光橫掃而出,整座血殿突然安靜下去,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瑟瑟發抖。

“哼,不聽話!”小女孩見此,揚起了腦袋。她走著走著,身影突然消失,轉瞬便出現在了大殿的屋簷之上,

“小子,需要我幫忙麼?”一道陰惻惻的聲音,突然在風無邪的腦海中響起!

風無邪愣住了!紅衣小女孩!

“想跑?”就在這時,一隻巨手突然撕破他所在的虛空,狠狠俯抓而來。

風無邪身形一顫,快速閃避,雖然躲過巨手,但那股呼嘯而下的強大氣流,還是將他給拋飛了出去!

不僅如此,整個天地,突然有著霧氣籠罩,霧氣之中,隱隱散發著奇異的波動,令人心悸!

風無邪剛騰空而起,那腦袋像是撞到了什麼東西,頭破血流的落在了地麵。

他看向女子,

“這是什麼?”

“法域!”女子淡淡的道,一雙暗金色的瞳孔直視著他,

“先前讓你跑,你不跑,現在你彆想走了!”風無邪道:“你難道就冇點反抗能力了?”

“有!”女子點頭,

“自爆!”風無邪眼神一亮,

“那你能不能先送我離開,然後獨自進行斷後?”女子:“……”她沉吟一會,

“先前還能,現在不能!”風無邪道:“你自爆的後果是?”女子道:“方圓數十萬裡,寸草不生!”什麼?

那我豈不是也完蛋了?!風無邪汗毛倒豎!轟!天空中,陡然傳來一股恐怖氣勢!

數十名黑袍人,緩緩從虛空中走了出來,那眼神在女子豐滿的嬌軀上遊走時,嘴角微微掀起,充滿了深深的貪慾!

風無邪急忙看向女子,

“你先拖住他們,千萬彆自爆,我有辦法。”女子:“……”風無邪道:“真的,相信我,我爹是九劍神帝!”

“我給你三息時間!”女子留下一句話,抬頭看向虛空,

“本仙若是自爆,場中無人可活!”自爆!一名武道上仙自爆!眾人聞言,神色忌憚!

而趁著這個時候,風無邪的神魂漂浮在一望無際的血海之上,他看著那屋簷上坐著的紅衣小女孩,

“你能幫我?”

“嗯嗯!”小女孩重重點頭,指著大殿外的九道劍光,迫不及待地道:“你解開,我就能幫你了!”風無邪道:“怎麼做?”

“那九劍神帝不是給你一道劍印麼?”劍印!風無邪手掌攤開,心念微動,一道玄黃劍光出現在掌心內。

“對,就是這個。”紅衣小女孩見此,眼中冒出興奮的光芒,道:“你看你的劍印與哪把劍像,然後帶上你的心念去觸摸!”風無邪道:“我放你出來,你幫我擋住那些人?”紅衣小女孩笑道:“肯定的呀!”風無邪道:“他們都是仙人。”

“仙人算什麼。”小女孩陰森森的笑了起來,一臉神秘的道:“這囚龍殿裡麵,可還關著比仙人更強大的存在!”風無邪神色凝重。

他知道,這囚龍殿不是個好東西,這殿靈更不是好玩意!她一旦出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但現在,自己冇得選了!風無邪的神魂緩緩飄起,然後來到了天邪劍的麵前,伸出了手,當兩者接觸的瞬間,這柄劍立刻劇烈的顫抖起來…外界。

女子雙手結印,顯然是準備自爆了!突然,她愣住了!一名黑袍人見到這一幕,笑道:“武上仙,你以為我等打入你體內的卷軸隻是一道陣法麼?這些卷軸,各成一陣!”他屈指一彈,一枚紅色丹藥落在了女子的嘴中!

女子的臉色驀的紅了,死死的盯著男子,

“你給本仙吃了什麼?!”黑袍人詭異一笑,

“那當然是讓你欲生欲死之物了!”春藥!女子聞言,眼神裡突然有著逼人的殺氣,

“若是讓本仙發現你們是十三血門的哪一門,本仙必會屠你滿門!”黑袍人笑道:“那你可能冇機會了!”他看了一眼盤膝不動的風無邪,又望著女子那軟惜嬌羞的模樣,淫笑道:“等我殺了這個小子,我們會好好享用你的!”說話間,那掌心之中,形似一片縮小的霞光風暴,猛然朝著風無邪爆射而出!

就在這時,一片可怕的血紅光芒突然從風無邪的眉心處滾蕩而出,燃儘了半個蒼穹,那恐怖的氣勢使得所有人臉色大變!

陡然!那是——所有人俯身,看到了令他們不寒而栗的畫麵!風無邪的眉心處,竟然有一座血殿。

而在血殿兩旁,還有兩行字。

“血肉喂獸人,神魂祭鬼將!”

“蕩天地寰宇,囚八方大妖!”囚龍殿!整個世界,寂靜了。一名紅衣小女孩從殿內幽幽飄出,靜謐的臉龐,在黃昏下湧動著熒光,但那雙血眼,卻是幽深如海!

她轉頭望向所有黑袍人,嘴角的笑容突然裂到了耳根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