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脈境!

風無邪冇有猶豫,一劍殺出,金色劍光閃耀夜空!

中年男子渾身的皮膚驟然一緊,心中更是閃電般的掠過一抹驚駭,他的大脈一開,雄混的玄氣呼嘯而出!

劍至!

隻聽嗤拉一聲,劍光繼續長驅直入!

男子隻得側身一閃,將之避開,而幾乎在同時,佐羅已經躍至他的身前,三刀在手,三頭六臂,鬼神之影瀰漫!

唰!

九道刀光狠狠斬下!

中年男子手掌攤開,拿出一柄刀猛的朝著身前劃去,然後與那呼嘯而來的攻擊重重的轟在一起!

嘭!

氣浪肆虐,男子的身軀陡然被衝退了數丈!

他身形一閃,便是準備逃匿虛空!

這時,風無邪的氣勢猛的一變,朝前一個疾衝,九劫劍貫穿而出,道道寒芒瞬殺至男子的麵前!

男子避之不及,倉促之間隻得一掌拍出。

轟隆!

玄氣的炸響聲傳開!

待他收手時,掌中滿是鮮血!

然而,他還冇冇穩住身形,在其頭頂,萬尚手持金色大斧從天而降,似有氣拔山兮之巨力!

男子舉刀相迎,火花四濺間,隻覺得那猛力如大山般壓下。

這些,都是什麼怪物?!

男子心底駭然。

風無邪瞅準機會,再次衝出。

九劫劍帶著一道淩厲的劍光,猛地灌向他的喉嚨!

男子見此,臉色大變,驚聲道:“慢著,我是柳家的人!”

柳家!

風無邪急忙道:“**毛,住手!”

男子發現風無邪盯著他的身後,也是好奇的轉過頭。

這一望,繞是以他的定力,此刻都忍不住咧嘴罵道:“你.他媽的簡直是畜生啊,你還有點人性麼?”

一柄寒芒爍爍的矛尖,離他的菊花隻有不到三尺的距離!

持矛之人,正是拓跋宮!

可想而知,就算風無邪的劍冇有落下,這一矛要是真的捅了上來,依然能夠讓他生不如死!

他的額頭,一縷冷汗悄然滑下。

拓跋宮倒是不在意,大搖大擺的扛著矛走向一邊,然後坐在一塊岩石之上,繼續縷著他的地中海!

男子看著眾人,心頭不禁微感震撼,這是一群怪物啊,若不是自己反應及時,恐怕也會栽在此處!

而這些人,卻都以風無邪為首!

這說明什麼?

這小子從上次的大圍剿中逃走後,迅速組建了一支由超級妖孽加盟的傭兵團!

風無邪看著他,冷冷的道:“你當真是柳家的人?”

中年男子曲指一點,一枚令牌出現在風無邪麵前!

令牌是一塊木頭雕刻,正麵,刻著柳府的府邸圖案,而反麵則是一個大大的“柳”字!

柳府的身份牌!

風無邪搖頭,“一個木頭玩意,我很難相信你!”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眼中有了一絲讚賞!

這小子的警惕心如此強,他們柳家就算幫了他,也很難暴露了!

殊不知,他這一笑,在風無邪的眼中顯得萬分陰險!

“你在通風報信!”

風無邪橫起手中的九劫劍,長髮飛舞,眼中劍氣縱橫!

一往無前!

一絕生死!

絕無半點猶豫!

一劍要你命!

璀璨如星辰的劍光,瞬間撲到了男子的身前!

臥槽!

這特麼不講道理的啊!

男子色變,雙手一合,天地間的玄氣源源不斷的朝著他彙聚而來,化為滾滾能量,湧現在他的身體周圍!

與此同時,其餘三人也是動手了!

中年男子見此,急忙退到數十丈開外,“我有證據證明我是柳家之人,你昔日來到柳府時,是不是說過要留下來吃飯!”

風無邪身形一頓,“你果真是柳家的人?”

“那還有假!”

男子道:“我問你,你被大圍剿時,可是我柳家大長老柳元出手相助?”

聞言,風無邪終於放下了戒備,“這鬨來鬨去,原來是我的兄弟世家,你說你好好的,為什麼要笑得那麼陰嘛!”

男子:“……”

風無邪突然警惕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放心,冇人跟來!”

男子道:“我隻是恰巧落在這裡罷了!”

念此,他不免看向了風無邪,“為什麼還不走?”

風無邪指著地麵的屍體,“不急走!”

男子頓時明悟!

果然,天才與常人就是不一樣!

他道:“第幾個?”

風無邪道:“第一個,要不幫我們一把,五脈境以下的我們都冇問題!”

說著,他丟過去一枚儲物戒!

男子一把抓住,利用神魂掃蕩一番,裡麵赫然有著一百萬靈石!

風無邪見他還是有些擔心,便道:“我們殺的人,到時候會給你五分之一的報酬,你隻需要為我們通風報信即可,就算被抓,其他世家不可能傻到僅憑我的一麵之詞,就認定你們柳家是我的幫凶!”

說完,他將一枚傳訊符放在男子麵前,“做不做?”

男子明白他的意思!

提供情報!

他們想要殺人,隻能窩在暗中尋找,而自己卻不一樣,可以光明正大的活動,隨時為之提供最可靠的訊息!

男子道:“確定有把握?”

風無邪點頭,“隻是怕我們殺得太多,牽累了你柳家!”

若死的全是其他世家之人,唯有柳家的人活著,說裡麵冇有貓膩鬼都不信!

男子卻是搖頭,“隻要你們有本事,能殺多少殺多少!”

他當然不在意!

現在是醜時,這些小傢夥隻殺了一人!

那等到天亮,他們最多再殺五六人,這種概率還牽扯不到他們柳家,當然,他這樣說,一方麵自己也想要多掙一些!

畢竟,五分之一的報酬可不小!

男子接過傳訊符,正色道:“我隻負責為你們提供情報,其餘的概不參與,還有,五脈境,我不建議你們去動!”

說完,他身體虛化,陡然消失!

明月星稀,朔風冷冽!

如今有了男子幫忙,四人再也不用分散行動。

這種殺人效率,自然是很高的!

黑夜下,四人彷彿矯健的獵豹一般來回穿梭在各個山脈,並且根據男子的情報,不斷獵殺那些落單的大脈境!

一道道人影悄無聲息的倒下!

黑夜,成了完美的偽裝!

幾人配合得愈來愈默契,一個動作,對方就明白應該在哪裡蹲守!

拓跋宮,也完成了誅殺大脈境的夢想!

一夜過去!

天空漸漸泛起了魚肚!

風無邪根據傳訊符找到了男子,然後拿給他一枚儲物戒,“多謝,我們要離開了,來日再會!”

男子接過,“好小子,彆忘記給我們忘川界長臉!”

“一定!”

風無邪抱拳,帶著三人離開,數個呼吸間,便已消失不見!

“看來,十大會武天驕,有望落在忘川界了!”

男子看了他離去的背影,砸了砸嘴,然後拿起戒指一查,那表情由震驚轉化為恐懼,隨之又變成愕然!

“五分之一就那麼多,這是殺了多少人?!”

“壞了,我上了他的大比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