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迎接三個月後的大千會武,靈雪宗開啟了全員修煉模式。

經過這段時間的短暫發酵,每名弟子也知道,這次的大千會武中,他們將會麵臨那第一宗門的集體獵殺!

冇有人願意放棄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為了可以活命,全部都在此刻卯足勁的修煉。

“喝!”

“喝!”

“喝!”

一道道嬌喝聲迴盪在宗門上空,所有女弟子都舉劍直刺!

雖隻是一個簡單的動作。

但是那動作開闔之間,體內的所有脈絡順著出劍的姿勢而拉伸,宛如無數張拉成滿月的大弓!

隨後經過體內短暫的蓄力,電光火石間,猛然爆發出去。

唰!

劍氣如雷!

伴隨著陣陣的強烈的破風之聲,似蛟龍出洞,剛猛霸道。

這便是大王劍法的第一劍。

破碎流星!

如此一劍,若是煉到浩瀚,再經過六重玄體境的武者使出,便能發揮萬馬衝擊之力,縱橫玄體境無敵!

一劍即定生死!

倘若修煉到第二劍的撼山,那氣勢更是如百丈玄氣衝關而出,哪怕是一座大山,亦能將之斬裂!

不過,第一劍的破碎流星,哪怕是李若雪本人自己都未煉成。

她也隻是邊學邊教。

相比這些香汗淋漓的弟子,那另外一旁,卻是在此刻要慘烈得多,各種鬼哭狼嚎的聲音彼此起伏!

“啊!”

“啊!”

“啊!”

夏日炎炎。

所有男弟子赤著上身跪在地麵,那黝黑的大鐵鞭,宛如惡毒的大蛇呼嘯而下,重重的抽在他們的身體中。

“啪啪啪!”

一道道瘀青浮現出來,這些弟子麵目扭曲,額頭中冷汗直流。

捱揍就能強化肉身。

但不代表不會疼!

所以在這種高強度的抽打之下,他們的後背處青紫交加,血肉模糊,猶如萬火燒灼般辣糊糊的痛。

可你若是仔細去看,便會發現,那破損的血肉之中,竟是浮現出縷縷金光,快速修複著他們的身體。

緊接著,他們的全身氣血滾滾沸騰,四肢百骸之中,熱流猛躥,一股舒暢之感刹那間襲遍全身。

受傷的肌膚在慢慢的修複,而且變得比以前更加堅韌了!

小亭中。

一片陰涼。

風無邪愜意的坐在一張石桌前,旁邊的長老則是尊敬的為他斟滿茶水,老臉笑得猶如菊花似的。

“宗主大人請喝茶!”

“嗯。”

風無邪端起來剛要抿了一口,眼神一撇場中的情景,頓時覺得這慘叫聲,簡直比夏天的蟈蟈還要煩人。

“嘭!”

他猛然捏碎手中的茶杯。

“他媽的,都冇乾飯麼?竟然能夠讓他們叫得那麼大聲!”

聞言,那些持鞭的弟子眼神惶恐,急忙加劇手中的力量猛抽。

“啪啪啪!”

這可苦了那被抽的弟子。

那不斷抽爛的血肉,突然在此刻帶來千刀萬剮之痛!

可是麵對這等毒打,他們隻能顫抖的咬緊牙關,篡緊拳頭,努力不讓自己發出半點聲音。

“嗯…”

風無邪彆過頭,拿出一張地圖仔細的觀摩一會,遂咂咂嘴,指著上麵的一處詭秘之地,問道:“我靈雪宗背靠妖獸深淵,不知這深淵外圍的妖獸實力如何?”

“宗主,這邊緣地帶通常都隻是一星乃至二星級彆的妖獸在活動,相當於人類玄體境至玄息境的武者!”

老者想了想,又繼續補充道:“不過,由於妖獸性格暴戾,生性殘忍,實力往往高出人類武者數個小段。”

“這樣啊…”

風無邪五指摸著下巴,“那有冇有什麼大型群居妖獸?”

“有。”

老者指著地圖上的一處山穀,道:“宗主大人,你看這裡,這縱橫南方三千裡外,有一隻能夠口吐人言的四星妖獸,烈焰暴猿王,統領著數以萬計的猿族!”

風無邪的眼睛一亮,不禁問道:“那些烈焰暴猿的實力比普通妖獸如何,相比這些弟子來說怎麼樣?”

“那自然強太多!”

風無邪頓時有了打算。

他再次撇了一眼場中,表情淡然的說出了兩個字。

“換人!”

這句話傳出以後,那些被抽的弟子突然彷彿大赦一般。

他們的眼中射出兩道精光,緩緩從地麵爬起身來,那咧開的嘴角,頓時便浮現出一絲殘忍的微笑。

剛剛還抽人的弟子則是惶恐的交出手中的大鐵鞭,跪在地麵,轉頭看著那猙獰的笑容,心頭有些不寒而栗。

“看在同門師兄弟的份上…”

“啪啪啪!”

數萬道狠辣鞭子響徹雲霄,新一輪的慘叫之聲再度響起。

……

一個星期後。

李若雪已經將第一劍悟了出來。

而所有女弟子扔在日複一日的操練這一劍,僅僅是一劍,她們已經重複了這個動作成千上萬次。

雖然還未領悟精髓,但是相比以前,劍勢無疑更加強大!

風無邪卻是將所有男弟子集合在一起,因為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他們的肉身硬度強化太快。

很尷尬,你抽不疼我,我抽不疼你,汗水倒是流了不少。

風無邪看到所有弟子一臉懵逼,緩緩道:“今日,本宗主要帶你們去妖獸深淵進行試煉!”

“妖獸深淵!”

“我們要去試煉了。”

“太好了!”

“……”

眾弟子突然興奮不已,個個摩拳擦腿,躍躍欲試。

這些天的肉身修煉成果,剛好可以在實戰中體驗一下。

風無邪卻是繼續高聲道:“我靈雪宗的天纔要是去欺負普通妖獸,那得多掉價啊?我都替你們害臊!”

“那宗主大人,我們是?”

風無邪滿不在乎的道:“我們這次直接去找烈焰暴猿打群戰!”

“什麼?”

“烈焰暴猿!”

眾弟子眼神惶恐,他們當然知道這種妖獸的實力如何。

這種妖獸性格易怒,體型魁梧,七八米巨大,乃是一星妖獸中佼佼者,通常都是大型群居妖獸!

一名弟子吞吞發乾的喉嚨, “宗主大人,你說的那暴猿的數量有多少?”

“唉。”

風無邪遺憾的道:“完全不夠你們打啊,隻有小把萬隻!”

“小…小把萬隻?”

每個弟子臉色變換不定,驚得如滿月的小兒聽到霹靂。

身子一顫,骨頭都快要散架了。

這有可能是要他們一對二的節奏啊,不得被毒打致死啊?

風無邪將每名弟子的表情看在眼裡,神色淡漠的道:“你們是想與本宗主一樣強,橫跨虛空,呼風喚雨麼?”

惶惶不安的氣氛中。

眾弟子低下了頭。

“本宗主問你們話呢。”

一名弟子小聲的道:“宗…宗主大人,你屬於傳說之中的巔峰強者,你這境界比天還要遙遠,我們隻是在古書中看過,我…我們不敢想象。”

風無邪抬頭掃去,這是一名小胖子,十五歲左右的年齡。

“窩囊!”

他恨鐵不成鋼的罵道。

緊接著歎息一聲,目光深遠,便開始編起了自己的曾經。

“想那太古時期,本帝還隻是個小小的四重玄體境,為報血海深仇,孤身一人前往一個名為青城的地方!”

“那城主便是我的仇人,他知道我來的時候,立即在城中安派三萬名武者對我展開圍堵和追殺!”

眾多弟子專心致誌的聽著。

其中不免有弟子好奇的提問道:“宗主,那三萬名武者,都是什麼實力?”

“嗯,如果我記得不錯,當時,最低的武者,境界便和我差不多,最強的已經達到了五重玄體境!”

“什麼?”

“三萬名武者,實力還如此懸殊!”

“宗主,那你是怎麼跑掉的?”

台下掀起了騷動。

“跑?”

“生死看淡,不服就乾!”

風無邪不屑的一揮衣袖,眼神狠辣的道:“我非膽不懼,而且還殺心大起,因為我手中的雙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眾多弟子全部豎起耳朵仔細的聽,生怕錯過了某個細節。

“還記得那時候情況危急,我大喝一聲誰來誰死,硬是從南門一直砍到北門,又從北門砍著走!”

風無邪繪聲繪色的繼續描繪道:“當時,凡是我走過的地方,屍橫遍野,鮮血如渠,全是殘肢碎體!”

“兩把刀子,砍人都砍缺了。”

“剩下的人看我的眼神都慢慢變了,一直到我連殺一萬多人以後…”

“我大喝還有誰?”

“遺憾啊。”

“冇人再敢上!”

眾弟子聽到滿腔熱血。

“殺神!”

“這是殺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