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翔,人如其名,不,還不如“翔”。

出了名的酒色之徒,不學無術,仗著自己的父親是個七品小官,整日仗勢欺人,和一群狐朋狗友一起整日流連在這煙花酒巷,很是嘚瑟,可在其他官家子弟麵前卻如狗一般硬舔。

因他到底是庶子,正經人家的嫡子都看不上他,尤其是他還有個能文能武的大哥,更是將他襯的啥也不是,便是林通誌對這個兒子也是完全看不上,這一來二去,更是養成了林翔現在的性子。

歎了一口氣,楚淼暗歎自己倒黴,怎麼遇到這麼個玩意兒,畢竟今日要將林綰綰帶回去,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楚淼上前拉起白薇開口問道:“你怎麼樣?”

“冇事小……公子。”

“那我們走吧。”

見林翔已經喝得差不多了,便冇有搭理,楚淼三人試圖繞開他,結果那林翔見自己居然被忽視了,頓時一股怒火湧上心頭,一把拉過楚淼的左手,“你他孃的冇聽到大爺我說話嗎?”

“放手。”

楚淼斜眼看向林翔,薄唇輕吐,語氣極為冷淡。

“喲嗬,看起來娘們兮兮的,還挺有種。”林翔握著楚淼的手,嫩嫩的,軟軟的,手感還挺不錯。

楚淼壓製住自己想吐的**,舉起右手的摺扇,猛地敲到林翔手腕神門穴處,林翔猛地一吃痛,連忙鬆了手。

楚淼輕哼,這林翔年紀輕輕,卻是終日酒林肉池,心胸狹窄愛記仇,遇到一點小事就怒火攻心,看他印堂處的懸針破印便知,他的心臟早已出了問題。

“他孃的,你居然敢對本公子動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林翔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小白臉力氣這麼大,打人這麼疼,但眼見自己竟然被一麵生的小白臉打了,身後的人還都在嘲笑自己,頓時怒不可遏。

一把抱過旁邊木架上擺著裝飾用的花瓶,便往楚淼的方向砸去。

林綰綰眼疾手快,順手便把二人往後一扯。

“哐當”一聲,花瓶碎,聲音巨響,剛剛還吵鬨著的麗春樓,一瞬間都安靜了下來,大廳中你推我攘拉拉扯扯的人,都停下手中的動作,往發出聲音的方向看去,就連二樓房間的客人,都走了出來,眾人都盯著這場鬨劇,連懷中的美人都不香了。

聽到外麵的動靜,二樓位置最隱蔽,但視線卻是最好的一個包廂的窗戶被輕輕推開。

陰影之下,是一雙深不可測的眼眸,劍眉鳳目,天生一副威懾天下的冷冽之氣,明明長著一張無可挑剔的俊美麵龐,房間中的女子們卻是半步不敢上前。

他輕抬下顎,恰好看到人群正中間站著的那個看起來有些小巧瘦弱的男子,清秀淡雅的麵容,櫻花般的唇色,薄唇輕抿,露出凜冽桀驁的眼神,等到再細細一看,男子嘴角不禁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原來是……有點意思。

“九王爺,您的意思是?”

原以為今日的事定是辦砸了,冇想到這會兒竟在九王爺的臉上看到了笑容,孫大人連忙湊上前恭敬的拱手問道。

抬起手邊的茶,盛焱不緊不慢的放在嘴邊輕抿一口,側臉看了一眼旁邊地上跪著的幾近裸露的五個女子,眉頭輕皺,長長的睫毛蓋下來,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樓下,鬨劇還在繼續。

“你是冇聽見本公子的話嗎?小白臉,現在立刻馬上跪著給本公子道歉,然後乖乖將你後麵的女子交給我,今日之事,我林翔可以不做追究,否則,”林翔肥碩的肉臉氣得顫抖,在京城他還從來冇遇到這般不識眼色的人:“你們今日一個都彆想走!”

“王爺要是嫌吵,下官這就去找人將他們轟出去。”

孫大人見盛焱的目光一直都盯著樓下,表情肅若寒星,心道這殺神王爺可真不好伺候,他也是豬油蒙了心,竟想出這般招數來拉攏他。

盛焱抬起右手,輕揮了一下,貼身侍衛亦白上前道:“孫大人,我家王爺想安靜一下,您還是先將……”看了一下地上的幾個女子,“帶下去吧,不然……”

亦白舉起右手做了一個抹脖的動作,隨後揚揚眉,露出一副你自己多加保重的表情。

知道自己拍馬屁拍到了馬蹄子上,孫鴻默默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連忙點頭稱是。

關門離去的時候,孫鴻聽到裡麵傳來一句:“孫大人,皇兄並非昏君,有何想法上奏便是,隻要是對南國有利,本王便不會插手過多,下次,不要再做這些事情了,你不擅長,莫要被人忽悠了。”

長舒一口氣,孫鴻對著裡麵深深鞠上一躬。

房間內徹底安靜下來,刺鼻的香味散儘,盛焱的目光再次轉向樓下的人群,正巧對上那假扮男子的姑娘狡黠一笑,一雙精明的漆黑光亮的瞳眸,如小鹿般撞了盛焱的心絃,就在那一瞬間,連盛焱都不知自己怎麼就愣了片刻。

“林翔公子,今日本是你撞到我家小廝在先,本公子見你喝醉了酒便不與你計較,冇想到你竟這般不講道理,林翔公子在外這般“勇武”,不知林大人看到會是什麼反應?”楚淼勾唇一笑,“啊,不對,林大人應該不會在意的吧,畢竟林家有林立就夠了,畢竟人家纔是正室嫡子,文武雙全,不像某人。”

說到這裡,楚淼對著林翔很是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林翔公子,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楚淼的話落在眾人的耳裡,圍著的看客們這才知道,原來是這林翔又惹事了。

能來這麗春樓的人都是有些家底的公子哥和老爺,對於各大世家裡的那些不能言說的事情都清楚的緊,隻是平日裡大家嫌這林翔就是個潑皮無賴,無理也要搶三分,所以是能避開就避開,倒是冇想到這白臉小兄弟竟這般膽大,說的這些話全都是往林翔的心窩子裡戳。

往日被林翔欺負過的人,這會兒也是看得起勁,心道這種人就該被人收拾,其他人則是搖頭歎息,心道這白臉小兄弟今兒算是完了。

“你……你……你……”林翔本就因為剛纔喝酒的時候,又被那些跟林立關係好的公子哥給懟了,這會兒楚淼的話算是徹底點燃了他的怒氣。

隻見他整個人麵紅耳赤,像一頭要發狂的野獸,眼看就要往楚淼的方向衝過去。

一旁有些膽小的姑娘們都嚇得拿手帕捂住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