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群山震動。

一些陡峭的絕壁更是崩裂倒塌!

山穀中,所有弟子已經驚恐的亂成了一鍋粥, 紛紛東倒西歪的站著,仰望天空,渾身戰栗。

“為什麼會晃得那麼厲害!”

“不知道。”

“天啊,好多飛禽,還有許多等級不低的強大妖獸!‘”

“……”

許長風望著底下轟隆隆作響的情景,又眺望遠方,滿臉震撼的道:“難道是有大妖在那裡廝殺麼?”

隻見那平原峽穀中,大批大批的妖獸從山脈中狂奔而出。

密密麻麻,就像是一條洶湧的怒滔,根本望不到儘頭。

一棵棵參天古樹倒在了獸潮裡,整個場麵濃煙滾滾,那連續不斷的吼聲,產生出一股凶猛的氣勢!

而天空中也聚集了大量的凶禽,在高空不斷的盤旋哀鳴。

黑壓壓的一片,遮天蔽日的劃破天穹,瘋狂的逃離某處恐怖的區域,似乎世界的末日就要來臨。

那振翅的聲音,嗚嗚作響,就像狂風怒號,震撼無比。

“這不像一般的妖獸暴動…”

白閻跨步朝前,目視遠方,混濁的眼神中透著一絲凝重。

“哪怕是化形的大妖廝殺,也不會造成如此恐怖的聲勢,而且這範圍還在不斷的擴大和波及……”

吳林清的額頭滑過一絲冷汗,“那大長老,依你之見,是什麼引起如此規模浩大的妖獸暴動?”

“不知。”

白閻搖搖頭,道:“不過,我想,我們也得快點離開此地。”

言罷,他偏頭看向旁邊的少年,瞧見對方怔住,便道:“宗主大人,你可是看出了些什麼?”

“呃…”

我看出個雞毛啊。

我不過是被嚇到了。

風無邪頓時尷尬得有些無地自容。

不過,要是說自己更是懵逼,那這一世英名不就毀了麼?

他剛準備瞎編亂造。

“宗主,如果發生變故,你一定要救我,我不想死啊!”

王小胖嚇傻了,臉色慘白的趴在地麵,死死抱住他的腿。

我擦。

這死胖子!

風無邪嘗試甩了下腿。

可是,王小胖如附骨之蛆般黏著他不說,竟然還摟得更緊了。

他眯著眼睛,“死胖子,你要是再這樣,老子可要踹你了。”

聞言,王小胖急忙放開手。

風無邪捋捋喉嚨,“根據本宗主的觀察,這很可能是…”

“不好!”

吳林清一聲驚呼,瞳孔緊縮的指著下方,道:“宗主,這些妖獸逃跑的方向是靈雪宗的百裡雪山!”

許長風和白閻眉頭緊鎖,同樣發現了這件事的嚴重性。

這些妖獸之中,不乏有三星或者四星級彆的強大妖獸,而且數量上多如繁星,排山倒海,無窮無儘!

如此多的妖獸奔騰而過,必然會將整個靈雪宗碾為齏粉!

靈雪宗距離此地三千裡,但這些妖獸快如疾風,恐怕半日不到的時間,便能抵達。

“我去攔!”

許長風眼神淩厲,衣袍鼓動而起,周身的玄氣爆發而出。

他單手掐訣,嘴中唸唸有詞。

唰!

無數張繪著各種紋路的符籙,此刻散發著道道奇異光芒,星羅棋佈的懸浮在他的身體周圍。

顯然,他準備利用陣法的力量來阻擋這些暴動的妖獸!

“現在攔有點為時過早,而且單憑你一人之力攔不住。”

白閻阻止了他,又朝著風無邪拱手道:“宗主大人,現如今該如何?”

這可是真難辦了…

風無邪看向這鋪天蓋地的妖獸,深吸一口氣,轉過了身。

“三名長老聽令!”

“在!”

“先彆回靈雪宗,帶領所有弟子去百裡雪山外阻擋妖獸。”

“不惜花費任何代價,絕不能放它們踏入靈雪宗的地界範圍!”

“還有,通知我娘子,女弟子也要加入保衛靈雪宗的戰鬥之中!”

“遵命!”

唰!

三隻大鳥受到召喚,揮翅疾馳而來,落到了山穀中。

所有弟子見狀,冇有絲毫猶豫,第一時間紛紛躍了上去。

“唳!”

大鳥騰空飛起。

這些弟子朝著周圍望了一眼,血液冰涼,一股恐怖直衝頭頂。

妖獸儘出,氣勢滔天。

這般陣勢著實駭人!

可是,他們想起風無邪說的話,暗暗握攏拳頭,那雙眼睛中,皆湧現出強烈的戰意來!

阻擋獸潮。

保衛靈雪宗!

這是他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白閻朝著風無邪躬身抱拳,道:“宗主,我們也該走了。”

這場妖獸暴動的規模之宏偉浩大,簡直前所未聞,如果儘屬將其攔下,必須集全宗之力奮力抵抗!

而且,他們現在必須搶在妖獸的前麵,抵達百裡雪山。

這是一場死戰!

最可怕的是,根本就冇人知道,這場暴動會什麼時候結束。

當然,如果說這名帝強者願意出手,恐怕翻手之間,便能輕而易舉的鎮壓這些妖獸吧!

白閻暗暗想道。

風無邪點點頭,剛準備淩空躍起,一道聲音在他腦海裡響起。

【叮,妖獸暴動莫驚慌,指不定是一場機緣降呢?】

【當前任務:找到妖獸暴動來源。】

【任務獎勵,七印護宗大陣,先天造化聚玄陣!】

【友情提示:這是一道可以修煉,也可以用來防禦的陣法哦!】

七印陣法!

傳說級彆的大陣!

若說靈雪宗有這麼個護宗陣法,那豈不是可以輕易阻擋妖獸?

而且還可以修煉?

這就很騷氣。

風無邪的眼神發直,咂咂嘴,一臉的不可置信。

“宗主?”

白閻試探著喊道。

風無邪擺擺手,緩緩道:“本宗主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氣息,所以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作祟。”

“你們先回去!”

說罷,他單手撐著懸崖邊,一個華麗的轉身,那身影猶如大鵬展翅般,朝著那萬丈深淵跳下。

這種級彆的陣法,必須爭取一下,以後指定能夠用上。

唰!

風無邪落地以後,並冇有稍做停留,繞過這些凶獸,身影宛如一道清風,快速朝著那事發地點趕去…

“大長老,我們?”

吳林清眉頭緊皺。

白閻搖搖頭,感歎道: “宗主大人看來不會插手,這一切必須要靠我們自己了。”

”還是先通知雪仙宗主吧!”

他揮揮衣袖,取出一張傳訊符,指尖縈繞著絲絲玄氣,開始在符籙之中龍飛鳳舞的寫了起來。

這是三級陣法!

隻要相隔不是太遠的地方,就能夠被對方輕易的感知到。

……

靈雪宗。

李若雪驅走了萬惡穀之人,剛準備帶弟子前往妖獸深淵試煉。

忽然。

她的心念微動,取出一張傳訊符,看完符籙上麵的資訊,清冷的臉蛋頓時有了些許凝重。

“花長老,通知宗內的其他長老,全部前往妖獸深淵!”

李若雪收回符籙道。

“宗主,這是?”

花無顏有些好奇。

李若雪語氣沉重,道:“剛剛收到大長老的訊息,妖獸深淵突然有大規模的妖獸朝著這裡暴動而來。”

“什麼?”

花無顏輕捂著小嘴,又問道:“宗主,需要所有人前往麼,這萬惡穀前腳剛走冇多久,我擔心…”

“不用理會,不清楚副宗主的身份之前,他絕對不敢胡來,當務之急還是與其他人會和,共同攔截妖獸!”

說著,她的那兩汪洋清水似的美眸,忽然如劍般淩厲,透著一股堅決。

“這是一場關於我靈雪宗根基的戰鬥,絕對不能放任妖獸突破百裡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