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森林,很快被一道金光打破!

風無邪暴掠而出,腳踏金色玄氣,瘋狂逃出這片山脈!

那般速度,猶如劃破長空的閃電!

半步法則,自己就一連遇到了兩個,還有其他八脈境,乃至九脈境的強者更是不下十位!

這等陣容,實在可怕!

就算自己有三千騷值,那也必死無疑啊!

操!

失算了!

早知道這柳家那麼可愛,當初就不應該收他保護費的啊!

不過,真特麼憋屈!

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風無邪的身影,很快融入到黑夜中!

與此同時,風無邪在一百多名大脈境的追殺下逃走的訊息很快傳開,各大傭兵之城皆掛上了他的畫像和懸賞令!

那年輕的容貌,引得無數人震撼不已。

“大威天龍”這個名字,也被很多人記住!

這弄得風無邪苦不堪言!

正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

換做其他時候,他自然樂得去裝逼!

但眼下,他卻隻想儘快逃離此地,並且再不敢從傭兵之城路過了!

於是,風無邪雖然名聲在外,整個人卻是躲進了深山中苦修,一邊向荒古秘境進發,一邊沿途唰著經驗!

三日後!

一座山頭上,風無邪靜坐期間,他正翻閱地圖檢視自己的位置時,那山穀中卻是傳來了動靜!

透過晨霧,他依稀看清了底下的情景。

那是一行抬著森白大轎的死人,他們臉色發白,眼神空動,冇有絲毫的生機!

行走間,宛如喪屍一般!

若是仔細看去,在他們的四肢之上,有著一道道玄氣穿過,而這些玄氣彷彿線條一般操控著他們的行動!

玄氣彙聚處,正在轎車中!

突然,一陣陰嗖嗖的風吹來,捲起了白簾!

“咳咳咳!”

白簾之下,有著一張蒼白的臉浮現出來,雙目猶如珍珠一般,周身纏繞著濃濃的死亡之氣!

那五指,還不停擺動著。

嗯?

腎虛仔?!

這人,正是血劍堂的少主佐羅!

風無邪急忙谘詢騷王,那資訊麵板上頓時給出了反饋!

【合格!】

風無邪興奮無比!

這特麼……終於找到一個合格的了!

此刻的佐羅,在他眼中那就是三千騷值啊!

他一把抽出插在身前的九劫劍,身形狂射而出,一劍便朝著轎身斬下,“裝神弄鬼,看老子大威天龍!”

唰!

一道劍光劃過場中,虛空如薄紙般撕裂!

嘭!

轎身直接炸裂!

佐羅提著兩柄長刀現身,然後朝著風無邪麵門劈斬而來!

風無邪手中的九劫劍劇烈一顫,無數劍光在場中迅速閃過,鋪天蓋地的朝著佐羅籠罩而去!

“奧義,合居!”

佐羅雙刀交叉在身前,身後浮現出一隻駭人的鬼影!

一股殺意湧入他的雙手之中,轉瞬,恐怖的刀光釋放而出,四周的虛空,皆被涇渭分明的劃開!

嘭!

劍芒寸寸碎裂!

風無邪被震退了數步,“不錯嘛,腎虛仔,都能接下我這道劍技了!”

說完,他嗤的一聲消失在原地,掌心輕輕一旋,然後一劍朝著佐羅的方向刺去!

佐羅提刀一擋,“你能虛空穿梭?”

“不然呢?”

風無邪手腕一旋,一道劍光勢如驚雷的刺出。

佐羅憑空消失,下一刻,他便出現在風無邪的身後,揮刀一斬,森寒的殺意展露無疑,“死瘋狗,你到底想做什麼?”

風無邪轉身一劍劃去,“加入我大威天龍!”

鐺!

鋼鐵之聲響起,火花四濺!

兩人一觸即分!

佐羅冷冷的看著風無邪,“你一個被滿世界追殺的人,還想讓我跟著趟這個渾水,簡直白日做夢,等我拿下你的狗頭去傭並會領賞!”

一股恐怖的氣勢,伴隨著他的身影狂躍而至!

“喲謔,死腎虛,老子還和你講不清楚了!”

風無邪體內的金色氣府,如烈日般瘋狂旋轉!

他的腳步一跺,空氣炸裂,再不隱藏,九劫劍的光芒吞吐不定,如狂風暴雨般朝著佐羅攻去!

兩道人影閃電般的交鋒,刀劍不斷的碰撞,狂暴的力量在地麵撕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跡!

此時的兩人,皆使出瞬移的能力,將力量和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鐺鐺鐺!

恐怖的攻勢,迅捷而淩厲!

風無邪的肩上,多了一道血口!

他看了一眼肩膀的血痕,眼神陰冷了幾分!

一直被追殺,風無邪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此番這腎虛仔毫不留情的出手,直接點燃了他的火氣!

風無邪再不隱藏,身上爆發出神虎之勢,氣血一開,整個人像是初生的朝陽,耀耀生輝,散發著霸道無匹的力量!

下一瞬,劍勢大開大合,狂暴攻伐!

那扭曲的金色劍光,奇快無比,彷彿行蹤詭秘的幽靈一般,一時間讓佐羅應接不暇,分不清他要攻擊哪裡!

很快,佐羅的身上多了三處劍傷,雖不致命,卻是讓他憋屈無比!

這傢夥的實力……怎會如此之強!

佐羅咬牙!

他身為超脫境的殺意宗師,又修殺手之道,乃血界天才榜第三的超級妖孽!

速度和攻擊,本就是他擅長的領域!

可是,這瘋狗竟然在這方麵比他還要強!

就在他失神的刹那,風無邪一個瞬移從天而降,“龍虎劍!”

轟!

龍虎奔騰間,浩瀚的金光宛如飛瀑,排山倒海般對著佐羅的方向碾壓而去!

佐羅臉色大變,“奧義,百鬼來朝!”

他手中的長刀朝著身前反向翻轉,數百隻恐怖鬼影盤踞在他的身後,驚人的威勢席捲八方,空氣似乎都變得銳利起來!

下一瞬,無數鬼影如道道黑光暴射而去!

嘭!

一股力量的漣漪盪出,整座山穀皆是在此刻顫動著。

佐羅如遭重創,倒飛而出,狠狠的撞擊在一處山壁上,一口漆黑的鮮血不受控製的流淌出來!

風無邪後退了數十丈,嘴角也有著血跡浮現,此時的他,略顯狼狽,不過,他依然神色冷冽的盯著對麵的佐羅!

“死腎虛,你到底加不加?”

說話間,殺意凜然。

“不加!”

佐羅抬起了頭,一雙死魚眼冰冷至極,寒聲道:“我的這招,本來是給掌上至教的那個傢夥準備的,看來要先讓你嚐嚐鮮了!”

說完,佐羅的身影突然一分為三,三位一體,彷彿三頭六臂的鬼神般,一股驚人的黑色玄氣自體內陡然爆發開來!

滾滾玄氣呼嘯,彷如海潮!

一股魔神之威,在他身上沖天而起,長髮飛舞間,鋒芒無匹!

“奧義,阿修羅*寂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