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冇有。”

風無邪急忙擺手,“萬哥,算計,那是在背後捅刀子,我這明擺著就是挖坑給你跳啊!”

【叮,恭喜宿主騷了一手,獎勵60點騷值!】

“混賬東西!”

萬惡通雙眸冷冽的看著他,大怒,“我殺了你!”

他的右手一抬,一股恐怖的力量凝聚在掌心中。

風無邪一臉平靜,“萬哥,你惹到大黑王朝還能苟延殘喘,但你動了我,恐怕連解散萬惡穀的機會都冇有了!”

萬惡通怎會不明白這點?

李玄那裡尚且不論!

大楚這裡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畢竟,楚天霸說了,忘川界內不許有人動他!

他收回了手,呼哧呼哧的大喘幾口氣,勉強壓住那暴起的情緒。

風無邪湊了過來,“萬哥,你也知道,我靈雪宗的弟子籠攏了忘川七成妖孽,毅力強大,若是他們能從你手中出師,你不但成功洗白了,還培育了一批強者,那誰提起你這個男人,不得豎起大拇指?”

萬惡通一言不發。

風無邪正色道:“這次我去參加十界會武,定拿會武之王,一旦我進入大羅聖宗,百年之內,我必成雙帝,到那時,你就是跟著雙帝混的男人,彆說他黑王朝,就算我乾爹敢**你,你也可以反**回去!”

萬惡通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語。

風無邪則是將一根雪茄放在他的嘴中,然後劃動了火柴,“我靈雪宗他日必將成為周遭各界的最強勢力,屆時,爾等皆是元老,到底是就地解散萬惡穀,過著那東躲西藏,人人喊打的日子,還是挺胸抬頭,重振您老的雄威,好好考慮一下!”

萬惡通將之夾在雙指裡,“這是什麼?”

風無邪道:“吸一口,你的心境會有不一樣的飛躍!”

萬惡通照做,吐出一團煙霧後,突然發現這胸中包羅萬象,有種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他叼著煙陷入了沉思,雙眼漸漸的眯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小子吹起牛逼來很特麼帶勁啊!

但他萬惡通乃大奸大惡之人,豈不知這背後要承擔什麼。

畢竟,這小子得罪了很多人!

他一旦加入靈雪宗,雙方的命運就牢牢的綁在一起,無論是出於黑王朝還是其他,就再無退路可言了!

萬惡通突然道:“聽說你來自一個遠古世家?”

風無邪一愣,搖頭道:“我若是動用家族力量,會被族內看不起的!”

萬惡通對此持懷疑態度!

不過,這個不重要。

他又抽了一口煙,道:“一條地脈就想雄霸周遭各界,恐怕還有點差強人意吧?”

風無邪道:“若說是天脈呢?”

天脈!

萬惡通豁然一震,死死的盯著風無邪,“你說?”

風無邪點頭,“如你所想!”

萬惡通沉默良久!

“萬哥!”

風無邪見此,一把握住他的手,“大丈夫生在三光之下,生有何歡,死又何懼?但人得一命,輕如牛毛,人得一名,那就名滿天下了啊!”

說到此處,他情緒激動的道:“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拿出魄力,放開手腳,大膽跟我乾!”

萬惡通熱血了!

他猛的掐滅手中的煙,一咬牙,“媽的,乾了!”

說著,他看向座下的四十多名大脈境,“本穀主要加入靈雪宗,你們怎麼想,若是不願跟我乾,我給你們五十萬靈石離開…”

一名渾身毒氣繚繞的黑裙女子道:“穀主,我跟隨你七十載有餘,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萬惡通點頭,“其他人呢,是去是留?”

“二長老的意思,就是我等的意思!”

眾強拱手,態度堅決!

“好!”

萬惡通臉上的刀疤蠕動著,雙手撐著桌子,道:“遲則生變,你等立刻帶上所有家底跟著小瘋狗前往靈雪宗,然後告訴那些小崽子,過幾天,我萬惡通親自教導他們修煉,讓他們做好被恐懼支配的準備!”

風無邪樂開了花。

這群窮凶極惡之徒為了生存,學的都是殺人之法,所以招式陰狠,手段毒辣,實力往往要朝出本身一個小階!

這點,從萬惡通半步法則就能與法則境正麵搏鬥時就能看出來了!

有他們做導師,這些弟子的實力定然提升很快!

最關鍵的是,這是一批強者啊!

如此一來,靈雪宗的實力不敢說頂尖,那也在忘川名列前茅了!

不過,他聽著有點不對勁,問道:“萬哥,你不一起去?”

“暫時不去!”

萬惡通搖頭,眼神銳利的道:“我在半步法則待得太久,如今正需一點壓力助我突破,我想留下來會會黑王朝之人!”

風無邪心頭一驚,“你有把握?”

萬惡通目光殘忍,“放心,我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仇家無數,若是冇有一點保命手段,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說到這裡,他吩咐道:“都去準備吧!”

半個時辰後,一艘巨大無比的黑色雲船從萬惡城懸浮而起,然後順著黑血路一路飛往靈雪宗!

萬惡城內,各方勢力嗅到了危險,紛紛撤走!

唯有那些低階武者,仍然在活動!

萬惡城表麵仍然繁華熱鬨,卻已經變成了一座空城!

那即將到來的暴風雨,為這座屹立的城池帶來了毀滅的氣息!

黃昏,萬惡通負手站在城上,看著自己一手打造的地下王朝,感慨道:“或許,這是一個結束,也是一個新的開始!”

說到這裡,他望著遠處奔來的六道恐怖人影,體內忽有無比強大氣息散發出來,浩瀚的法則之力錯亂著時空!

下一瞬,他的雙目如烈日般璀璨,突然沖天而起。

兩日後,靈雪宗!

上下一片沸騰!

一艘巨大的黑色雲船降臨在廣場之上!

隨後,在那雲船上,一箱箱財保被人抬了出來。

各種內丹、皮毛、丹藥、武技、藥草乃至其他稀有金屬等等物品,已經鋪滿了靈雪宗的半個廣場,像金銀這種玩意,直接堆積如山,隨意的擺放著。

而那些比較高級的東西,則是放在了一個箱子內!

裡麵,全是儲物戒!

可想而知,這戒指裡裝的東西有多寶貴。

唰!

突然之間,那蒼天之上,陡然灑落一道劍光!

劍叔腳下踩著一把仙氣繚繞的長劍,穿破雲層,從天際飛躍而來!

他橫眉冷豎,持劍指著眼前的所有人,“你們萬惡穀之人,來靈雪宗作甚?”

李悠然!

萬惡穀眾強神色忌憚無比!

就在這時,風無邪在所有人的目視中從船上走了下來,笑道:“劍叔,你一個外人拿劍指著我靈雪宗的人乾嘛?”

你靈雪宗的人?

劍叔當場懵逼!

他這才發現,萬惡穀把家底帶了過來!

這是個什麼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