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不僅是西詩詩,楚氏三父子也是一愣,隻聽得皇上哈哈一笑,大聲道:“果然,虎父無犬女,楚四小姐巾幗不讓鬚眉,堪稱女子典範,朕欣賞你!”

本以為這臣子的女兒和鄰國公主對上,會惹得聖上發怒,大殿上的人都不怎麼敢開口,聽到這話,便立即上趕著,“是啊,既然景親王的親事已確定,公主怎麼能去刁難楚四小姐?這可非皇室作風啊。”

西涼國太子微微眯眼,看著楚淼好一會兒,纔開口說道:“西詩詩,你聽到了嗎?不要胡鬨!”

說著,西涼國太子朝著皇上一輯,“兩國聯姻是大事,還望皇上慎重考慮,為詩詩擇一良婿,本宮代我王先行感謝!”

“賢侄這話深得朕心,你且放心,朕定會替詩詩公主擇一良人。”

對於這個西涼國的太子,外界傳聞頗多。

脾氣怪異,長相偏似妖孽,隻因著他母妃是西涼國皇上最寵愛的妃子,皇上便直接封他為太子,儘管有很多大臣經常上奏參他,但他的地位從未被動搖過。

聽到這太子說出的這番話,和想象中的模樣倒是有些差彆,皇上的眼裡有了些讚許。

不愧是那老頭命定的儲君。

“皇兄!”

本就被楚淼的話氣的很是心塞的西詩詩,這個時候聽到這番話,差點就要當場變臉了。

想想臨行前父皇的囑咐,她又咬了咬牙。

“皇上,我想要的良人非景親王莫屬!”

西詩詩仰頭,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模樣。

“我要跟她比賽,除非她贏過我,要不然,我絕不同意她嫁給景親王!”

“你!”楚垣拳頭都緊了,若不是在大殿之上,他麵前是個公主,他早就衝上去揍他了。

什麼叫她不同意?!

他們也冇有同意好不好?!

不過,偏她這樣一攪,這父子三人又不想讓楚淼輸。

就很……

***

“皇上,不妨聽一聽,這詩詩公主想怎麼比吧?”

皇後在一旁開口了。

“可是皇後?”皇上有些不理解,這門親事不是皇後跟他皇姐一起撮合的嗎?怎麼這會兒……

“若是趁著這一比,讓楚四小姐揚我國威,也未必是一件壞事。”

皇後朝著皇上擠了一下眼睛。

剛剛她一直看著楚淼,楚家丫頭那毫無怯意的眼神,甚至還有些想比試一下的表情,她相信,這丫頭不會讓她失望。

更何況,她也想看看,這丫頭到底有多厲害,讓她那小叔子都願意低下頭來求她幫忙。

明明皇姐已經為二人做好了謀劃和打算,他還是擔心皇上會不同意,畢竟楚家丫頭有個當大將軍的父親。

所以那日端陽宴後,他特意來問了她對楚家丫頭的印象,隨後便求她在皇上麵前旁敲側擊說些好話,再讓皇姐提起他的婚事。

這番用心,在這皇宮之內,還真是少見。

當然,除了她身邊的人。

皇後溫柔的看向皇上,眼裡的那股安定讓皇上也放下心來。

“皇後說的有理。”皇上點點頭,先是朝著楚淼問道:“楚家丫頭,你可願與詩詩公主一比?”

“回皇上的話,父親曾告訴臣女,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毀我一粟,我奪人三鬥,這不僅是保家衛國之道,亦是做人之道。所以,臣女願與詩詩公主一比,不為彆的,隻為我南國人從不心生畏懼,從不未戰先降!”

“好!好一個從不心生畏懼,從不未戰先降!”

這下,不僅是皇上,連同在場的大臣們,心底的那抹愛國之情都被楚淼帶動。

楚信雙眼激動的看著自家的女兒,口裡一直唸叨著:“你們聽到你們妹妹說的嗎?我家淼兒長大了!有為父的風範!”

盛焱的酒杯更是緊緊握在手上,不愧是他看上的小丫頭!

“說好聽的話誰不會?待會兒彆哭鼻子就好!”西詩詩不屑的冷哼一聲,她得好好想一想,該怎麼讓楚淼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