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意有什麼?

無量劍意、生死劍意,六道劍意……

風無邪漸入佳境,一股股淩厲無比的劍氣聚集在他的周身,愈聚愈多,突然猶如狂風暴雨般席地而卷!

轟!

強大的勁氣四處瀰漫!

周圍,無數古木應聲而斷!

令人窒息的至高威壓,迎麵而來。

風無邪深吸一口氣!

無儘劍氣聚集在一起,源源不斷的進入他的口鼻之中!

下一刻,隨著風無邪猛然吐納,翻滾的劍氣呼嘯而出,猶如一條怒龍撕裂大地,山石草木,頃刻間崩塌!

轟!

沉重的爆響聲劃破天際,一座大山被震得四分五裂!

佐羅被驚動到了,看到了令他不可思議的一幕!

無數劍氣,竟然朝著風無邪朝拜!

朝拜!

佐羅不可思議的道:“這瘋狗修煉的是什麼劍意,好強!”

他觀望了一會,自語道:“我也不能輸給他!”

說著,便將一柄刀咬著,開始嘗試使用三刀流!

而就在這時,風無邪的身上透著一股無形的劍意,這股劍意碾壓一切,橫掃一切,有種睥睨天下之感!

【叮,消耗一萬點騷值,恭喜宿主成為劍意宗師!】

【下一個境界:準劍意天師/劍豪!】

【4800/3萬!】

刹時。

一股豪氣,直沖天靈蓋!

風無邪頓時覺得,這世間種種,是那般渺小!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無敵了!

他的手掌攤開,九劫劍出現在手中,一股恐怖的鋒芒之氣凝聚在劍尖之上!

風無邪以一種雲淡風輕的速度斬出,但卻快得不可思議,淩厲的劍光飛躍間,一座陡峭的山頭陡然削落!

風無邪震驚道:“臥槽,騷王,我這是什麼劍意?”

【無敵劍意!】

無敵劍意!

風無邪咂嘴。

既然有“無敵”兩個字,那應該是很強的!

他起身以後,便看到佐羅正在一座山頭上修煉,萬尚不知道哪裡去了。

而拓跋宮在……

嗯?

風無邪的眼睛睜大了!

煉丹!

這**毛會煉丹!

隻見拓跋宮沉浸在一個奇妙的狀態中,彷彿遮蔽了外界的感知,雙掌攤開,兩股火焰從他的掌心中徐徐冒出!

而在他的麵前,懸浮著一尊黑鼎!

鼎中,寥寥炊煙升起!

風無邪飛過去一看,依稀可以看到裡麵有三枚丹藥漸漸呈現出雛形。

他的手掌一揮,拿出一顆丹藥吞下。

【叮,恭喜宿主吞噬能量,獎勵4千點經驗值!】

這味道……好差!

風無邪撇撇嘴,“看來,我得幫這**毛一把!”

他拿出了孜然、胡椒粉之類的調味品……

拓跋宮在底下專心煉丹,突然,爐鼎中傳來嘭的一聲爆響!

隨後,黑鼎垂直落下!

“這怎麼可能?”

拓跋宮捧著鼎,看著裡麵黑乎乎的丹藥,喃喃道:“我一個五品煉丹師,竟然煉製二品生髮丹失敗,這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好香,這…這“生髮丹”怎會那麼香?”

他一抬頭,便看到風無邪拿著許多稀奇古怪的小瓶子!

拓跋宮頓時三觀炸裂,“死瘋狗,我在下麵煉丹,你在上麵放調料?”

【叮,恭喜宿主騷了一手,獎勵60點騷值!】

風無邪的額頭劃過一縷黑線,“那個……**毛,你聽我解釋。”

“解釋個雞兒解釋,我的生髮丹啊,冇這丹藥,我這髮型怎麼長出來?!”

很快,一道道慘叫聲震徹山穀!

當佐羅和萬尚來到這裡後,便看到拓跋宮頭破血流的坐在一塊岩石上,生著悶氣,而旁邊,風無邪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

佐羅道:“咳咳,瘋狗,這是怎麼回事?”

風無邪看了拓跋宮一眼,“我給這**毛道歉他不聽,我就乾了他一頓!”

兩人:“……”

【叮,恭喜宿主講不過就動手,獎勵60點騷值!】

佐羅疑惑道:“那這是……為什麼?”

風無邪道:“這**毛在煉丹,但那玩意又苦又澀,我這不是想著增加下口感,然後就放點調料進去。”

煉丹放調料?

兩人一臉詫異的望著他!

轉而,紛紛看向拓跋宮。

煉丹師!

這**毛竟然是一名煉丹師!

要知道,這可是九州玄界三大特殊職業之一啊!

聞言,拓跋宮更是大受委屈,咬牙切齒的道:“你們兩個說,誰家的煉丹師煉丹放他媽調料的?煉丹啊,這是煉丹啊,絲毫的差錯都會導致前功儘棄,你當是做飯啊,想什麼就加什麼?!”

說著,他憤憤的道:“再說這條瘋狗,我好歹和他是老鄉,這下起手來冇輕冇重的,大嘴巴子那是直往我臉上呼啊!”

“……”

拓跋宮拓口沫飛濺,雖然頂著一頭地中海,但絲毫不影響他擺弄造型!

那一邊的頭髮,嘩啦一下往另外一邊蓋,又是呈現出一副稀疏的劉海,說話間,還不忘用手一撩一撩的。

彆說風無邪,兩人都握緊了拳頭。

不過,看著他這慘樣,萬尚的內心不免有些唏噓。

這拓**毛是有多賤他是知道的,如今他算是遇到對手了!

萬尚道:“**毛,幫我煉丹!”

說著,遞出超級大力金剛丸的丹方!

拓跋宮看了一眼,拿起旁邊的丈八雪雲矛扛起,冷笑道:“你們自己玩,小爺我不奉陪了!”

“你要退出?”

風無邪眯起了眼睛,猶如實質般的殺意,捲起了漫天落葉!

佐羅也是微微抽出雙刀,目光幽幽轉寒。

萬尚直接扛起了一柄金色大斧,臉上看不到半點仁慈。

拓跋宮的喉嚨滾了一下,“誰……誰要退出了,我徽章都冇摘,我隻是想轉轉,然後找個冇人的地方大哭一場,真的,我義父說的,讓我跟著瘋狗混,三天餓九……不是,是越努力越幸運!”

聞言,三人收斂了氣勢。

風無邪走了過去,搭著他的肩膀,“彆動,就保持這個姿勢!”

然後,悄悄說了一句話!

拓跋宮頓時欣喜道:“真的?”

風無邪道:“越看越真!”

拓跋宮頓時笑了起來,“瘋狗,那“生髮丹”的事你彆介意,二品丹藥而已,這妖獸深淵有很多低階藥草,我去采一些繼續煉!”

說著,便笑著離開了!

佐羅不解,道:“瘋狗,你給他說了什麼?”

風無邪道:“我說,為什麼你禿了還能比我帥!”

佐羅道:“他信了?”

風無邪道:“信了!”

兩人:“……”

就在這時,拓跋宮回來了,臉色凝重的道:“外麵都是傭兵團,很可能是因為瘋狗來的,怎麼辦?”

風無邪微微一笑,“看來,我們大威天龍可以行動了!”

……

ps:大家的每個評論我都會認真看的!

但這本書寫了三十多萬,幾乎冇什麼收入,所以佐佐也要上班乾飯!

不是我不努力更,是真冇時間啊!

嗯………月底會有一次爆發,在此,厚著臉皮求一下好評、投票、打賞……喜歡的話,幫忙在推書邀請裡多宣傳一下。

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