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隱蔽的山洞裡!

風無邪從司徒治的戒指裡拿出一枚療傷丹藥,開始恢複傷勢,此刻,他的身上全是傷,看起來多少有點慘!

冇辦法,差距實在太大太大了!

那些裂地鱷皆是三星妖獸,一鬨而上時還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這次恢複,他足足花費了三個時辰!

出去看看!

風無邪剛走到洞外,一道夾著腥風的勁氣從身前猛射而來,他使用化虛步一躲,手掌攤開,一柄血劍出現在了掌心內,下一刻,一道劍光在場中一閃而過!

嗤!

劍鳴聲響起!

那道黑影直接被一分為二,鮮血瞬間將地麵化做一灘爛泥!

一顆黑色的內丹掉落在地!

【叮,恭喜宿主斬殺三星中階妖獸,獎勵六千點經驗值!】

風無邪定睛一看,這偷襲者,赫然是一條黑斑蝰!

黑斑蝰,內藏劇毒,喜歡藏身在陰濕之地,就算是大脈境的武者,若是被咬中,那也會有不小的麻煩。

風無邪拿出一個玉盒,小心的將這枚內丹收好。

這枚內丹彙聚了黑斑蝰一身的劇毒,他自然不敢吃,但留著或許有用!

風無邪離開洞口後,尋到一處絕壁,順著那老藤攀了上去,然後捲縮在一處隱蔽的叢林之上,密切的觀察著這周圍的一切!

這片區域古木參天,老藤纏繞,說是更加豐茂的原始森林也不為過!

但眼前的茫茫深山中,卻是遊蕩著傭兵團,雖說平日裡會有用傭兵團在此地活動,可今日未免也太多了些!

“不對勁!”

風無邪走了幾轉,終於發現這些人是來尋他的!

於是,他又回到了那個隱蔽的山洞裡,準備天黑後再離開!

趁著這個時候,風無邪開始瞬學那道劍技!

怒劍狂花!

以劍氣為筆痕,運力於劍尖之中……

風無邪打開自己的功法後,頓時有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隻見他凝定心神!

隨後,劍出。

劍走如蛇,唰唰點點,劍尖之上的血色光芒吞吐不定!

每一道劍氣,皆凝聚出一種勢!

當風無邪收劍的那一舜,在他麵前,一道如蓮花般的詭異光幕赫然呈現,勾動著周圍的天地玄氣,形成了綻放之姿!

【叮,恭喜宿主怒劍狂花入門!】

風無邪不禁露出了笑容!

防禦劍技!

還不錯!

他拿出司徒治的儲物戒,除了幾柄高階玄器外,其他用不著的通通回收!

剩下的,便是靈石乃至內丹之類可以吞噬的東西!

他將戒指放在了嘴裡。

片刻,四柄戰旗微微旋轉,一縷縷精純的能量,不斷的納入進去。

而他周身的玄氣波動,也開始節節攀升!

……

與此同時,在那深山中,各大世家的領頭之人望著眼前的山脈,麵色鐵青,很多人都將目光看向一名半步法則的老人!

老人身穿黑袍,黑袍之上紋著數個鬼影,看起來頗為滲人!

此人,正是司徒家的大長老司徒魔!

半步法則的大劍豪!

“混賬!”

司徒魔看著地上的屍體,心中的暴怒幾欲令他瘋狂!

司徒家,六脈境的劍豪已死!

但那雜碎明明就在這座深山中,他們搜尋了許久,卻是毫無結果!

章家的大長老道:“他會不會已經離開,我聽說這傢夥雖是超脫境,卻掌握了虛空穿梭的能力!”

“不會!”

司徒魔雙眼微眯,“我等就在這外圍,他如何能逃?”

就在這時,李家大長老道:“諸位不必著急,依我之見,這雜碎隻是在哪裡躲著了,這片區域並不大,我們各大世家之人分成數股,每個世家負責一片區域,逐步排查,定能從將這個小雜種揪出來!”

這個建議,得到其他人的一致符合!

於是,這片平靜的山脈,陡然被突然降臨的強大氣息給打破!

一股股強大的氣息沖天而起,不斷的在山脈上空徘徊,發現哪裡有動靜,便是一陣毫不留情的轟殺!

如此天翻地覆的做法,不僅冇傷到風無邪分毫,卻是害苦了那追殺中的大批傭兵團,一隊隊人馬傷亡慘重!

當追殺持續了一個下午,終於有傭兵無法忍受這種提心吊膽的時刻,開始脫離隊伍,撤出了這片地帶!

追殺的隊伍的規模逐漸減少,除了一些被利益衝昏了頭腦的人還在堅持之外,原本那浩浩蕩蕩的隊伍已經變得玲零零散散!

很快,黑夜來臨!

一輪彎月,懸掛在天邊,清冷的月光灑落大地!

那林間的篝火旁,一名傭兵看著風無邪年輕的畫像,嘀咕道:“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惹得一百多名大脈境圍剿!”

突然,虛空中射來一道淩厲的寒光!

嗤!

一息之間,所有人皆被封喉,悄無聲息的躺在了地上!

黑夜中,一道黑影破空而來,手中的血劍散發著森冷的寒光!

那名手持畫像的男子轉頭間,便看到一個容貌俊朗的少年對他咧嘴一笑,白森森的牙齒閃現著可怕的寒光!

他愣了愣,再次看了一眼畫像,當下一股狂喜湧上心頭,取出一發信號彈,剛要將之扯動,一道劍光激射而出,嗤的一聲,便將他的手臂齊根斬斷。

還不待他慘叫,風無邪用劍抵住他的眉心,“我問什麼,你說什麼,我不殺你!”

一股冰冷的殺氣,使得男子猛的驚喜過來,點頭如搗蒜。

無論風無邪問什麼,皆如實回答。

風無邪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一劍刺穿了男子的眉心!

男子不可置信的道:“你……你不是說不殺我的麼?”

“不殺你,留你通風報信啊!”

【叮,恭喜宿主反向操作,獎勵50點騷值!】

風無邪收回了劍,突然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氣勢,急忙化為一道黑影,飛快的躥進了有些陰暗的森林中!

“是他!”

一聲大喝響起,無數人強者聞風而來。

司徒魔看到地麵的屍體,眼神精光掄起,“縮小範圍,封鎖區域!”

說著,他拿出一張符紙,急忙掐出一個口訣!

轟轟!

天際,一道道駭人的氣息降臨各座山頭,瞬間形成了圍攏之勢,不斷的逼近!

而司徒魔則是根據虛空中的波動,一路追殺出去!

“小雜種,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跑,他追,他插翅難飛!

風無邪來到那座湖泊,再次埋頭紮了進去、

等他出來時,突然感受到身前有道身影疾躍而過,速度快到無法察覺,隻能看到周圍的樹木在微微顫動!

“是誰?”

風無邪暴喝出聲,周身玄氣滾動,正要出手,一名男子來到他的麵前,“小兄弟,彆激動,我是柳家大長老柳元,絕無惡意!”

說著,他指了一個方向,“往那邊跑!”

風無邪照做!

而柳元卻是大喊,“他就在這湖泊之中,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說著,他麵色猙獰的道:“柳家之人聽令,一旦發現那雜碎,給我碎屍萬段,我要活活生吃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