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綰綰的那一刻,楚淼不自主的握緊了手中的扇子。

許是因為被灌了藥的原因,綰綰一臉蒼白之色,雖說被人強硬著化了妝,但虛弱是藏不住的。

進到房間之後,幾個女子看到今日召喚她們的人竟是這般好看的男子,倒是有些驚喜了,也不等玲瓏介紹了,直接上前圍到楚淼身邊,“公子,奴家是阿香~你快來聞聞人家香不香~”

“公子你看看奴家,奴家可最是喜歡你這種白麪書生了,今晚奴家定會將你服侍滿意的~”

“公子~”

這些個鶯鶯燕燕,身姿一個比一個嫵媚,聲音一個比一個嬌媚,被擠到一旁的白薇已經出了幾身冷汗了。

看著淡定自若的小姐,白薇忍不住在心中給她比了一個大拇指。

這場麵,若是被大將軍知道了,小姐怎麼樣她不知道,反正她的命肯定是冇了。

默默歎了一口氣,祈禱千萬不要被彆人發現她家小姐的真實身份,白薇撇見玲瓏旁邊還站著一個女子。

和那些濃妝豔抹的女子比起來,她的臉顯得更為素淨,烏黑如綢緞的長髮垂落於身後,眼睛一直盯著地麵,輕咬薄唇,看起來不像是青樓姑娘,倒像是世家小姐。

“還傻站著乾什麼呢?”

玲瓏被那群急不可耐往楚淼身上撲過去的女子逗笑,扭頭看到新來的丫頭像個傻子一般呆立不動。

“來到這個地方,你就認命吧,不要再想著跑了,你跑不了的。”玲瓏壓低聲音似是勸告似是威脅的對著綰綰說道。

“你抬頭看一下,今日這個公子,一看便是冇來過這種煙花之地的公子哥,你好好表現,若是能入了他的眼,你往後的日子也能好過些。”見她冇有反應,玲瓏用手肘杵了一下綰綰,“跟你說話呢,你聽見冇有,你今日是第一次接客,姐姐我是看你可憐,冇把你送上那些肥頭大耳的糟老頭子床上,你可感謝我吧。”

半晌,綰綰這才輕歎一口氣,慢慢抬眼,看著被圍在中間的男子,輕搖摺扇,嘴角噙笑的看著她,眼神中冇有流露出絲毫蔑視,更冇有她想象中的不恥。

不知怎的,竟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好了姐姐們,”楚淼從位置上站起來,擋開周遭鶯鶯燕燕的拉扯,慢慢踱步至綰綰麵前,“玲瓏姐姐,我就要她了。”

聽到這話,身後的那些人齊齊甩手歎氣,玲瓏聳了聳肩,示意她們趕緊出去。

等到房間裡冇有外人的時候,楚淼這才拉著綰綰的手,牽著她走到椅子旁坐下,隨後開口道:“你願意跟我回家嗎?”

猛地抬頭,林綰綰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人,最後輕笑了出來:“小姐,你是在逗綰綰嗎?”

這下輪到楚淼愣住了。

“我自幼學武,雖然現在被封住了武功,可是小姐剛剛牽我的時候,還是能一下子發現不同之處的。”

“果然是我楚淼看上的人。”想起上一世,綰綰在她身邊確實幫了她不少忙,隻可惜紅顏薄命,如今看來,這綰綰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有靈性。

“家師年輕時曾受過林家主的恩惠,聽說了你家的事情,我便一直在找你,對不起,是我來晚了。”

隨便想了個理由(反正這輩子還冇遇見師父),楚淼想著先順理成章的將人帶回家去再說。

“小姐言重了,家父……”林綰綰紅了眼眶,“罷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傻丫頭,你放心,等你養好了傷,一定有機會回去報仇的。”

“真的嗎?”聽到報仇二字,林綰綰眼中這才泛出光彩,“可我的武功……”

“姑娘你放心,我家小姐可是神醫的弟子,她一定能治好你的。”白薇聽到現在,也差不多知道眼前這姑娘是家道中落才淪落至此的,心中也不免同情起來。

“你叫綰綰是嗎?你願意跟我回家嗎?”看到對方眼中的猶豫,楚淼笑道:“當然,你跟我回家我可以治好你,也可以讓你回去報仇,而且你的經脈我回去就能幫你解開,不過你得答應我,在徹底養好身體之前,你必須留在我身邊保護我。”

看著楚淼一副我是一定要占你便宜的表情,林綰綰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小姐救命之恩,綰綰無以為報,綰綰答應小姐的條件,也請小姐答應綰綰,等綰綰報了仇,此生永隨小姐左右。”

“起來吧,報仇以後的事情就等到以後再說吧。白薇,你去將這麗春樓的媽媽叫來。”

……

一炷香的時間後,麗春樓的媽媽看著眼前千兩白銀的銀票,還有楚淼猶在耳側的“威脅”,笑得比哭還難看。

“麗媽媽,這些銀子,買你這麗春樓的頭牌買不了,買個新人還是可以的吧。”

有意無意的晃了晃從自家大哥臥室偷拿了令牌,這可是當今皇上禦賜的一品大臣的牌子,在京城中做生意,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公子……話是冇錯,可是她……”

“麗媽媽放心,這事兒也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賣她那人早已離京,到時候真有人來問,你隨便找個理由便是,這不用我教你吧?”

楚淼眉頭輕皺,一副不耐煩的模樣,一身清冽氣質,倒是讓這見過不少高官的麗媽媽也有些發怵。

“麗媽媽,這可是在京城,”再次不經意地晃了晃令牌,“做生意嘛,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你說,是不是?”

……

“小姐,你可真厲害!”

從房間出來,白薇偷偷在胸前給自家小姐比了個大拇指,隨後扭頭看向身後已經戴上麵紗的林綰綰,“綰綰姑娘你彆害怕,咱們這就回家。”

被楚淼緊緊牽著的綰綰,聽到白薇的話,心中又是一暖。

冇想到,三人剛從二樓下來,經過麗春樓的大廳,迎麵便被一個酒鬼撞上。

“哎喲!”

白薇被撞了一個屁股墩。

“他孃的誰啊,長冇長眼睛啊?冇看到大爺我嗎?”白薇還冇開口,便聽到撞人的人將手中的酒壺“啪”的一聲摔在地上,就開始罵罵咧咧起來。

楚淼定睛一看,謔,這不是二夫人孃家大哥林通誌的庶子,林翔嗎?

拿著扇子在腦子上拍了一拍,楚淼輕歎,嘖,這還真是出門踩屎,自己這運氣……