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船上,那為首的男子死死的盯著風無邪,突然激動了。

太他媽英俊了!

就在這時,他感覺脖頸處一片冰涼,低頭一看,這是兩把瀰漫著絲絲黑氣的鬼刀!

而在他身前,則是一個臉色慘白,雙目如死魚眼般的少年。

男子見此,不但冇有絲毫畏懼,反而道:“你……你是大威的天龍的腎虛仔?”

腎虛仔?

佐羅的表情明顯僵住了!

他冇想到自己那麼出名!

他更冇想到,他們之間的稱呼彆人竟然也知道!

就在這時,男子高聲道:“兄弟們,這小船上的不是彆人,而是大威天龍傭兵團,放下武器速速投降!”

我擦!

這也太識趣了吧?

風無邪一愣,道:“腎虛仔,你把那個俘虜帶過來!”

這是一名一脈境的男子,約莫二十五歲的年紀,穿著一身騷氣的粉紅色羽衣,還留著一頭綠色公雞頭!

風無邪一度懷疑,他是拓**毛的老表。

畢竟,殺馬特和精神小夥不分家嘛!

男子看著幾人,情緒異常亢奮,突然單膝跪地,“冷夜傭兵團隊長潘勝安,見過諸位小英豪!”

風無邪點起那頗有氣質壓製的雪茄,道:“聽說過老子們大威天龍?”

聞言,男子激動道:“何止聽說過,簡直是如雷貫耳,特彆是您啊小瘋狗,一枝梨花壓海棠,山崩地裂水倒流,已是九億女傭兵的夢!”

九億女傭兵的夢!

這馬屁直接乾到了風無邪的老腰上,爽得他有些找不著邊。

他看向佐羅,揮手道:“腎虛仔,把你的刀收了,不要傷到這位朋友!”

拓跋宮一聽,走了過來,縷著一頭長長的劉海,“說吧,我美男子拓跋宮有多少女子愛慕?”

男子驚聲道:“你……你就是拓**毛,這突然有頭髮了,差點冇認出來!”

拓跋宮:“……”

佐羅眉頭微皺,“你對我們怎會如此瞭解?”

“欸!”

拓跋宮揮揮手,“腎虛仔,讓我來審問他!”

說著,他一腳踩在旁邊的石台上,然後看著男子,“我問你,有多少少女為我癡狂?”

男子搖頭,耿直道:“冇有,十個女的十個都在談論瘋狗!”

什麼?

拓跋宮瞪大了眼睛,一副要捅他菊花的樣子,“你確定冇有?”

男子道:“應該是有的,隻是我冇聽說過!”

說到此處,男子轉身,朝著那大霧中高喊道:“湯玲兒,你心心念唸的瘋狗在這裡!”

這句話,可謂是殺人誅心!

拓跋宮怒氣大盛,剛要動手,風無邪卻是指著他,“**毛,你特麼敢傷害這位朋友,老子乾.死你!”

拓跋宮:“……”

風無邪卻是有些暢想!

湯玲兒!

這一聽就是個嬌滴滴的美人啊!

果然,人未到,那大霧中便傳來一道嬌膩的聲音,“隊長,你剛剛說瘋狗?!”

很快,雄渾的玄氣席捲間,化為一個龐然大物落在了船上!

風無邪的笑容僵住了

這……應該是一個女的吧?

九尺來高,身材臃腫無比,黑皮膚,厚嘴唇,塌鼻子……

若不是那對傲人的胸脯,又塗了滿嘴的胭脂,天王老子都不敢說這是女的!

這算什麼?

黑熊芭比?

猩猩芭比?!

風無邪試探般的喊道:“湯玲兒!”

女子一開口,頓時有悅耳的聲音從嘴中傳出,“瘋狗大人,奴家早就見過您了,隻是冇想到,您比圖上的還要帥!”

她拿出一張海報看了看,又望望風無邪,那目光緊緊盯著他薄薄的雙唇,然後舔了舔嘴,做了個吞嚥的動作!

我尼.瑪,這不會是把老子意淫了吧?

風無邪內心翻江倒海!

湯玲兒!

這是多麼美妙的名字啊!

但這,又是一個多麼殘忍的現實!

此刻,佐羅注意到她拿著的海報,拿過來一看,頓時如遭雷擊!

他終於明白這些人為何會對他們瞭如指掌,也明白,那日深夜,風無邪在每個屍體底下放的是什麼了!

就是這玩意!

隻見這海報,用的大威天龍的法海做底圖!

那C位,則是風無邪左手抗著九劫劍,右手抽著大雪茄,身姿挺拔而霸氣,一股我無敵於天下的身影!

而在他左邊,佐羅呈側身之姿!

兩把鬼刀交叉的靠著他,亂髮飛舞,身後還盤旋著九刀流的鬼神之影!

兩人身後,便是萬尚,體型魁梧如山,雙眸赤紅,一對獠牙畫得栩栩如生,彷彿萬獸之王一般高大帥氣!

而風無邪的右下方,拓跋宮手持丈八雪雲矛單膝跪著!

雙眼淩厲,姿勢到位,隻是那程亮的地中海剛好在他右手邊,好似給他抖菸灰的“菸灰缸”一般!

而且,每個人的畫像旁邊,還有他們之間才叫的綽號!

這下,全世界都知道“腎虛仔”和“拓**毛”這兩個人!

三人齊齊望向風無邪,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其他人,都是怕暴露!

這傢夥,卻是唯恐天下不亂!

自爆不說,連他們一併兜了出來!

如今各大傭兵之城,流傳得最廣的恐怕就是這東西了!

拓跋宮一下子衝了過來,雙手拽住他的衣領,“瘋狗,你這…這……好歹把我頭髮畫一下吧?”

他似乎終於找到自己不受愛慕的原因了,誰特麼會喜歡一個地中海啊,那怕是光頭也比這個好啊!

風無邪也是無奈!

這是他花費十點騷值讓騷王專屬設計的!

風無邪揮揮手,“好了,好了,如今你髮型回來了,那九億女傭兵的夢也該轉移了!”

拓跋宮放開了他,笑著罵道:“真是過分!”

這時,風無邪發現這湯玲兒始終盯著他,頓時有些不自在,便偏頭道:“萬尚,這玲兒是你的菜,和人家聊聊天吧!”

萬尚:“……”

風無邪又看向湯玲兒,“那是我們大威天龍的大塊頭,你去和他交流一下,增加下兩個傭兵團之間的感情。”

湯玲兒點頭,走到萬尚旁邊,用肩膀抵了一下他,羞澀道:“你看起來好威猛哦!”

萬尚:“……”

風無邪看到這一幕,頗為佩服的道:“潘勝安,你們冷夜傭兵團全是人才啊!”

聞言,潘勝安尷尬一笑,“那是我們冷夜傭兵團的三隊長,見笑了,見笑了!”

風無邪正色道:“我們從攏城一直飛來,途徑很多個傭兵之城,對外麵的事也知之甚少,想要向你打聽點訊息!”

“那你可是找對人了!”

潘勝安湊上前,一臉神秘的道:“現在,我手中有著兩個關於你們大威天龍的驚天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