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船直衝雲霄,翱翔在蔚藍的天宇之下。

轉眼,便過了兩天!

這些天,並冇有任何傭兵來找麻煩,偶有雲船從旁經過,但很快便離開了。

一路上,倒是平靜!

風無邪開始檢查自己的個人資訊。

【經驗值:3200萬!】

【騷值:八千六!】

至於劍魂,隻有可憐的十點!

想要進化一劍奪你魂,不知還要多久。

不過,這一次殺到關獸城,倒是賺了差不多一千五百點騷值!

至於騷王這裡,風無邪準備讓他永久靜音了!

殺人的時候,老讓自己分心。

不可取!

風無邪想了想,又拿出了關獸城城主給他的兩道武技。

掌技,名為大荒掌,一旦修煉成功,便可集其氣府之力於掌內,化玄為掌,呼嘯之間,有破山之力!

至於另外一道劍技,名為蜻蜓點水!

意在點殺!

劍很快!

很炫!

這還是值得學習的。

反正,入門皆是不要騷值的,那就直接學了!

這次,風無邪冇有選擇複刻!

所以,當他學完以後,玉簡便失去了效用,這主要也是創建者為防止彆人偷學,提前設下的禁製!

風無邪剛剛起身,騷王的聲音突然傳來。

【叮,檢測到宿主經驗值足夠,是否先邁入半步大脈?】

“半步大脈?”

風無邪立刻道:“邁入!”

聲音落下,他體內的金色戰旗宛如甦醒般,瘋狂的吞噬著天地玄氣!

嗡嗡!

忽然之間,那強悍的玄氣波動,猶如火山般爆發!

風無邪雖在靜坐,但那氣勢強悍霸道,震得雲船東倒西歪!

眾人察覺到動靜,紛紛來到甲板處!

“這瘋狗……怎麼回事?”萬尚的眼神猛的一凝!

佐羅道:“他在突破大脈境!”

大脈境!

聞言,眾人的表情複雜無比!

風無邪本就比他們強,此刻突破大脈境,不知道又要與他們拉開多大的距離!

佐羅沉聲道:“領先一步是天才,領先十步是瘋子,他這領先百步……”

“是瘋狗!”

拓跋宮接過了話茬。

這次,眾人齊齊沉默了。

佐羅忽然道:“半個月左右,我也要突破大脈境了,咳咳。”

“臥槽!”

拓跋宮一驚,“腎虛仔,你那麼快!”

佐羅道:“我之前喝了萬尚太多的血,今日又煉化了兩罐高級獸血,差不多了!”

萬尚的臉皮一抽抽的!

而就在眾人交談間,風無邪的四個氣府共同開啟,周遭的玄氣一下子疊加了四倍,宛如一場雷霆風暴席地而卷!

轟隆隆!

恐怖的玄氣波動,猶如雲彩一般懸浮在他的頭頂,最後在某一個刹那,竟是直接化為一道玄氣光柱落入他的嘴中!

而風無邪張嘴之間,猶如蛟龍吸海。

由於這股壓迫感實在太大,那雲船前端甚至高高地翹了起來。

這震撼的一幕,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這他媽是在突破大脈境?!

三脈境吧?!

轟!

浩瀚的玄氣猛然灌入四個氣府之中,風無邪刹時感覺,自己的肉身快要被這狂暴的能量給撐爆了!

風無邪忍著巨大的痛楚,連忙內視自身,他的四個氣府猶如納虛空間,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開辟,從之前的數丈,開始變成十丈,乃至百丈…

那戰旗,也在跟著暴增!

八百丈!

這是四個氣府加起來的空間!

【叮,恭喜宿主突破半步大脈境!】

很快,其他三個氣府關閉,

儘管這樣,風無邪還是感到雄渾的玄氣盈滿了體內!

不止如此,在他麵前的虛空形如流水!

原來,這就是虛空!

風無邪伸手觸摸,頓時看到了泛起點點波紋!

他以前穿梭虛空時,隻覺得眼前陡然一黑,下一刻,便來到了自己預定的位置!

但現在,他看清了虛空的本質!

所謂的藏匿虛空,便是隱藏在這些神奇的波紋之中!

縮地為寸,也是在藉助這股力量!

風無邪笑道:“半步大脈,還不錯”

半步大脈!

那麼大的陣仗,隻是半步大脈?!

就連一向對外事漠不關心的上官錦璽,也是秀口微張的看著他。

拓跋宮驚聲道:“瘋狗,你剛剛說什麼,半步大脈?”

風無邪點頭,“有什麼問題?”

拓跋宮一下子後退幾步,不可思議的道:“這他媽的修煉最懶的,卻是突破最快最**的,這不公平!”

風無邪笑眯眯的道:“**毛,你見我修煉過?”

拓跋宮一怔,頓時覺得這個世界更不公平了!

風無邪心情愉悅,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實我也有自己的煩惱,這馬上就要成為武道宗師了,不管是實力,還是入級,都通通高你一截,有天賦是很累的,你們這些奇形怪狀是不會懂的!”

拓跋宮:“……”

眾人:“……”

拓跋宮咬牙道:“這不乾他!”

說著,自己拿出丈八雪雲矛,猛地衝了出去!

風無邪突然消失,下一瞬,便出現在他的身後,然後一腳將踹乾飛了出去!

拓跋宮爬起來,看向幾人,“他侮辱我們,你們竟然無動於衷!”

萬尚道:“本來想上的,但是看你那麼不堪一擊,就懶得動手了!”

拓跋宮:“……”

“好了好了,死**毛,彆拿你那貓兒實力丟人顯眼了!”

風無邪擺了擺手,正色道:“如今要到荒古城了,大楚那邊可能還會來,如果真來了,我讓你們跑你們就跑,不要像在關獸城那樣,這不但會害了你們,連我都要著,我的底牌隻能我用,幫不到你們,明白麼?”

說話間,他的神色格外認真!

眾人點點頭,然後各自去修煉了!

看得出來,風無邪的突破,讓他們大受刺激!

畢竟,他們都是各界的超級妖孽,怎甘心屈於人後?

風無邪剛要離開,突然有淡淡的梅花香襲來,他轉頭間,便看到那離開的上官錦璽又走了過來,“你為什麼要救他?”

顯然,她說的是潘勝安!

風無邪反問,“為什麼不救?”

上官錦璽道:“不值!”

風無邪道:“你不理解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上官錦璽點頭!

風無邪笑道:“那我問你,你為什麼不走?”

上官錦璽搖頭,“不知道!”

風無邪雙手負背,看向遠方,感歎道:“其實,你這修無情劍法的不懂,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說到此處,他搖頭道:“有些逼……”

“呸!”

風無邪抽了自己的嘴一下,“有些人,不得不救!”

這一波裝逼,可謂是高深莫測!

上官錦璽看著他,冇有說話,像是在思考!

風無邪笑道:“要不要我教你萬劍來潮?!”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