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羅的聲音落下,兩道刀光帶著寂滅般的力量呼嘯而來,一股魔神之威隨之瀰漫,似有開山裂地之力!

風無邪雙眸微閉!

下一瞬,雄渾的金色玄氣破府而出,最後在其後背間凝聚,一道道約莫數丈的金色劍影紛紛浮現。

他一躍而起,朝著佐羅的方向狠狠射出,“大衍劍氣!”

嘩嘩!

鋪天蓋地的劍影,與那兩道刀光輪番碰撞,爆發出恐怖的熾熱波動,整個地麵都在此刻層層崩裂!

風無邪與佐羅的身影皆是倒射而出!

此時的風無邪,體內血氣翻滾,身體表麵隱約可見血痕,嘴中更是有一大口鮮血不受控製的噴出!

不遠處,佐羅更慘!

他披頭散髮,雙目如鉛,忽然連吐三鬥黑血,接著,膝蓋像是失去了力量似的,軟軟的跪在了地上。

風無邪衝了過去,雙手拽住他的衣領,“死腎虛,老子再問你一遍,你加不加入老子的天威天龍?”

佐羅揚起那張慘白的臉,“你做夢,我就算是死……咳咳!”

嗯?

風無邪瞳孔大睜,他一把將其扯到地上,接著就是一頓毫不留情的狂踹,“你特麼加不加,你加不加?”

“不加!”

佐羅一邊鮮血狂噴,一邊堅定著自己的立場!

三分鐘後,佐羅已經奄奄一息!

風無邪見他那萎靡不振,蹲下身體,然後拿出了一個玉瓶。

那玉瓶之上,刻畫著一副男女合歡圖,顯得奇.淫無比!

“嘿嘿!”

他盯著佐羅,露出了一個無比陰險的笑容。

【叮,恭喜宿主笑容甜美,獎勵40點騷值!】

佐羅臉色一變,駭聲道:“你……你想乾什麼?咳咳咳!”

風無邪打開玉瓶輕嗅了一下,笑吟吟的道:“阿虛,彆抗拒,這是“奇.淫.合歡散”,是給你治療腎虛的好東西啊!”

春藥!

佐羅的眼神漸漸睜大了!

自己貴為血劍堂的少主,何等身份?!

但這瘋狗口口聲聲說他腎虛也就罷了,現在竟是要給他下春藥!

佐羅怒道:寧死不從,咳咳咳!”

風無邪一把捏住佐羅的腮幫子,將裡麵的藥粉全部倒進他的嘴中。

佐羅那蒼白無比的臉上,第一次有了血色!

下一刻,他欲.火焚身,痛並渴望交織著,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風無邪將他拖到一棵大樹下,比劃了下高度,然後將九劫劍平直插了進去,鋒利的劍身赫然對準了佐羅的褲襠!

做完這一切,他賤賤的看向佐羅,笑道:“死腎虛,老子的劍很鋒利的,你自己壓不住可就斷子絕孫了啊!”

【叮,恭喜宿主禁慾達人,獎勵50點騷值!】

“死瘋狗!”

佐羅看到這一幕,咬牙切齒,眼珠子都要瞪裂了!

但無奈傷勢太重,一動就咳血不止!

風無形冇有去管他,揉了揉疼痛的胸口,這纔拿出一顆丹藥開始恢複傷勢!

這腎虛仔不傀是血界的超級妖孽,老子劍武雙修,能夠在同境界中與我這般較量的少之又少!

時間流逝!

夜晚,繁星滿天!

風無邪升起了一堆篝火,獵殺了一隻飛行妖獸,然後弄起了燒烤!

孜然、辣椒、燒烤油……那是樣樣俱全!

而在他旁邊,深受重傷的佐羅雙目緊閉,額頭滿是虛汗。

風無形看著他,“死腎虛,你加不加?”

佐羅微微睜開雙目,雖然氣若遊絲,但神色卻是格外堅定,“一瓶春藥能奈我何?我佐羅身為殺手,意誌力……”

說到這裡,他的表情驟然僵住!

風無邪手一揮,許多奇奇怪怪的玉瓶懸浮在他的頭頂!

“你以為老子冇藥了?”

風無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開始對佐羅介紹起來,“金色的這瓶是“金槍不倒丸,”能讓你欲.火燒身,獸性大發,嘖嘖,想想就很特麼給力啊,黑色的這瓶呢,是“我愛一條材”,會讓你產生致幻之感,從而達到一種忘我的境界,至於白色的這瓶“飄飄閤家歡”那就更不得了,直接昇華你的靈魂……”

佐羅呆住了!

風無邪笑道:“你以為我會讓你選麼?”

說著,他一臉凶狠的捏起佐羅的腮幫子,“老子今天一次性為你吃個飽,讓你知道什麼叫致死量!”

佐羅的眼神顫了下,立刻道:道:“我加入,咳咳咳!”

說話間,咳出幾大口黑血!

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必然會驚得下巴都掉下來!

堂堂血劍堂的少主,竟然在某天會被人逼到這個地步。

風無邪道:“你發誓!”

佐羅艱澀道:“以我血劍堂的血印為誓,若有違背,萬劍誅心,永不得……不得好死!”

說著,便昏死過去!

【叮,恭喜宿主納入新成員,獎勵三千騷值!】

【騷值:6980】

風無邪一看麵板,瞬間激動無比!

再來一個,就能突破了!

不過,這腎虛仔不會有生命危險吧?!

風無邪急忙將療傷丹藥為他服下,仍然不見他有半點反應!

壞求!

我大威天龍的第一個成員,不會剛加入就昇天了吧!

風無邪急忙谘詢騷王,得之需要用血後,他迅速衝進林間獵殺了幾隻妖獸,然後放了滿滿的一缸血!

接著,便將佐羅放入血缸中。

鮮紅的鮮血,腥味撲鼻,開始順著佐羅的體內流傳!

慢慢的,佐羅漸漸有了呼吸,那些詭異的血氣開始順著他的口鼻中進入,修複著他千瘡百孔的身軀!

第二日,缸內清澈無比!

佐羅猛的睜開雙眸,水缸頓時四分五裂,炸得漫天飛舞!

風無邪走了過來,搭著他的肩膀,將一枚徽章掛在他的胸前,笑道:“腎虛仔,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大威天龍最靚的仔了,開心吧?”

佐羅看了一眼徽章,立刻咳嗽起來。

風無邪道:“老子都不嫌你陰煞煞的,你還嫌它醜了?”

佐羅:“……”

片刻,他警惕道:“加入你不會真的要一起被追殺吧?!”

“怕個雞兒!”

風無邪大手一揮,“等我們再找三個人,來一場反追殺,將他們五脈境以下的強者逐個做掉!”

“你可真夠瘋的!”

佐羅看了他一眼,又道:“不過,我還是有點期待!”

風無邪:“……”

他打量著佐羅,道:“話說你這實力提升得很快啊,有什麼奇遇?!”

佐羅道:“我喝了萬尚的半管血!”

喝萬尚的血!

風無邪:“……”

佐羅沉吟道:“若不是那傢夥被人救走了,我能嘗試衝擊大脈境!”

聞言,風無邪也是歎息一聲,“那也是個超級天才啊,可惜了!”

佐羅道:“他也在!”

“在!”

佐羅點頭,“那傢夥憑藉他的血脈感應,一直揪著我不放,已經追出了聖提卡施城,應該離這裡不遠!”

風無邪眼神一亮,“可有強者跟隨?”

“冇有!”

佐羅搖頭,似乎明白風無邪的心思,道:“你彆想了,你耍了他,白打了他三拳,我又喝了他的血,他之所以選擇以曆練的方式前往妖獸深淵,就是知道我們已經來到了此處,所以,咳咳咳……”

“既然我們傷他那麼深…”

風無邪眯起了眼睛,陰險道:“不如……聯手再乾他一頓!”

佐羅急需一個發泄的對象,聽聞此言,立刻道:“那就打得他生活無法自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