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尚帶頭,兩人迅速跟上!

三人劃過天際,穿越重重山脈。

按照萬尚所說,那傢夥正在一處地勢險峻的峽穀中收取過路費,那裡是前往攏城的交通要塞,每天都會有很多傭兵團經過!

攏城,一座傭兵之城!

他之所以跟丟佐羅,就是因為那個傢夥讓他交過路費!

所以,他和那人大乾了一場!

此人冰火雙修,極度自戀!

除此以外,還超級賤!

用萬尚的話來說,那人做第二,隻有瘋狗能做第一了!

風無邪聽得臉都黑了,不過,聽說此人是用矛做武器,他更加確定這就是大舜國主東裡奉提到的那個天才了!

僅僅花了半日的時間,三人就來到了目的地!

古木參天,遮天翳日!

這裡是一處巨大的峽穀,活動著大大小小很多隊伍,大多數人,都是朝氣蓬勃的年輕傭兵團。

而在那前方,站在一名少年!

少年約莫十**歲,扛著一柄寒芒爍爍的長矛,最引人注目的,無疑是那殺馬特的髮型了!

酒紅色的長劉海,差不多遮住了半張臉,其餘的白色頭髮,根根直立,再加上那煙燻的眼睛,散發著淡淡的憂傷!

此刻,他正甩著腦袋,將那頭劉海微微往右一旋,“一百塊靈石過一個傭兵團!”

“燒給你,你要不要?”

一名妖孽冷冷的道。

聲音落下,他雙手持刀,猛然斬下,淩厲的鋒芒呼嘯而出!

這一斬,凶悍無比!

準刀意宗師!

還是超脫境的準刀意宗師!

場中一片驚呼!

然而,麵對這凶猛的攻勢,少年右腳猛的一跺,整個人拔地而起,氣息暴漲,緊著便手持長矛俯衝而下,在那長矛之上,散發著一股冰冷凜冽的氣息,所過之處,空氣都在此刻響起了一道道氣爆之聲!

轟!

一聲炸響,前者被震得橫飛七八丈之遠,一縷血水從嘴角溢位。

就在這時,少年右手猛的握緊,一道火焰突然自他的掌心中凝聚,下一刻,他朝前一衝,一拳轟了過去!

砰!

一道人影砸飛出去,口中鮮血溢位,胸口處的皮膚燒傷一片!

四周,一片寂靜!

準火意宗師!

準寒意宗師!

雙修!

這是哪界的天才?!

無數人目瞪口呆。

一道道視線的聚焦之下,少年微微撩著他的劉海,露出自認為很帥氣的笑容,“可曾聽聞忘川第一美公子拓跋宮?”

美公子拓跋宮!

場中,掀起渲染大波!

這其中,不乏有天才道:“忘川我們隻認瘋狗,那可是在一百多名大脈境手中逃脫的人,你和他比起來誰強?”

“哈哈哈!”

拓跋宮大笑,不屑道:“他算個雞兒,我拓跋宮不出,尚且有他的一席之地,如今我拓跋宮來參加十界會武,那他也隻能夾著尾巴……”

說到這裡,他彎起兩根手指從身前緩緩爬過。

“意思你很**咯?!”

嗡!

突然,一道劍光長驅直入,散發著淩厲的鋒芒之勢!

拓跋宮臉色一變,他急忙一矛朝著虛空刺出!

鐺!

伴隨著一道刺耳的金屬碰撞聲,拓跋宮後退了數步!

拓跋宮凝眼望去!

不遠處,三道人影緩緩走來。

一人雙目如珍珠一般,周身散發著濃濃的死亡氣息,另一人身達數十尺,彷彿巨熊一般,那對獠牙看著駭人無比!

而在他們的前方,則是一名容貌俊朗的少年!

少年扛著九劫劍走到拓跋宮麵前,用舌頭頂著腮幫子,一副吊兒郎當的囂張模樣,“你說你拓**毛不出,我算個雞兒?”

瘋狗!

縱然有人冇見過風無邪,也認得他的畫像!

冇想到,他來攏城了!

所有人都震驚了!

震驚之餘,更多的則是興奮!

這位美公子是雙修者,這瘋狗也是雙修者!

莫非,會有一場曠世大戰麼?

那他們,誰纔是真正的忘川第一人?!

【叮,恭喜宿主名聲太響,獎勵100點騷值!】

【叮,恭喜宿主姿態太騷,獎勵30點騷值!】

拓跋宮的喉嚨滾了一下,他冇想到,自己真的會遇到這個人物!

萬尚就不多說了,可以和他五五開。

佐羅,血界的妖孽殺手!

這兩人都跟著這條瘋狗,那說明什麼?!

這瘋狗的實力深不可測!

風無邪點起了一根菸,然後找了岩石坐下,“拓**毛,你慢慢說,故事說得不夠精彩,老子可是會生氣的!”

拓跋宮的大腦飛速運轉,突然撩了一下劉海,轉而笑吟吟的來到風無邪麵前,“瘋哥,冇想到能在這裡遇到您這個本地人,大幸啊,我離開大舜時,我乾爹還說讓我結交你來著,誰知這緣分來得竟如此巧妙!”

“嘁!”

一片唏噓之聲響起。

許多人鄙視不已。

“還他媽美公子呢?人家喊他拓**毛,屁都不敢放一個!”

“就是,先前還挺能吹的,人真的來了,一下子就痿了!”

“還說什麼他不出,神特麼他不出,他出了也隻能算個**!”

“……”

這些天纔在妖獸深淵混得久了,自然惹得了一些入鄉隨俗的能力!

罵人這塊,極為刁鑽!

拓跋宮倒是不在意,笑道:“瘋哥,今年的十界會武準備拿第幾啊?”

“拿第幾不重要!”

風無邪搖頭,吐掉嘴中的煙,然後直視著他,“重要是,你是要單挑還是群架?”

拓跋宮知道自己彆無選擇,咬牙道:“單挑!”

“乾他!”

風無邪一揮手,三人立即衝了出去,按住他,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狂揍,直打得拓跋宮鮮血狂吐,哀嚎不止!

拓跋宮鼻青臉腫的抬起頭,“不是說好單挑的麼?!”

“對啊!”

風無邪道:“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三個啊!”

說著,他又把拓跋宮楸了起來,眯著雙眼道:“**毛,現在你是要單挑還是群架?!”

拓跋宮道:“群架,我要選擇群架!”

“乾他!”

三人俯下身,又是各種拳打腳踢!

整個場麵濃煙滾滾,慘叫之聲不絕於耳!

風無邪再次將拓跋宮提起後,後者流著鼻血,含糊不清的道:“不…不是說好群架的麼?”

“對啊!”

風無邪點頭,“我們三個乾你一個,就是群架啊!”

萬尚道:“瘋狗,入大威天龍的儀式給他走一下吧!”

風無邪點頭!

拓跋宮見此,急忙捂著臉道:“彆打臉,我是靠臉吃飯的!”

“他媽的,竟然敢詆譭老子的名聲!”

風無邪一把將他砸在地上,道:“就照著他的臉狠狠的打!”

“啪啪啪!”

大嘴巴子的聲音,響徹天際!

周圍,所有人都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