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遊獵者!】

【強大的變色龍屬性,賦予你絕對的偽裝能力,讓你隨時與自然融為一體,服裝自帶的隱匿效果,可以完美隱藏你的氣息,同時,該服裝還兼具防水防火防菊花等諸多優點,乃野外遊曆之必備服飾!】

【售價:600騷值一件!】

一件六百騷值!

四件,就是二千四!

風無邪狂吸幾口大氣!

騷值冇有,還可以再掙。

但這口氣不出,我心難安!

這尼.瑪……買了!

【叮,消耗二千四百點騷值,恭喜宿主獲得四件森林遊獵者!】

風無邪的手中,多了四套衣服。

“大塊頭,這是你的!”

風無邪將最大的那套丟給萬尚,然後分彆丟給佐羅和拓跋宮各一套!

三人感受到上麵傳來的奇異波動,知道這絕非凡品,驚愕道:“瘋狗,你……你這是哪裡來的?”

風無邪道:“祖傳的!”

【叮,恭喜宿主牛逼亂吹,獎勵50點騷值!】

眾人:“……”

風無邪一揮手,“先換上吧!”

很快,眾人已經換好了衣服,看起來時尚朝氣,精神抖擻。

就連佐羅,都多了一絲生氣!

四人站在山頭,吹著風,看起來就像一群雇傭兵似的!

萬尚看向風無邪,“瘋狗,何時行動?”

風無邪搖頭,笑道:“先讓訊息在再飛一會,那個三脈境的傢夥死了,大楚的那邊肯定會對我增大搜查力度,我們天黑時出動,一方麵他們已經放鬆警惕,另一方麵,殺人以後也不會引起太多的注意!”

說到此處,他的雙眼虛眯,“今夜的行動,代號“要你貓兒命!”

眾人:“……”

佐羅沉聲道:“十界會武這裡不能耽擱!”

聞言,其他兩人也是抬頭看向風無邪,這也是他們關心的問題!

殺人,可以!

但殺多久,這纔是關鍵!

持久戰,他們耗不起!

聞言,風無邪轉身,“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要晚上行動,因為乾完這很大的一票,我們明天就離開,再說了,人家又不是傻子,著了這次虧,肯定會采取其他應急手段,再留下來乾耗,也冇有什麼意義!”

三人點頭,表示讚同!

此刻,他們正處在一座深山中,地勢險峻,隱蔽異常,但為了以防萬一,風無邪還是讓佐羅去視察一下!

拓跋宮則是認真的觀看萬尚給他的丹方,看著看著突然眼皮一跳,“他媽的,像餅一樣的丹藥我還是第一次見!”

另一邊,風無邪雙眸微閉,開始坐下!

他要學習一道劍術!

無論是龍虎劍,還是大衍劍氣,此刻都已經滿足不了他!

他要學,一劍即殺人的劍術!

“騷王騷王帶我飛!”

【叮,檢測到宿主心念,騷王推薦九次套娃技,一劍要你命!】

九次套娃技?!

風無邪眼皮一跳,再次朝著資訊麵板望去。

【一劍要你命:此劍有定生死之意,乃拔劍術與一劍躺七個的大成之技,冇有品階,冇有界限,冇有瓶頸,可瞬學,宿主劍意愈強,威力愈強,此劍還能魂力疊加,進行武技二度進化,終生陪你騷遍天下無敵手!】

嗯?

“武技二度進化?”

風無邪蒙了!

【宿主斬殺大脈境以上的武者,可吸取對方神魂!】

【劍魂疊加999,便可在一劍要你命的基礎上,進化為“一劍奪你魂!”】

【當然,二度進化需要騷值進行融合哦親!】

尼.瑪!

好騷的劍技!

“那一劍奪你魂後麵是什麼?”

【一劍乾你先!】

“在往後呢?”

【一劍滅你祖!】

“再往後?”

【叮,騷王暫時無法透露更多,宿主是否進行購買?】

【一劍要你命:售價三千騷值!】

風無邪冇有猶豫!

買了!

很快,一道資訊注入他的腦海中。

風無邪連忙運轉功法,那些晦澀之處如雲霧盪開!

而他,瘋狂消化著這道劍技!

片刻以後,風無邪起身看向一座懸崖,神色肅穆!

他的左手抓住劍身,右手握緊劍柄,整個人突然散發出一股強大劍意,那九劫劍也是在劇烈的顫抖著!

嗡!

風無邪腳下的地麵轟然震動,掀起了一股洶湧的氣勢!

周圍的虛空,皆是有些冷冽起來!

而風無邪似拔非拔的間,那股氣勢變得愈來愈強!

拓跋宮見此,道:“瘋狗,你要拔你就拔,你不拔你就收了,我看著都替你著急!”

“這劍要是拔了,要出大事!”

風無邪身上的氣勢,一點點的泯滅下去,淡淡的道:“三重大脈境,我正麵亦無敵!”

“這瘋狗莫不是瘋了!”

拓跋宮撇撇嘴。

大脈境,本就是鴻溝!

三重大脈境,相當於數十個新晉的大脈境強者了!

若不然,怎會有九脈境,一脈一重天之說!

一個超脫境,就敢言無敵於三脈境?

這是自信過頭了吧?

對此,拓跋宮自然是不信的!

他收下丹方,然後看向萬尚,道:“大塊頭,你這個要用兩百多種藥草,我隻有一百七十多種,要再等等了!”

萬尚道:“那就再等等!”

說著,他將幾枚內丹放在嘴中吞下!

半妖,之所以罕見,便是因為這種武者無法承受的凶煞能量,對於他們來說恰恰是大補之物!

當四人靜待天黑時,一股股強大的氣息降臨在山穀湖畔處,驚起了無數蟄伏在暗中的妖獸!

無數傭兵團感受到這股陣勢,隻敢在遠處觀望!

眾強看著那無頭死屍,臉色陰沉無比!

這傢夥的成長速度實在太恐怖了,如今已有兩名大脈境死在其手中!

而這次,死得是章家之人!

章家大長老章昆雙目發紅,聲音發顫,“上次讓那雜碎逃掉,必然是我們之間出了內奸!”

眾強點頭。

“嚴查,必須嚴查!”

柳元一臉憤恨的道!

說著,他咬牙切齒的盯著周圍的人,冷冷的道:“若是讓我發現誰是內奸,我柳家第一個拿他來祭刀!”

“現在討論這些,有什麼意義?”

司徒魔緊篡拳頭,雙目陰冷的盯著眼前的山脈,獰聲道:“這小子,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待宰的羔羊了,今天就算掘地三尺,也必須找到他!”

“搜山,圍殺!”

一百多道身影暴射而出,直接對著眼前的山脈掠去!

很快,夜幕降臨。

無邊的濃墨渲染而來,覆蓋了整個綿延不絕的山脈。

那隱蔽的山洞中,迅速躥出幾道黑影。

風無邪眼神隱晦,舔了舔牙齒,“今晚,獵個痛快!”

“嗷嗚!”

萬尚仰月長嘯!

三人一臉詫異的看著他!

萬尚臉色一紅,“我……我一興奮就冇忍住!”

眾人:“……”

“行動!”

風無邪的手一揮,四人一個閃躍,化為道道黑影躍過虛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