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小子是飄了!”

劍叔雙目一擰!

他剛要抽劍,風無邪一個閃身來到他的麵前,急忙按住他的手,“劍叔,給個麵子,那麼多人看著呢?”

劍叔麵無表情。

風無邪道:“幫幫忙咯?”

劍叔無奈的撇了他一眼,“在!”

風無邪這才重新回到位置上,道:“萬惡穀十名大脈境後期出列!”

很快,有十人走了出來。

這十人七男三女,眼如鷹隼,凶光閃爍,僅從那眉間的威勢來看,必是那種殺人如麻的狠角色。

而他們,正是萬惡穀的武力擔當!

風無邪道:“左邊五人做靈雪宗導師,你等各帶一派弟子,至於派彆的名字由你們自己起,本宗主要求你們每三個月舉行一次五派會武,倒數的那一派…”

他一揮衣袖,一張卷軸飛到了劍叔手中,“按照上麵的獎罰進行!”

劍叔看著手中的卷軸,抬頭道:“為何是我來執行?”

風無邪道:“因為你是執法閣的閣長!”

說著,他看向場中,“右邊五人與李悠然建設執法閣,以李悠然為尊,負責管理紀律,解決宗門紛爭,若有作奸犯科者、屢教不改者、損害宗門利益者,斬無赦!”

李悠然知道這傢夥不是在說笑,而是用他進行威懾!

於是,劍叔雙手一拱,“領命!”

風無邪道:“即今日起,我靈雪宗再無長老,萬惡通歸來時,直接做總導師即可,至於其他的,我會給執法閣閣長一份詳細的宗門規劃,明確你們每個人所需要做的事,乃至給你們的俸祿等等一係列的詳細問題,現在,諸位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黑鋼道:“宗主大人,若是要建設那麼多宮殿,人手倒是冇有問題,但我靈雪宗的地盤恐怕不夠!”

風無邪道:“百裡雪山土質如何?”

黑鋼不明所以,但還是道:“那裡的土有靈氣蘊樣,自然堅硬無比!”

風無邪道:“那就挖山補地!”

挖山補地?

所有人都一頭霧水。

“挖百裡雪山時,把靈石取了,冇用的土就拉回來圍建靈雪宗!”

聞言,黑鋼眼神一亮,“此議甚好!”

眾人點頭,表示讚同。

風無邪一揮手,“那就散會吧!”

他看了一眼麵板。

【1320點騷值!】

很快,眾人離去,大殿內隻剩劍叔和風無邪兩人!

劍叔雙手抱劍的站在門外,“走走?”

風無邪道:“正有此意!”

兩人並肩走在花苑中,就像散步一般,誰都冇有說話。

風無邪拿出《至強宗門建設大全》這本書交到劍叔手中,“劍叔,看看,這是我這幾天連夜寫的!”

【叮,恭喜宿主牛逼亂吹,獎勵30點騷值!】

劍叔翻閱幾篇後,眼神詫異的看著他,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你寫的?”

風無邪雙手負背,“劍叔,有什麼要補充的麼?”

“很完美!”

劍叔讚歎。

許久,他沉默一會道:“你的野心很大,但萬惡穀的這群人可不是那麼好管束的!”

風無邪微微一笑,“那就要看劍叔的了!”

“你想讓我殺雞敬猴?”

風無邪感歎道:“自古變法無不有流血犧牲者,必須拿出強硬的手段,才能鎮住這些人,從而讓他們知道執法閣的威嚴不容褻瀆,靈雪宗的製度不容違背!”

劍叔很再次詫異了。

這小子說得出這種有水準的話?

風無邪的腰桿挺得更直了,“我已經寫在了第三百八十二頁!”

劍叔一查。

果然!

這讓他更高看了這小子一眼。

劍叔翻閱一會,道:“你確定要按照上麵來?”

風無邪點頭,“確定!”

劍叔合攏書籍,道:“你的弟子裡有數十人上了忘川天才榜,他們可能要去參加十界會武!”

風無邪道:“任他們!”

劍叔道:“財政問題交給誰?你應該知道,百裡雪山是你靈雪宗的命脈,也是能夠讓一切有序運轉的前提,必須找個信得過的人!”

風無邪搖頭,“還冇想好!”

劍叔又道:“黑王朝那邊呢?那死的可不是龐統這種人物,而是一個大王朝的國主之子!”

風無邪停下腳,然後看向劍叔,“劍叔,要不你們正麵乾一架!”

“我們?”

劍叔眼皮一跳。

風無邪點頭,“我要去參加十界會武,而且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幫不到你們啊!”

劍叔:“……”

風無邪道:“劍叔,若是萬惡通不死,你等兩位法則境帶領五十多名大脈境,有何不能戰?”

劍叔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道:“小子,你是不是有點天真了,你可知,一個大王朝他有多少個法則境?不下十位,至於不死變的強者,那至少也有三名有餘,一些更加強大的王朝裡麵,甚至還有半步仙人!”

風無邪道:“劍叔,你們有外援啊!”

“臥槽!”

劍叔終於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是你的靈雪宗還是我的靈雪宗?”

說著,他又疑惑道:“你說……外援?”

“大楚!”

“大楚?”

風無邪道:“劍叔,大楚不是與黑王朝勢如水火麼?你想一下,黑王朝不可能會出動那麼多強者過來,若是真出動了,那就逃到百裡雪山去,那裡不是有著四海商會的人把守麼?他們定然不敢直接動手!”

劍叔沉吟道:“你繼續說!”

風無邪眯起了眼睛,“如果他們來的人隻有兩三名法則境,那就戰,一戰成名,一方麵向忘川界宣誓我靈雪宗的崛起,另一方麵,則是可以向大楚透露一個訊息,我們靈雪宗與黑王朝交惡了,這個時候,再派一個人去大楚麵見大楚國主,訴說其中的利弊關係,你覺得大楚會向著那邊?”

劍叔道:“那自然是向著你靈雪宗!”

“對!”

風無邪道:“若是黑界再有強者來,大楚隨便找個理由,豈不是會幫忙將他們法則境之上的強者攔截在忘川界外?”

劍叔點頭。

風無邪的眼神亮了,繼續道:“這種情況下,黑界就會源源不斷的派遣強者來靈雪宗,如此外患之下,靈雪宗就會牢牢的擰成一股繩,不斷的在壓迫下變得強大,那等我回來的時候,豈不是接手了一個更強大的宗門?”

嗯?

劍叔震驚看著他,“小子,你為自己著想可以,如果我戰死了呢?”

風無邪道:“那……那就直接進我靈雪宗的忠魂堂啊!”

劍叔:“……”

就在兩人說話間,天際突然產生一股恐怖的血脈壓迫!

一頭巨大的九尾狐虛影,傲立在靈雪宗上空,渾身潔白如雪,秀雅絕俗,宛如一朵盛世的花朵般綻放!

一刹那,又化為了虛無。

帝妖血脈!

玉麵九尾狐!

一瞬間,無數人驚駭無比!

風無邪感歎道:“我知道讓誰來掌管財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