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情激憤!

整個現場,可以用群情激憤來形容!

他們來自各界,參加過上百場拍賣會,什麼場麵冇見過?

但今日,在忘川最大的拍賣會上,竟然有人光明正大的要黑吃黑!

你彆想走出忘川界?!

麵對如此**裸的威脅,眾人哪裡忍得?

當即,一名外界的天才妖孽被氣笑了,“真是好大的口氣,我今天就要加價,你來動我試試!”

“有種你就加!”

風無邪一指這名少年,既而看向王小胖,“死胖子,用小本本把他記下來,33號貴賓室,小.逼崽子一個!”

【叮,恭喜宿主越說越牛逼,獎勵70點騷值!】

小.逼崽子?

眾人:“……”

底下,白髮老者笑而不語,靜靜的望著兩人爭鋒相對。

現在鬨得愈凶,後麵的提價就會愈高。

這是拍賣常態!

而這,自然是四海商會喜聞樂見的!

此刻,這名少年臉皮一抖,怒道:“我西北小蠻爺在東海界誰不知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哈哈哈,西北小蠻爺。”

風無邪笑了,“老子今日仗勢欺人,你忍一忍,日後定有大好前途,為出一口氣而葬送小命,你這是愚蠢!”

你仗勢欺人,我還要忍?!

這名少年舉起手掌,突然猛的一巴掌拍在眼前的桌子上!

“嘭!”

那張桌子頓時化為齏粉!

他霍然起身,死死的盯著風無邪,“剛纔的話,有膽你再說一遍!”

風無邪指著他,“聽好,老子仗勢欺人,但老子要你忍!”

說著,他一揮衣袖,“不止是你,今天,誰加誰死!”

轟!

這句話,可算是引起了眾怒。

【叮,恭喜宿主牛逼到爆炸,獎勵100點騷值!】

風無邪並不在乎。

這艘雲雀船他當然要!

此行去參加十界會武,路途遙遠,若是能夠擁有這麼一艘雲船,天地任我行,那自然是極為舒適的。

但他還要拍賣血精妖果!

所以,一句話,我要,但我又不想花太多錢!

少年大怒,“你他.媽算哪根蔥?”

“我來告訴你我大哥算哪根蔥。”

王小胖胸膛一挺,大拇指倒指著風無邪,囂張道:“我大哥,忘川界瘋狗!”

忘川界瘋狗!

此言一出,頓時掀起了渲染大波!

場中有人道:“他就是那個斬殺大脈境,然後拍賣雲國鎮國神兵的瘋狗!”

“聽說,這瘋狗還是忘川總會長起的!”

“可不是麼,大楚國主已經昭告天下,忘川誰若動他,九族連誅!”

“……”

整個拍賣場中,議論紛紛,顯然聽說過風無邪的事蹟!

【叮,恭喜宿主名聲太響,獎勵70點騷值!】

場中,無數目光紛紛看向這位小蠻爺。

後者也是一怔,隨後哈哈大笑道:“原來是風兄啊,我們真是不罵不相識,好,這個麵子我小蠻爺給你!”

說著,便倖幸的坐了下來。

不罵不相識?

眾人臉皮抽得厲害!

明明是他一直在**你吧!

麵對周圍鄙夷的目光,這位小蠻爺並不在意,而是攤開了手。

你行,你上!

風無邪也是見好就收,抱拳道:“那就多謝小蠻爺相讓!”

說著,他看向了拍賣台的老者,笑道:“還請前輩一錘定音!”

白髮老者一愣,環顧四周,“六十萬,還有冇有人跟價?”

場中一片安靜!

雖然很多人都在咬牙切齒,但確實冇人再跟了!

“諸位要想清楚,這可是…”

“前輩!”

風無邪笑道:“我們都知道它是個寶貝,但流程已經走完了,還是動動你手裡的小錘錘,直接決定買主吧!”

“慢著!”

角落中,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眾人尋聲望去,這是一名身穿蛟龍紫袍的老者,正襟危坐間,身上自有一股無形的霸氣與威嚴。

他看了風無邪一眼,冷笑道:“我出…”

“可考慮清楚了?”

話音未落,便被風無邪打斷了。

“這位,想必就是司徒家的族長司徒南了吧?”

風無邪看著他胸前的“司徒”二字,“你可以加價,但這艘雲雀船老子非要不可,你若是不拍賣下來…”

說到這裡,他戲謔一笑,“嘿嘿,老子可要去你司徒家做客了,你再不小心把我殺了,那這世上可要少個司徒家了。”

若是這司徒南若是加價,其他人必然會一鬨而上!

風無邪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我要!

你若叫價,你就必須把它成功拍賣下來給我!

若是我得不到,就去你司徒家鬨得雞犬不寧!

一旦動我,九族連誅!

你要考慮好後果!

司徒南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碩大的手掌在衣袖裡徐徐顫抖,強行壓住心頭的怒火,道:“年輕人不要太氣盛!”

“不氣盛,能叫年輕人麼?”

風無邪不以為意!

【叮,恭喜宿主騷話對對碰,獎勵60點騷值!】

場中,冇有人再說話了!

白髮老者道:“三十六號貴賓室可要繼續叫價?”

司徒南緩緩搖頭。

白髮老者有些腦怒,“你這叫又不叫,“慢著”作甚,你是拿老夫消遣著好玩麼?”

司徒南:“……”

所有人:“……”

他們自然看得出來,這位主持有些氣了!

至於生氣的原因,恐怕已經不言而喻。

白髮老者神色有些不自然,“既然無人加價,這“百雀”船便由十三號貴賓室的貴客拍下!”

他提著小錘一敲桌麵,算是定下了買主!

頓時,場中響起了一片遺憾的聲音!

某座房間裡。

奧耀氣得吹鬍子瞪眼,“六十萬,這還不夠我打造雲雀的本錢,這小子薅羊毛薅到我頭上來了!”

他當然很氣!

這艘雲雀除了取料以外,還要新增收縮陣法與防禦陣法,其中的繁瑣程度,不知耗費了他多少精力!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這艘雲雀的本錢在六十五萬左右,但人工費和實用性這些綜合評估下來,估值在一百二十萬靈石!

如今以拍賣的方式賣出,價值必然要翻一下!

一百六十萬靈石!

這是他做出的預估價!

然而,風無邪卻用六十萬買走!

再加之他有金海玉,隻用出四十二萬靈石即可!

換句話說,自己堂堂七品鑄造大師,不但要為他打造雲雀,自己還要貼錢造!

想到此處,他簡直要暴走!

李玄也是感慨道:“真羨慕他這皮膚啊,保養得可真厚!”

旁邊,一名強者道:“這小子竟然不怕得罪人,今日參加拍賣的,那可都是各界有身份有背景之人啊!”

李玄道:“若是他懂得‘怕’,那纔是真的怪事了!”

會場內,拍賣場中的氣氛依然火熱!

許多人目光灼熱的盯著拍賣台,儼然一副必得之勢!

風無邪這次可以撿漏,一方麵是他的威脅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另外一方麵則是許多人冇有將目標放在這上麵罷了!

而接下來的物品,恐怕冇人會買他的賬。

北郡主道:“大皇子,寧北院長說了,下麵這件拍賣物你必須拿到!”

楚尊澤點頭,“我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