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大地忽然震顫起來。

王小胖心驚肉跳的回頭望去,一絲冷汗順著那肥肥的臉蛋滑下。

數百隻殺氣騰騰的烈焰暴猿,就站在他三十米開外的距離!

一雙銅鈴般的眼睛,此刻正凶神惡煞的盯著他,由於追得太累,那急促的呼吸彷彿巨大的風車般。

這可把他嚇壞了…

他顫巍巍的偏過頭,身體哆嗦,牙齒髮出撞擊的聲音。

“跑!”

這是他的第一個念頭。

隻是他的腳剛抬起來,嗖的一聲,一道巨大的陰影籠罩著他。

隻見一隻暴猿猛奔數十步,突然拔地而起,那粗壯的鐵拳,彷彿巨石般重重的砸在他的身軀上。

“嘭!”

由於重身陣的原因,王小胖僅在地麵劃出數十米左右,便成功穩住了身形。

不過,這更痛啊。

王小胖的臉扭成了痛苦的麻花狀,忽然張嘴之下,一口酸湯寡水夾雜著鮮血嘩啦一下全吐了出來。

剩下的暴猿見狀,頓時便彷彿潮水般爭先恐後的朝他湧去。

“這樣多好。”

風無邪笑著拍拍手。

三名長老也是頗為感慨。

這王小胖也真夠奇葩,彆人很多都是單打獨鬥,唯獨他大吼大叫的,硬是招來數百隻暴猿的追殺。

就在眾人為他默哀時……

奇蹟,突然發生了!

“啊——我不想死啊!”

王小胖被這情景嚇得魂飛魄散,轉身之下,便突如離弦之箭,決堤之水,一瀉千裡其勢難擋!

可以讓人看到,他此刻滿臉漲紅,額頭全是蚯蚓大的青筋。

十萬斤重力陣好似冇壓著他,那雙粗粗的小短腿,由於速度太快,此刻竟是幻化為無數的虛影。

凡是他所到之處,猶如萬馬奔騰,地麵都在轟轟轟的發出響動,而且還有無數深陷下去的腳印。

“沃日!”

“這特麼是該有多怕死啊!”

風無邪爆出一句粗口,情緒激動之下,直接跳了起來,一拳乾碎了旁邊數米高的巨石。

“宗主…這王小胖不行了。”

突然聽到白閻這樣說,風無邪深呼幾口氣,微微恢複了情緒,一雙充滿危險的眼神再度掃蕩著下方。

果然,重身陣的加持之下,王小胖已經冇有先前那般輕鬆。

他冇跑多久,便會累得氣喘籲籲,差點就冇背氣過去。

而且,這些暴猿追了那麼久,那胸中的怒火彷彿火山似的,那追殺的速度也是愈來愈快。

“爺爺們,彆追了啊,我求求你們了,你們就放過我吧!”

王小胖回頭看到這個情景,剛停下來,還冇好好回兩口氣,拔腿便又繼續開足馬力的疾馳在山穀之中。

慢慢的,他開始體力不支。

“嘭!”

“嘭!”

“嘭!”

隻要稍微慢點,那毀滅般的大拳頭便會一陣的招呼他。

所以,哪怕渾身鮮血模糊,王小胖在死亡的鼓舞之下,也不曾倒下,一次次的突破自身的極限!

而看到這個情景以後,風無邪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

三名長老也是唏噓不已,這訓練看似殘忍,但對於王小胖這個怕死鬼來說,取得的效果卻是出奇的驚人!

這短短的一個小時的時間,王小胖便已經三次突破極限!

這絕對是一個奇蹟!

場中煙塵滾滾,無比混亂,那些頗有實力的弟子也冇挺下來。

鮮血已經染紅了大地!

而在這種劇烈的暴揍之下,這些弟子的血氣猶如汪洋般沸騰著,隨後擴散到全身的脈絡之中。

金色的光輝洋溢在他們的體內,開始以驚人的速度修複傷口。

那損壞的血肉再度修複以後,又在那無數鐵拳的千錘百鍊之下,猶如打鐵似的繼續更深層次的鍛造!

無論是肺腑還是骨骼,此刻都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終於。

“嗷—”

一隻烈焰暴猿發出撤退的命令,所有暴猿快速撤回果園之中。

“結束了麼?”

數萬名弟子晃晃悠悠的爬起來,身穿破爛肮臟的衣服,全身都是風乾的血跡,一 頭亂髮在風中淩亂。

“我活下來了。”

“我冇死!”

“我也活著。”

……

個個守得雲開見月明,老淚橫秋,紛紛仰著一張滄桑的臉。

“嗯?

風無邪抬頭望去,發現那些暴猿正在在果園中摘果子吃,不禁皺了皺眉,道:“這就不揍了?”

“呃……”

白閻看到這個情景,緩緩道:“宗主,依屬下之見,這群烈焰暴猿很可能打累了,所以在補充體力…”

“補充體力?”

風無邪愣了一下。

還有這種操作?

“嗷—”

一聲驚天動地的長嘯傳來。

眾弟子尋著聲音的源頭望去的瞬間,目光狂顫,一顆心彷彿掉入了深淵。

果園深處簌簌抖動,大批大批的烈焰暴猿黑壓壓的再次衝殺而來,猶如突然爆發的海嘯!

心酸,無奈,恐懼、突然擰成了一種名為絕望的產物!

許多弟子眼圈發黑,雙眼充滿血絲,突然臉如死灰的跪在地麵,任由淚水順著指尖無聲的流淌…

“轟轟轟!”

山穀中傳來的陣陣淒厲慘叫,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

明月當頭,繁星閃爍。

相比山穀中各種無處不在的血腥味,那懸崖邊卻是一場篝火晚會。

一隻金燦燦的獠牙豬烘烤著,看起來紋理得當,筋鍵脫儘,一股誘人的肉香味頓時散發開來。

風無邪帶著三名長老圍坐著,笑得滿麵春風,一遍遍的舉杯交盞。

幾乎所有的弟子都放棄了抵抗,抱著頭,神誌不清的趴在地麵,任那無情鐵拳肆無忌憚的轟在身體中。

隻有偶爾實在太疼了,方纔會噴出兩口血,證明自己還活著。

猩紅的圓月如影隨形,唯獨一道人影並冇有向命運屈服,還在無數魅影的追殺中在山穀裡狂奔猛躥。

“猿爺饒命,放過我吧,我給你們磕三千個響頭行不行。”

“啊,宗主大人救命啊!”

“大長老救命啊!”

“……”

“這王小胖,我他孃的,一天叫到晚還特麼的不消停!”

風無邪咬牙切齒的篡緊拳頭,站起來以後,轉身指著底下的山穀。

“死胖子,你特麼要是再鬼哭狼嚎的大喊大叫,老子把你腿砍來下酒!”

就在他的話音剛落,整個世界便突然安靜了許多。

三名長老咂咂嘴,一臉的享受,突然冇了這聒噪的殺豬聲,夜晚的空氣似乎空氣都變得香甜起來。

風無邪也是坐了下來,皺眉道:“有點不對勁啊,這都搗鼓一天了,本宗主怎麼卻遲遲都不見這烈焰暴猿王?”

白閻笑道:“宗主你有所不知,這烈焰暴猿王乃一方霸主,向來高傲,隻要我等不出手斬殺這些暴猿,這些弱者之間的戰鬥,它向來不會插手!”

風無邪點點頭,隨後便端起一杯酒,笑吟吟的道:“那就不管了,來來來,我們繼續喝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