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無邪點點頭,冇有說什麼,起身便叫上三人離開。

欲情故縱!

他自然看得出來,這名女子修煉的是一種冇有情感的劍意!

這種劍意有兩種!

絕情劍意和無情劍意!

前者,絕我私,情懷天下!

後者,絕我、絕天下,是一種徹徹底底的無情!

但無論如何,兩者皆是劍癡,都是為求至高劍道的存在!

如今這女子敗在自己的劍意之下,肯定想知道自己是什麼劍意,所以風無邪料定她一定會叫住自己!

畢竟,這女人太冷,若是自己盛情邀約,倒是會有諸多變故!

當然,她主動加也不會有歸屬感!

但最起碼,她會聽話!

拓跋宮看看風無邪,又望望女子,急忙道:“瘋狗,你乾什麼,這麼漂亮的妹子,還那麼有個性,這不得拉她入夥啊?”

“漂亮?”

風無邪搖頭,“前不凸後不翹,小小A罩,可笑可笑!”

說著,便大步朝著前方走去。

眾人:“……”

【叮,恭喜宿主好濕好濕,獎勵60點騷值!】

拓跋宮看了一眼女子,又快步跟了上來,“哪裡小?我都看她攏起多高了,要不,你代表我們大威天龍跪下來求她加入?”

風無邪腳步一頓,冷冷的看著拓跋宮,五指成拳,嘭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臉上,下一刻,猶如猛虎出籠般衝了出去!

“我跪尼.瑪!”

“嘭嘭嘭!”

風雪中。

一道道沉悶的拳腳聲傳開!

拓跋宮慘叫連連,身軀倒飛而出。

哐當!

他重重的砸在女子的麵前,呈跪立之姿,一臉都是血,連鼻梁都打得有些歪,牙齒也是崩裂了好幾顆!

在他眼前,是一張絕美的臉!

拓跋宮見狀,急忙用手優雅的撥了一下劉海,微笑道:“美女,求你加入我們大威天龍!”

說話間,他的舌尖陡然刺痛!

女子的劍,已經插入了他的嘴中,“再多說一句話,我讓你永遠閉嘴!”

拓跋宮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一聲不吭,老老實實的跪著,連大氣都不敢出!

風無邪看到這一幕,吐槽道:“這個老色批,一看到美女戰鬥力自降三成!”

他的衣袖一揮,一道玄氣將拓跋宮捲了過來!

接著,轉身迎著風雪離去!

原地,女子緊緊的盯著風無邪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中。

若是想要問鼎至強劍道,這少年絕對是她最好的磨劍石!

自己修劍十八餘載,無情劍意從未遇到過對手,這是第一個可以在劍意之上碾壓她的劍修!

若是他走了,自己便失去了最好的對手!

念此,女子眉間如聚霜雪,忽然道:“你修煉的是什麼劍意?”

風無邪道:“無敵!”

“無敵劍意……”

女子喃喃。

她緩步跟上,一言不發。

風無邪神秘一笑,已是瞭然於心!

【叮,恭喜宿主拉入新成員,獎勵三千點騷值!】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兄弟幫幫幫,可以重新進行抽獎任務了哦親!】

聞言,風無邪笑道:“大威天龍歡迎你!”

他拿出最後一枚大威天龍的徽章掛在女子胸前,並且下意識的用手拍了拍,咂嘴道:“你以後就是我們大威天龍的……”

話未說話,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拓跋宮也是驚聲道:“臥槽,瘋狗,這那隻賤手在乾什麼?”

【叮,恭喜宿主見麵先揩一波,獎勵50點騷值!】

風無邪看著女子的胸,然後又望望自己的鹹豬手,突然便愣住了!

“好摸麼?”

女子冷豔無暇的臉上,一雙充滿殺傷力的眼神盯著他!

似乎,連空氣都可以凝固!

風無邪吞了下口水,“我道歉,你能接受麼?”

女子還未開口。

“我不能接受!”

拓跋宮睜大了眼睛。

這時,風無邪突然看向遠處,下一刻,縱身一躍,然後一劍朝著雪地斬殺而去!

唰!

整個地麵劇烈一顫,突然出現了一道溝壑!

與此同時,六道強大的身影突然從雪地中現身,每個人的胸前皆戴著一個紅色徽章!

這些人,皆是大脈境的強者!

那為首的男子一身,手持一柄大刀,眼神掃過幾人,“這件事,與你們大威天龍無關!”

說著,他眼神陰冷的看著女子,“天山雪蓮交出來!”

風無邪跨步朝前,擋在了女子麵前,“你們要什麼老子不管,但她現在是老子大威天龍之人,懂?”

“狂妄!”

男子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他然一刀斬向風無邪!

轟!

這一刀落下,四周的虛空直接被破開,力量駭人!

而風無邪卻是突然一個瞬接近男子,躲過這恐怖的一劍,下一刻,一道劍光突然朝著他橫掃出去!

嗤!

刀劍相交的刹那,那劍光猛的憑空炸裂,化作道道劍芒閃掠虛空!

嗤嗤嗤!

一瞬間,男子的身上出現數道傷口,鮮血橫流!

男子怒吼,“你找死!”

一道恐怖的寒冰風暴突然自他體內暴湧而出,瞬息間,四周的虛空宛如水流一般盪漾起來,而他腳掌一跺,整個人攜帶著滔天之勢朝著風無邪暴射而出,虛空撕裂,長刀所過之處,空氣都在層層凍結!

風無邪周身虎威赫赫,一道龍虎劍迎了過去!

嘹亮的劍吟之聲響起!

轟!

兩人剛一接近,場中便響起了一道驚天的炸響聲,轉瞬,兩人一觸而分,但是很快,風無邪和男子又碰撞在一起!

“一名三脈境,兩名二脈境,還有三名三脈境!”

不遠處,佐羅看向白髮女子,沉聲道:“三脈境的那個交給瘋狗,兩脈境,你我各一個,剩下的三個交給大塊頭和拓**毛!”

女子點頭,腳尖一點,宛如輕羽般沖天而起,然後持劍與一名男子激戰在一起!

佐羅拿出一柄刀放在嘴中,雙手各拿一把鬼刀,身影閃爍,像是一抹黑光,貼在地麵飛躍而至!

隨後,殺向一名男子!

“我打兩個,你打一個!”

萬尚沉聲道,他的右腳一跺,地麵瞬間崩裂,與此同時,衣袍炸裂,渾身的肌肉青筋暴突,駭人無比!

一柄金色大斧猛的一揮,一股恐怖的鋒芒朝著兩道人影橫掃而出!

“臥槽,什麼意思?”

拓跋宮怒道:“意思我是最弱的了?”

他抬起頭,看向一名冇有對手的持槍男子,道:“下來,老子以重傷之軀教你做人!”

這名男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呸道:“兩萬靈石的地攤貨!”

說著,便衝向彆處,“我來助你們!”

拓跋宮怒了!

他是真的怒了!

他雙眼微眯,緊緊盯著這名男子的菊花,緩緩握緊了手中的丈八雪雲矛,一股熊熊火焰,從長矛中噴薄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