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殺我啊?”風無邪獰笑一聲。他的雙指並引,一道巨大的劍河呼嘯而出,猶如白龍問世,遮天蔽日的劃過長空,狠狠地衝向男子!

聖技!中年男子冷笑,

“聖技雖好,但你與我之間隔著九條大脈境,你如何彌補這差距?”他的手掌攤開,一股強大的氣息滾蕩而出,化為巨手,攜著恐怖的力量,猛的一抓,那劍河頓時炸做無數氣流!

風無邪愣住了!就在這時,中年男子突然來到他的眼前,一掌拍下!轟!

虛空直接被震裂!強大的氣勢,逼得無數人連連暴退!上官錦璽俏臉一片冰冷,潔白的皓腕微微一翻,拿出了一枚紫珠,珠子之上,隱隱有著可怕的光芒浮現!

顯然,這是一道極為強大的陣法!不過,她正要催動陣法時,雲層陡然裂開,一道怒喝聲自天際響起,

“動我小兄弟,誰給你這狗日的膽子!”粗礦之音,擴散天地!無數人渾身一顫,差點嚇爆了膽!

上官錦璽趁人不注意,迅速收起那顆珠子。中年男子也是微微一怔,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還欲出手,頭頂突然出現一道恐怖的氣息,緊接著,一道百丈左右鋒芒從天而降!

“法則境!”男子臉色劇變,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急忙祭出數個鐵環,這些鐵環扣在一起,瞬間形成了一道天哲!

嗤!鋒芒飆射,爆發出刺耳的氣浪聲!眾人忍不住捂住耳朵!隻見那鐵環突然被斬裂,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射到男子麵前,舉起斧頭劈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鮮血,傾灑而下!

“蒙……蒙薑!”男子驚駭出聲!下一瞬,他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走,猶如喪家之犬!

可就在這時,蒙薑眼神凶狠,突然追了過去,一腳狠狠踩在他的後脊中!

哢嚓!男子脊骨斷裂,吃痛慘叫!其他傭兵會的強者見勢不妙,便是要逃走!

“誰走誰死!”蒙薑下令!很快,一道道強大氣息從虛空中現身,恐怖的法則之力纏繞,引得整個虛空交嘯連連!

那胸前的徽章,顯得格外的耀眼!藍金徽章!無數人震撼無比!那眼中,除了嚮往,還有濃濃的敬畏!

這妖獸深淵的外圍,竟然出現了一支藍金徽章的傭兵團!城內城外,雅雀無聲!

隻見那出手之人膀大腰圓,肩膀寬闊,手中還扛著一柄大斧,赫然就是蒙波的父親蒙薑!

其餘數十人,則是那威名赫赫的蒙龍傭兵團!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蒙薑走向了風無邪,拿出一顆丹藥放在他的嘴中,然後道:“莎莎給你的那塊獸牌呢?”風無邪道:“他們不認!”不認!

蒙薑深呼一口氣,望著眼前的雄偉城池,怒喝道:“關獸城城主,出來給老子一個解釋!”聲音落下,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從城內湧出!

這股力量之強,讓得周圍的人都為之色變!那為首的男子,墨發飛揚,一身黑衣,眼神裡有種俯視萬物的冷漠!

此人,便是關獸城城主關顏!蒙薑拿起那塊獸牌看著他,

“若不是我今天剛好途徑此地,你關獸城明日定會蕩然無存,你信不信?”關顏的神色中有著一絲凝重,他看向風無邪,

“今天對你出手之人,你指誰,誰死!”風無邪點點頭,開始挨個指人。

隻要是他指過之人,無不麵色慘白,渾身痙攣的顫抖著。那名男子更是大呼冤枉,

“城主大人,我是按照傭兵會的流程辦……”關顏一揮手,

“殺!”在他身後,數道身影疾衝而下。

“噗噗噗!”話未說完,鋒利的刀劍穿胸而過,一個個爆裂開來,血濺當場!

關顏看向風無邪,

“滿意否?”風無邪搖頭。關顏又看向其他人,

“你等明知這是莎莎大人的信物,不阻止也就罷了,還對此知情不報,當懲!”他的衣袖一揮,一道恐怖的青光縱橫間,這群人的手臂皆飛了出去。

眾強不敢說完,隻是咬緊牙關,任由那鮮血徐徐流淌。關顏又看向風無邪,

“滿意否?”風無邪還是搖頭,

“缺點意思!”意思!關顏看了一眼這群年輕人,然後一揮衣袖,道:“這算是我的一點心意!”每個人的麵前,皆懸浮著一枚戒指!

關顏道:“都看看吧!”風無邪給他們一個暗示性的眼神,眾人開始各自檢查起來!

佐羅,三桶高級獸血!上官錦璽,一套劍譜!萬尚,一顆大妖內丹!拓跋宮,除了一些寒火屬性的藥材外,還有一道下品絕技!

至於風無邪,則是兩道下品絕技!掌技、劍技!這些東西,皆是不凡!

關顏看向風無邪,指著潘勝安道:“你等皆要去參加十界會武,那這個人,我便讓他加入我傭兵會,你覺得還滿意麼?”風無邪沉默一會,道:“我需要一艘雲船!”關顏點頭,對著身後之人道:“去選一艘價值五十萬的雲船過來!”

“遵命!”此人離開,很快又回來了!他的手中端著一艘雲船,船身刻畫著無數獸圖,上麵坐落著幾座庭院,呈黑紫色,看起來足有半丈多長。

雖不如百雀船那般精緻,但空間大了不少!關顏道:“可還滿意?”風無邪點點頭!

“那今日之事……”風無邪明白他的意思,道:“從冇發生過!”關顏一揮手,

“離開吧。”

“隊長!”潘勝安來到風無邪麵前,感動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剛拿出一枚儲物戒,卻被風無邪給拒絕了,

“你自己多存點錢,買顆靈丹妙藥把這斷臂弄好,然後好好在傭兵會磨鍊,等我拿到會武之王回來的時候,想說什麼再慢慢說,你的天賦不差,記住,我當初冇讓你加入大威天龍,說的是你太老,而不是說你不合格!”

“我會的,隊長!”潘勝安堅定道。風無邪伸手一揮,一艘長達數十丈的雲船出現在空中!

他看向蒙龍傭兵團的眾人,抱拳道:“今日之事,謝謝蒙叔乃至各位叔叔,本應寒好好暄一番,隻是這十界這會武在即,小子就先走了!”蒙薑拍著他的肩膀,讚歎道:“上次遇見你纔是吐息境,這會已經超脫境了,而且你大威天龍的名聲都乾到妖獸深淵的內部城池去了,很不錯,等你拿到會武之王回來,若是不去我傭兵堂登門拜訪,我可不答應!”風無邪道:“我自己都不大意!”

“哈哈哈!”蒙薑大笑,眼神一掃幾人,讚歎道:“好傢夥,都是妖孽啊,你們看那個,塊頭比我都還大!”眾強聞之,皆大笑起來。

萬尚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蒙薑看了上官錦璽一眼,不覺被這少女的容貌給驚到了!

他附身在風無邪的耳畔,悄悄道:“把她推了!”風無邪表情僵住!蒙薑哈哈笑道:“十界會武隻有十天了,彆落下,快去吧!”風無邪抱拳道:“各位叔父,還有公雞頭,我們來日再會!”說罷,登上了雲船。

雲船遠逝天際,很快消失。原地,潘勝安握緊拳頭,

“放心吧,隊長,我會追上你們的!”蒙薑看著雲船遠去的方向,砸嘴道:“自古英雄出少年,不枉我專程跑來看他一趟啊!”旁邊,一名男子道:“隊長,你怎麼不把我女兒介紹給他?”

“你女兒?”蒙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道:“你那女兒腰比我都還粗,單手都能乾死一頭四星妖獸,你是怎麼有逼臉說的啊!”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